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帥的笑不是笑,而是她正在被中共羞辱和精神虐待

彭帥的笑不是笑,而是她正在被中共羞辱和精神虐待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彭帥指控張高麗性侵之後,在中國官媒頻頻展現燦爛的微笑。時評人長平認為,國際社會僅僅看到彭帥被控制還不夠,還應該看到,她還正在被羞辱和精神虐待。

文:長平(中國資深媒體人、時事評論作家,六四記憶・人權博物館總策展人,現居德國)

在#MeToo事件中,很多人都只看到受害女性對性侵者的指控,卻忽略了在中國走上法庭的此類案件,往往是這些女性面臨被指控者的名譽權起訴。

從法律以及由法律引申的輿論上說,彭帥案也不例外:如果她的性侵指控不能成立,那麼就意味著她可能侵犯了被指控者的名譽——何況的指控對像是位高權重的前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在中國民眾心目中意味著擁有更大的名譽。在這個意義上,彭帥在發表羞憤而痛苦的性侵指控之後,不得不出席公共活動,在鏡頭前向全世界展示微笑,是在被逼迫自證其罪。

中國兩起著名的#MeToo案件,何謙指控鄧飛性侵案和弦子指控朱軍性侵案,都在不久前得到了法院的判決。何謙和幫助她傳播指控的媒體人鄒思聰,被杭州一家法院判決侵犯鄧飛名譽權。北京一家法院則判決弦子(周曉璇)指控朱軍性侵證據不足,由此弦子面臨著朱軍已經起訴的名譽權審判。

在法庭之外,同時又與法庭審判緊密相關的是#MeToo當事人,從一開始就面臨的民間的輿論審判。行為不檢,貞操失守,已經難辭其咎。如果性侵證據不足,主動勾搭成奸,或者純屬誣告男人,那更是罪大惡極了。

「宮鬥故事」掩埋性侵悲劇

中共官場玩弄女性的現象從未斷絕,但是官方通常稱之為「生活作風問題」、「與多名女性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道德腐化」。即便最嚴厲的打擊政治對手的刑事審判中,也極少出現性侵判決。而這些多名女性往往無名無姓、無聲無息,她們的性侵遭遇往往被掩埋在妻妾傾軋的宮鬥故事中。

因此,我認為彭帥勇敢地站出來指控張高麗,改寫了中國的「宮鬥戲」敘事模式。

儘管如此,彭帥事件也多半沒有機會走上法庭。但是,和與中共官員「發生或保持不正當性關係」的「多名女性」一樣,她也難逃嚴厲的輿論審判:色誘高官、攀附權貴、爭風吃醋……其中的重要證據,就是她的「自證其罪」:她的指控貼文中關於愛的渴望,對於溫馨時刻的回憶,以及認為「名分這東西真重要」……在很多人眼裡,性侵指控之後的「燦爛微笑」,是在表示「我那不過是在鬧情緒而已」。

不過,跟中共對人權律師和異議人士廣泛採用的「電視認罪」一樣,中共官媒和官媒記者個人社群網站帳號展示的彭帥的微笑,國際社會看到的是脅迫,是對當事人的精神虐待。

一個女人抱著「即使是以卵擊石,飛蛾撲火自取滅亡的我也會說出和你的事實」的決心進行性侵指控,她應該得到的社會回應是對其指控的調查,而不是「你們看,她笑得多燦爛。」

彭帥以其知名運動員的身份得到國際社會的關注,國際女子網球協會、日本網壇名將大坂直美(Naomi Osaka)、美國白宮、聯合國均要求對她的指控進行調查。中共對此置之不理,卻讓她在官媒和官媒記者個人社群網站帳號上進行「電視認罪」式的自證其罪。

國際社會從這些照片和影片中得到的訊息是:看,我們不僅能讓彭帥沉默,還能讓她開口;不僅能讓她哭,還能讓她笑;不僅能讓她痛心,還能讓她打自己的臉;不僅讓官媒表演,還能讓國際奧委會配合。

國際社會僅僅看到彭帥被控制還不夠,還應該看到,她還正在被羞辱和精神虐待。這種羞辱和虐待還包括有一天她可能像李波、王宇、桂敏海等人一樣,出現在電視屏幕上否認自己的指控,聲稱自己過得很好,希望國際社會不要打攪。

  • 德國之聲致力於為您提供客觀中立的新聞報導,以及展現多種角度的評論分析。 文中評論及分析僅代表作者或專家個人立場。

© 2021年 德國之聲版權聲明:本文所有內容受到著作權法保護,如無德國之聲特別授權,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當行為都將導致追償,並受到刑事追究。

本文經《德國之聲》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