台灣應該努力說服美國,讓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國家是利大於弊

台灣應該努力說服美國,讓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國家是利大於弊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灣過去在推展獨立運動時,其實鮮少論及台灣獨立對其他國家的利弊,最多只強調台灣的戰略地位重要,美日等國不能承受台灣被中國併吞。但這樣的論點是負面表列。台灣未來應該努力說服各國,支持台灣獨立是利大於弊,並符合各國的國家利益。

文:王臻明

是說拜登與習近平的視訊高峰會中,拜登老調重彈將遵守在《台灣關係法》、六項保證與三個公報下的一中政策,反對單方面改變現狀,破壞和平與穩定。結果中國官方媒體將其曲解為拜登反對台獨,台灣內部也有許多媒體引用中國官方媒體的報導。而拜登在稍後又補充說明了對台灣問題的態度,但前後矛盾又模糊的說詞,卻讓外界如霧裡看花。

不過平心而論,美國政府說的反對單方面改變現狀,其實就包含了反對中國武力犯台,也反對台灣法理獨立。因為台灣若宣布法理獨立,極可能造成台海戰爭,將美國捲入戰火中,影響其利益,這是美國所不樂見的。

美國過去有很長一段時間,維持著這樣的政策,歷任政府一方面不公開反對台灣獨立運動,因為這有違美國所尊崇的民主價值。但另一方面又不支持台灣獨立運動,並在刻意的戰略模糊下,暗示如果台灣片面宣布法理台獨,而引發戰爭的話,美國將會袖手旁觀,這在極大程度上遏止了台灣獨立運動的浪潮與發展。

只是這種長期的政策與思維,近來隨著美中關係的巨幅震盪,開始有了不一樣的變化。立場友台的前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約翰.波頓(John Bolton)就投書《華爾街日報》,主張美國應該儘快承認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此舉對美國而言,有十分顯著的利益。

除了波頓以外,目前也有類似的論點正逐漸出現,認為台灣長期受到國際孤立,處境非常艱難,因為中國的長期圍堵打壓,台灣在經濟、軍事、外交等各個層面,都難以自由發展。當台灣的國力越弱,中國就越有可能武力犯台,而美國要阻止中國的擴張野心,就變的更為困難,必需付出更多的資源,更不用說一旦爆發台海戰爭,美國被捲入戰事以後的災難性後果。

但美國如果選擇置身事外,讓中國輕易併吞台灣,打破第一島鏈的封鎖,那美國將失去在西太平洋的主導地位,並將形成骨牌效應,讓美國失去全球霸主的地位,拱手將寶座讓給中國,這也是美國所無法接受的。

RTXICJHP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然而台灣並不是一個無法自立、社會衰敗的落後國家。相反的台灣在中國的長期恫嚇威脅下,不止發展出蓬勃的民主,在經濟上也逐漸步入富裕國家,甚至還是美國的重要貿易夥伴。有經濟能力購買各種先進武器,也願意積極投資國防建設,反而是美國過去為了不想觸怒中國,在軍售上處處設限。同時為了遵守所謂的一個中國政策,放任台灣成為國際孤兒。

此舉在今日看來,無疑是打壓自己的盟友,協助自己的最大競爭對手,非常愚不可及。以台灣的情況,美國只要打破自己的一個中國政策,讓台灣成為一個正常國家,就能立刻終止這種惡性循環,避免情況繼續惡化下去。

台灣如果可以重回世界舞台,與各國建立正常關係,不止將獲得國際社會的支持,在經濟上、國防上、外交上,都能擺脫目前的困境。美國不必再付出龐大的資源來協助台灣,就能獲得一個堅強的盟友,更重要的是,中國將無法再用打壓台灣的方式,來威脅美國。

而且台灣是一個自由民主的國家,中國反而是一個專制政權,過去美國承認中國,卻處處小心與台灣來往,常被批評是支持專制政權卻打壓民主政體,有違美國長期宣揚的價值。一旦美國承認台灣,也可以扭轉這樣的批評聲浪。

當然,這樣的論述目前還不是主流。很明顯美國政府仍擔心更改一個中國政策,會導致美、中關係快速失控,進一步將兩大核武強權推入戰爭邊緣。所以拜登政府雖然小心翼翼,在公開演說中重複強調,萬一台灣遭到攻擊,美國將會出兵協防,但國務院與白宮的官員都會緊接著出來解釋,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並未有所改變。

這種兩手操作的方式,一方面宣誓美國對台灣的安全承諾,以嚇阻中國蠢動,另一方面又安撫中國,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沒有改變,希望能降低衝擊,不要讓美、中兩國的緊張關係快速升級。

不過台灣的法理獨立,與美國承認中華民國政府,其實是完全不一樣的兩件事。對中國而言,劃下的動武紅線是台灣法理獨立,宣布更改國號與制定新憲法,但美國承認中華民國政府,並不涉及法理獨立的問題。

只是美國如果承認中華民國政府,無疑會鼓勵台灣進一步朝法理獨立前進,而這是目前中國最為忌憚的一件事,中國有可能會祭出更激烈的反應,以表達自己的反對立場。這絕對會讓台灣承受的軍事壓力變的更大,也使世界各國更憂慮台海情勢失控,中國甚至可能會奪取台灣的外島,以做為反制與報復。

因此美國現在若承認中華民國政府,可能會有很大的衝突風險,但這並不代表波頓與其他類似的意見是錯的。中國過去就是希望利用打壓並孤立台灣的手段,兵不血刃奪下台灣,台灣越不受國際社會注意,中國奪取台灣的成本就越低,也越容易動手。

美國雖然不一定要在這個時候,冒著引爆台海戰爭的風險,立刻承認在台灣的中華民國政府,卻可以利用各種外交手段,讓台灣重新加入國際社會。近來美國也越來越看清楚這個事實,因此積極協助台灣保住邦交國與重返各種國際組織,美國國會相繼提出如《台灣旅行法》、《不歧視台灣法》等友台法案,希望在不承認台灣的情況下,給予台灣主權國家的待遇。

但問題在於,美國政府的速度並不夠快,這也是許多友台國會議員、長期關心台海情勢的專家學者們,所最為擔心的。不過放眼未來,這種「協助台灣走向獨立符合美國國家利益」的論點,開始被討論,對於台灣而言是有利的。

台灣過去在推展獨立運動時,其實鮮少論及台灣獨立對其他國家的利弊,最多只強調台灣的戰略地位重要,美日等國不能承受台灣被中國併吞。但這樣的論點是負面表列。台灣未來應該努力說服各國,支持台灣獨立是利大於弊,並符合各國的國家利益。而這樣的契機似乎已經出現,台灣應該好好把握這個機會,努力讓這種論點逐漸成為主流的政策方向。

本文經《方格子》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