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赫曼赫塞《德米安》選摘:「該隱和亞伯」的故事成為我走向探尋知識,走向懷疑和批判的起點

【小說】赫曼赫塞《德米安》選摘:「該隱和亞伯」的故事成為我走向探尋知識,走向懷疑和批判的起點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曼.赫塞 最深邃的經典成長小說,被譽為歐洲青年思想啟蒙的重要作品。赫塞以精神分析的手法切入,並以諾斯替哲學中光明與黑暗的二元衝突,展開了主角少年辛克萊向內自省、邁向成熟卻顛簸不已的成長歷程。

文: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

不久前,學校裡來了個插班生。他是個富裕寡婦的兒子,剛搬進城,袖子上還別著喪章。他進了高我一級的班,卻大我好幾歲。像其他人一樣,我很快注意到他。他很獨特,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大。見到他的人不會認為他是個孩子。在我們這群稚氣小兒中,他舉止異樣、成熟,像個男人,更像位紳士。他並不合群, 既不參與遊戲,也不跟人打架。只是他在老師面前自信又果斷的態度引人讚賞。他叫馬克斯.德米安。

有一回,另一個班的人出於某種原因,也坐進了我們班的大教室。這在學校時有發生。來的是德米安的班。我們低年級上《聖經》課。他們高年級寫作文。老師正灌輸「該隱和亞伯」的故事時,我不斷望向德米安。他的臉特別吸引我: 聰慧、清醒,極為冷靜又不失活潑。他正專注地伏案寫著,看上去不像個正在做作業的學生,倒像位鑽研學問的學者。我對他並不感到親近,相反,我有些抵觸他。他太優越,太冷漠。他天生的自信是對我的挑釁。而他的眼睛,流露出成人神色——孩子們絕不會喜歡的神色——有些憂傷,略帶嘲諷。可無論是出於喜愛還是厭惡,我都無法不看他。

有一次他偶爾抬頭看見我時,我竟惶恐地立即收回目光。假如今天的我回憶他當年還是個學生的樣子,我會說:他任何方面都與眾不同。他因為獨特,因為烙著完全個人的印記而引人側目——可他所做的一切都在迴避他人的目光。他的衣著和儀態,就像位混跡鄉野學徒中喬裝的王子,極盡所能地讓自己和眾人看上去一致。

放學路上,他走在我後面。其他人四散後,他走上前,和我打了招呼。他的問候,儘管模仿學生的口吻,卻既成熟又禮貌。

「我們一起走一程好嗎?」他友好地問。我趕緊諂媚地點頭,隨後告訴他我的住處。

「哦,那裡。」他微笑著說,「我認識那幢房子。你家正門上鑲了個奇特的東西。我第一眼看見就很感興趣。」

我沒能馬上明白他的意思,但他似乎比我更瞭解我家,這讓我驚訝。他指的大概是拱門上的拱心石。一枚在歲月中磨平又經過多次粉刷的徽章。據我所知, 這枚徽章跟我的家族並無淵源。

「我不知道。」我羞澀地說,「是隻鳥,或者說形狀像鳥。它應該很古老。這幢房子以前歸一家修道院所有。」

「有可能。」他點點頭,「你應該仔細看看!這種東西通常很有意思。我想,它是隻雀鷹。」

我們繼續往前走。我有些拘謹。德米安卻突然笑起來,就像想起了什麼滑稽事。

「對了,我聽了你們上課。」他熱情地說,「該隱的故事。他額頭上的記號。不是嗎?你喜歡這個故事嗎?」

不,被迫學的東西我很少喜歡。可我不敢這麼說,因為我感到自己正和一個成人交談。我說,我很喜歡這個故事。

德米安輕拍了我的肩膀。「你不必在我面前偽裝,親愛的。但這個故事的確奇特。我想,它比課堂上聽來的大多數故事都更為奇特。老師對這個故事並沒解釋太多。他不過是講了些通常意義上的上帝、原罪,等等。但我想⋯⋯ 」他突然停住,笑著問我,「你樂意聽嗎?」

他接著說:「是的。我認為該隱的故事可以另作解釋。老師教的大多數知識無疑非常真實準確。但我們也可以用有別於老師的方式,審視這些知識。這樣一來,大部分知識會更有意義。比如該隱和他額上的記號。對此,老師的解釋並不令人滿意。你不覺得嗎?爭執中,一個人打死了他的兄弟,這的確可能發生。事後,這個人感到害怕,服了軟,也有可能。但他因為膽怯,被特別賜了一枚勳章,以庇護他,震懾旁人,這就十分古怪。」

