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巴嫩內戰結束32年傷疤未癒,貝魯特大爆炸凸顯政府失能腐敗,民生經濟幾近崩潰

黎巴嫩內戰結束32年傷疤未癒,貝魯特大爆炸凸顯政府失能腐敗,民生經濟幾近崩潰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內戰結束32年後的今天,在貝魯特的艾因・雷馬內、這個被認為是黎巴嫩內戰起始點的區域,一些建築物上,仍可見內戰時期留下的彈痕;或許這些痕跡就像是黎巴嫩內部的黨派、宗派、氏族鬥爭及政治上的侍從主義,已烙印為短期內抹滅不去的印記,持續形塑黎巴嫩社會。

在黎巴嫩貝魯特港的一處,停泊一些屬於黎巴嫩富豪的高檔遊艇;在貝魯特濱海的勞修(Raouche)一區,也可見許多摩天大樓、頂級飯店及高級公寓。而貝魯特北邊85公里處的另一座港市的黎波里(Tripoli),卻被世界銀行列為地中海沿岸最貧窮的城市;在當地的貧民窟海伊塔納克(Hay al-Tanak),成人、兒童、年長者就住在隨意搭建的鐵皮屋裡,貧窮在這裡一覽無遺。

黎巴嫩現今的社會經濟狀況可說充斥著類似的對比:在多數黎巴嫩人為生計、基本民生必需品發愁之際,也有少部分富裕者過著奢華的生活;在這個展現極端貧富差距的國家裡,有不少歷年來從巴勒斯坦及敘利亞移入的難民,但不少貧困的黎巴嫩人則渴望離開、赴歐美追求機會。

幾近崩潰的黎巴嫩經濟民生

根據世界銀行,黎巴嫩正面臨自19世紀中期以來,最嚴重的經濟危機之一。

首先,黎巴嫩中央銀長年以來的貨幣政策,導致政府過度支出,及商業銀行過度調高儲蓄利率,在這樣被一些人比喻為「龐氏騙局」(Ponzi Scheme)的運作下,黎巴嫩鎊(Lebanese pound)在過去兩年來,大幅貶值90%,這導致人民手中的貨幣變得幾乎一文不值,領取黎巴嫩鎊酬勞的上班族,薪資瞬間大幅縮水;許多商家也反應,經常得攜帶像是上百萬黎巴嫩鎊的超大量現金,應付向廠商付款等相關業務開銷。

伴隨著貨幣貶值的是嚴重的通貨膨脹,消費者物價指數在一年內上漲了137.8%,食物價格較一個月之前漲幅為20.82%。事實上,通貨膨脹之快速,有時候可能在幾天、甚至幾小時內有所變化,讓許多超市已經放棄在商品上標示售價,而是選擇在店內放置條碼掃描機,顧客掃描商品後,可以知道商品的最新售價。

貝魯特美國大學調查指出,食物價格在過去兩年內已經漲了700倍;在貨幣貶值及商品價格飆升的狀況下,薪水卻停滯,要養活一家子,必須花上五倍最低工資。

貨幣及物價危機,很快蔓延到能源及民生必需品的匱乏;相較於席捲全球的新冠肺炎,多數黎巴嫩人民每天擔心的,是缺電及缺油的窘境;最近,每日平均供電時間為四小時,這不僅為個人與家庭在生活及工作上帶來不便,也為餐廳、商家、診所及醫院等營業場所帶來極大的挑戰,許多店家必須仰賴自購的發電機,才能繼續營業,勉強維持生計。

缺油的問題則在今(2021)年夏天時達到高峰,不少民眾每天得在加油站排三、四小時的隊,只為了加油,還引發不少因為排隊、插隊等問題而產生的爭執與攻擊事件,官方甚至出動軍警,在加油站維持秩序。最近,缺油的狀況漸漸緩解,取而代之的是飆升的油價,許多民眾每次加油得花一個月的薪水。

超市等零售商店內,時常可見幾個空蕩蕩貨架,有時還會有買不到必需品的民眾到超市洩憤,懷疑業者囤積這些物品,故意不拿出來販售;包括藥品在內等其他許多基本物資缺乏也是家常便飯,一些從歐洲等國外各地前來黎巴嫩探親者,往往會為親戚帶上一箱、在黎巴嫩根本買不到的藥品。

在這樣的情況下,國內多數個人、商家與家庭生計都相繼陷入困境,失業人口也不斷上升,每個個人或經營者面臨的問題,背後往往是貨幣危機、通貨膨脹、能源及基本民生物資匱乏等一連串問題交織而成的。

許多家庭與個人無法購買肉類,一方面是買不起,另一方面是因為缺電導致冰箱無法保存生鮮食品;餐廳業者由於缺電,在保存生鮮食品上遇到極大的困難,送貨司機也常常因為加不到油或加不起油而無法準時運送物資;不少家庭與個人資產大幅縮水,且負擔不起基本民生必需品,生活陷入貧窮,超過半數的黎巴嫩人民,生活在貧窮線下。

在這樣環境下長大的青少年與孩童,前景堪憂。由於鄰國敘利亞持續內戰,不少敘利亞難民流亡至黎巴嫩,他們的生活困境更是難以言喻。

弔詭的是,一些為外資工作、領取美金的員工,以及少數的富人,仍可以在這個時期過上相對奢華的生活;首都黎巴嫩的一些高檔餐廳酒吧,靠著自購的發電機,及少數相對富裕的消費者光顧,夜夜笙歌、門庭若市,還有業者計畫投資開設新店面。

在基本物資匱乏、就業市場低迷、貧富差距極大的情況下,有些民眾轉向黑市與走私,儘管這些都是違法的,卻也早已是公開的秘密;旅居貝魯特的外籍人士頻頻被告誡,不要到銀行等使用官方匯率的地方換匯,也不要使用ATM取款或外國信用卡,而是應該到黑市換匯,因為根據官方匯率,他們所能兌換的黎巴嫩鎊低得可憐。

一些邊界地帶如位於黎巴嫩東北部,靠近敘利亞邊界的希爾米勒(Hermel)及卡阿(Qaa)等地,走私像是汽油、藥品、及蔬果等各類民生必需品是家常便飯,駐紮在此處的軍警,對光天化日下的公然走私行為也常視而不見。

這些民生經濟危機的形成都並非一朝一夕,最近兩年黎巴嫩的政經局勢混亂,早已在去(2020)年的貝魯特爆炸事件中表露無遺,該事件所凸顯的,是一個失能又腐敗的政府。

RTX8LPIE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失能又腐敗的政府:2020年貝魯特爆炸

2020年一個炎熱的八月天傍晚將近六點,貝魯特港口的一座倉庫突然冒出火苗,九名消防人員與一名醫護人員獲報後隨即出動,在他們試圖打開倉庫大門未果之際,兩起爆炸接連發生,相隔不到一分鐘,瞬時間,倉庫方圓半徑六英里內的行人、駕駛、商店、醫院、辦公室及住家都受到波及;爆炸強度之大,在位於黎國南部的以色列北部、及西邊外海的島國賽普勒斯,都感覺得到。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