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頭的哲學》:監考老師睡著了,千載難逢的機會,不作弊是傻瓜嗎?

《街頭的哲學》:監考老師睡著了,千載難逢的機會,不作弊是傻瓜嗎?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來自一位在高中教授哲學的老師,他深感今日哲學已經失去最初源於希臘街頭討論的開放傳統,而成為少數人象牙塔中的學問,離生活非常遙遠,而且不切實際。為此,他帶領學生走出戶外,到公園,到市集,到商場,收集大眾生活中遇到切身相關的煩惱或困擾,作為哲學課的主題,逐一帶領學生討論和辯證。

文:愛德華多.因凡特(Eduardo Infante)

# 哲學挑戰05
千載難逢的機會,不作弊是傻瓜嗎?

  • Sócrates 蘇格拉底
  • Trasímaco 塞拉西馬柯
  • Antifonte 安提豐
  • Hipias 希庇亞
  • Emilio Lledó 埃米略.列多

今天可能不是你的幸運日。現在才早上八點十五分,而且第一節課就要考哲學。你因為前晚忙著搞社交所以沒空讀書,於是你開始禱告最好不要考亞里斯多德的「形上學」。

老師發考卷的手彷彿擁有殺伐決斷的威力,考卷傳下去之後,他一聲令下,你用汗濕的手翻開考卷時心中吶喊「靠!我就知道!」亞里斯多德的形上學向你磨刀霍霍。你盯著考卷,其實是在凝視永恆。過一會兒,監考老師坐下開始看報,教室裡充足的暖氣加上他剛好有些宿醉,因此幾分鐘之後,他很快進入了平靜的睡眠。老師都被摩耳甫斯(希臘神話中的夢神)擁在懷中了,這是你一生中唯一一次作弊機會;如果你不作弊,就是傻瓜嗎?

作不作弊,是個難題

我們討論的重點不是「你做不做得到」,有鑑於監考老師已經睡著,你甚至不用花太大力氣就可以抄好抄滿。這裡的問題是,你該不該這麼做。有件事可能讓你訝異,你知道對公元前五世紀雅典的哲學家來說,這個主題的討論非常流行嗎?並不是雅典的學生比現在的學生會作弊,而是在雅典的民主制度中,有兩種截然不同且相互矛盾的正義概念。

一邊是蘇格拉底。這位哲學家畢生致力於教育年輕人成為一個正義之人,對他來說,一名學生能夠成為正直的公民是如此重要,以至於他告誡學生,遭受不公之事,總比做出不公的行為來得好。另一邊則是詭辯學派,主要由外國智者組成,他們固定到雅典授課。不過,他們不是教導年輕人成為好公民,而是教導如何成功並獲得權力。辯士們是巡迴教師,教授演說和修辭。與蘇格拉底不同的是,辯士會收取學費。例如,普羅狄克斯(Pródico)就向他的學生收取每堂課四德拉克馬(約一百三十歐元)的學費。

怎麼可能有人用「教別人說話」來致富?能言善道有什麼用?如果你想知道答案,我建議你去看《銘謝吸煙》(Thank You for Smoking)這部電影,這部片的主角尼克就相當於現代的辯士。他是菸草公司公關部主管,巧舌如簧,能把黑的說成白的。這部電影有一幕是尼克參加了一個電視節目,談論吸菸帶來的負面影響。節目主持人採訪了一位十五歲就開始吸菸的罹癌患者,儘管尼克看來毫無勝算,但他第一個發言。

尼克說:「這位青年的死亡對菸草公司有什麼好處嗎?這麼說聽起來很冷漠,但事實是,我們損失了一位客戶。所以敝公司不只希望、更高度期待他能夠長命百歲,好好抽菸!其實戒菸協會的那些人才希望他早點死掉,因為這樣他們的年度預算才能提高,這簡直是趁人之危!」

這類型的修辭讓蘇格拉底非常抓狂。這位哲學大師對於這種不求真相,而是用言語操縱說服的技巧非常憤怒。對蘇格拉底來說,法律是神聖不可違背的。而另一方面,辯士學派卻認為正義的觀念是相對的,也就是說,我們對於善和正義的理解,取決於我們生在哪個社會。國家不同,習俗就不同;習俗不同,法律就不同;法律不同,你對正義的定義也會隨之改變。

例如,鄰近的斯巴達有一條雅典人覺得非常可惡的法律。斯巴達的司法機構規定,孩子出生時,母親要把孩子浸泡在葡萄酒中沐浴。如果這個孩子夠強壯,通過了「耐受測試」,就進行下個檢查:父親會將嬰兒帶到長老院檢視,如果嬰兒身體畸形或太過虛弱,那麼這名「不合格」的嬰兒就會被扔到某座山腳下。

其實不用舉這麼猛的範例,就以西班牙來說好了,法律規定未滿十八歲未成年不得飲酒,也禁止他們購買含酒精飲料;但德國法律卻規定,十六歲就可以合法購買或飲用啤酒、香檳或葡萄酒。可見,在歐洲某些地區不合法的事,在另一個地區可能完全合法。

作弊是明智的

讓我們回到考試作弊的話題,我猜你一定想盡快解決這個道德難題。讓我們先來看詭辯學派對於「違規的可能性」有何看法。

塞拉西馬柯出生於現今的土耳其,他從家鄉前往希臘,靠幫人撰寫講稿並教授演講而發了大財。就跟當時的許多辯士一樣,他上課收費不貲,最後成為雅典最富有的名人之一。塞拉西馬柯可能會跟你說(當然你得先付他錢):務實點!別像個傻瓜,人家說什麼都信!快點抄吧,何必有心理負擔?這個世界不值得你活得誠實,因為正直的人總是會受到傷害,而不公平的人總是比較有利。規則只是權貴為自身利益而創造的工具。

另外,考試根本不是為了幫助你學習,而是要讓老師更輕鬆罷了!對一個教育體系來說,強迫你在試卷上機械性地回答問題,比起依照你需求和興趣來請你回答問題,更加簡單而實惠。也就是說,用同一份考卷一視同仁地評估每一個人的這種作法既省時又省力。

你有沒有想過一件事:在教學過程中,到底誰應該被評估?評估的對象為什麼不是老師?由老師設計的這套考試系統,如果哪個環節出了問題,多半是學生的錯;那麼,又是誰選擇這種測驗方式?好玩的是,有權力決定這套測驗辦法的人,正好是獲利最大的人。規則永遠不公平,因為一定是強者受益,所以,你不作弊就是傻蛋。

關於這點,安提豐也抱持相同的意見。這位辯士會建議你,除非你覺得自己可能被抓到,才需要遵守規則。不要遵循「人制定的法」,你只需聽從「自然法則」。也就是說,你唯一要遵守的規則必須讓你能獲得快樂、規避痛苦,除非這個原則與人類制定的規範相抵觸,以至於違反規範時,你的痛苦會大於快樂,如此你才應該去遵守人法。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