「的確,」他的話引起我的興致,「但是,如何對這個故事另作解釋呢?」

他拍拍我的肩膀。

「非常簡單!『記號』是這個故事得以開始的根本。有個男人,臉上有某種令人害怕的東西。人們不敢接近他。他和他的後裔都令人生畏。他額頭上也許, 應該說肯定,不會真有個像郵戳一樣的記號。這麼簡陋的故事生活中少有發生。確切地說,那個幾乎無以捉摸的陰森『記號』,可能是他目光中異於常人的精神與魄力。這個人擁有令人畏懼的力量。他有個『記號』。

這個『記號』可以任人解釋。而『一些人』總是傾心於那些讓他們舒適的解釋。人們懼怕該隱的後裔。他們有個『記號』。人們不把這個記號如實地解釋為殊榮,相反,人們說,有這種記號的人叫人毛骨悚然。不過這些人確實如此。有勇氣和個性的人,在他人看來總是駭人。這種具備無畏又駭人特質的人四處行走,讓人極為不適。於是人們給這種人起綽號,杜撰寓言。為了報復他們,也為稍許掩飾自己流露的恐懼⋯⋯你懂嗎?」

「這⋯⋯ 你的意思是⋯⋯該隱根本不是壞人?《聖經》裡的這個故事根本不是真的?」

「是也不是。這些久遠古老的故事總是真的。但人們的記載和解釋,卻不總是如其所是。簡單說來,我認為,該隱是個卓越的人。人們因為怕他,才編出這種故事。這個故事是謠言,就像人們四處嚼舌的傳聞。但有一點是真的,該隱和他的後裔的確攜有某種『記號』,有別於大多數人。」

我極為震驚。

「那你認為,殺人的事也是假的?」我急切地問。

「不!這絕對是真的。強者殺了弱者。但這個弱者是否是他親兄弟,值得懷疑。這不重要,人類終歸都是弟兄。也就是說,一個強者打死了一個弱者,可能是種英雄行為,可能不是。無論如何,其他人,那些弱者,現在極為恐慌。他們怨聲載道。但若有人問:『你們為什麼不乾脆也打死他?』他們卻不說:『因為我們是懦夫。』而是說:『不行。他有個上帝立的記號!』這大概就是騙局的形成。——哦,我耽擱你回家了。再見!」

說著,他拐進老巷。留下我獨自一人,驚詫異常。可他剛走,他的話就顯得匪夷所思!該隱是個高貴的人。亞伯是個懦夫!該隱的記號是枚勳章!荒謬。簡直是對上帝的褻瀆,是罪過。那樣的話,親愛的上帝在哪裡?他難道不是看中了亞伯的供物,中意亞伯?——不,一派胡言!我猜德米安想取笑我,引我步入歧途。他真是個可惡的機靈鬼,還能說會道。可是⋯⋯ 不——

我從未像現在這樣深思過《聖經》故事或任何別的故事。況且我一直無法徹底忘記弗朗茨.克羅默——哪怕幾個小時,一個夜晚。回家後,我又翻開《聖經》,讀了一遍該隱的故事。它寫得既簡短又清晰。要想從中發現特殊而隱祕的含義,只能是癡心妄想。如果照他的解釋,每個兇手不是都能自稱上帝的寵兒!不,荒唐。只是德米安的講述引人入勝,輕盈悅耳,就像一切都理當如此。再加上他那雙眼睛!

我的生活的確陷入混亂。我甚至魂不附體。我本來生活在光明純潔的世界,是個亞伯,可現在,我卻淪為「另一人」,深陷其中,難以自拔,而我對此竟毫無辦法!該怎麼辦?這時一段記憶驟然浮現眼前,我幾乎窒息。那個褻瀆的夜晚,我如今不幸的開端,在父親面前,我竟自認看透了他,看透了他的世界和他的智慧,到了鄙夷的地步!是的,那時我成了該隱,被立了記號。我自負地認為這個記號並非恥辱,而是榮耀。我竟因我的惡毒和災禍,淩駕於父親,淩駕於善和虔誠之上。

那晚事發當時,我尚未擁有這般清晰的思考,但一些念頭已經存在,儘管它當時只是許多感受和古怪衝動的爆發,灼痛我,又讓我感到自豪。

當我想到⋯⋯ 德米安對勇者和懦夫的看法多麼特殊!他多麼奇異地解釋了該隱額上的記號!他的眼睛,他那雙成熟而散發異象的雙眼中,閃爍著多麼獨特的光!一個模糊的想法閃過腦海:難道他自己,德米安,不就是該隱嗎?如果他沒有和該隱相似的感受,他何以替該隱辯護?他的目光何來那種力量?他為何嘲笑「其他人」,嘲笑懦夫,難道這些人不正是那些真正虔誠、真正受到上帝悅納的人?

我怎麼都想不通。紛亂的思緒像塊石頭掉進井裡,而這口井,是我年輕的靈魂。那之後許久,該隱的故事,他殺死亞伯,他額上的記號,成為我走向探尋知識,走向懷疑和批判的起點。

我發現學校裡的學生們都在揣測德米安。儘管關於該隱的事,我沒和任何人提過,但德米安似乎引起了他人的興趣,至少圍繞這位「新來的」學生,傳聞很多。假如我聽過所有傳聞,興許每一則都是一束投向他的光,每一則都令他更具深意。但我只知道最初人們說,德米安的母親非常富有。有人說她從不去教堂,她兒子也不去。他們是猶太人。有人甚至說,他們暗地裡是穆斯林。其他虛言則指涉馬克斯.德米安的強壯。

據說他們班裡的一個厲害角色曾約他打架,被他拒絕後罵他是懦夫,結果被他打得羞愧求饒。在場的人說,德米安一隻手就按住了他的後頸,用力一擰,那個孩子頓時臉色煞白,隨之逃走,幾天都無法活動手臂。有個晚上,大家甚至傳說,那個男孩死了。傳言沸沸揚揚,大家都信以為真,既興奮又驚嘆。接下來似乎安靜了一陣子,但很快,學生間又生出新的傳言。知情人稱,德米安擅長跟女孩交往,這方面他「樣樣在行」。

在此期間,我和弗朗茨.克羅默的事依舊不可避免地延續著。我無法擺脫他。即使他幾日不來侵擾我,我還是逃不出他的魔爪。他像我的影子,活在我的夢中。他在夢中幹盡了他在現實中不曾對我幹過的惡事。夢的幻象中,我徹底成了他的奴隸。我活在夢中——我向來是個造夢人——更多於棲身現實。夢的陰霾奪走我的力量和活力。而我最常夢到的是克羅默虐待我。他朝我吐口水,用膝蓋壓著我。最卑劣的是他唆使我犯下重罪——確切地說不是唆使,而是他以他的強悍逼迫我犯罪。

那是所有夢中最可怕的一幕!醒來時,我幾乎發瘋。我夢見我殺了我的父親。克羅默磨了把刀,遞給我。我們躲在林蔭道的樹叢中伺機行動。我並不知道要襲擊何人,但一個人過來時,克羅默忽然推了我的手臂,讓我去殺了他。這個人是我父親。這時,我醒了。

這些事雖然襲擾我,但我會想到該隱和亞伯,卻很少想到德米安。奇怪的是,再次接近他,居然是在夢中。那回,我又夢見自己遭受虐待和暴力,但跪在我身上的人不是克羅默,而是德米安——如此新奇,我印象深刻——一切我所頑抗的克羅默施與的痛苦,在德米安的折磨下,我竟欣然接受,感到既驚恐又暢快。我夢見兩次德米安,隨後又夢見克羅默。

相關書摘 ►【小說】赫曼赫塞《悉達多》選摘:悉達多思索著,卻突然停下腳步,彷彿有一條長蛇橫臥於前路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德米安【獨家收錄詹姆斯・法蘭科專文導讀】:埃米爾.辛克萊年少時的故事(徬徨少年時)》,漫遊者文化出版

作者: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
譯者:姜乙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在朝理想前進時,我必須穿越黑暗的國度
我的成長,到底是覺醒的過程,還是一則迷途的故事......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曼.赫塞 最深邃的經典成長小說
被譽為歐洲青年思想啟蒙的重要作品
一部光明與黑暗互相角力的故事

《德米安》成了我的德米安,在我逐漸長大成人並進入藝術的世界中,試圖尋找自己的道路的時候,這成了一道讓我傾聽並深思的聲音。————詹姆斯・法蘭科

  • 獨家收錄現代「文藝復興男」詹姆斯・法蘭科(James Franco)專文導讀
  • 韓國防彈少年團BTS 正式專輯《WINGS》的創作根源
  • 韓劇《製作人的那些事》男女主角————金秀賢、IU隨身閱讀的人生指南;一本掀起韓國全民追讀熱潮的必讀經典
  • 全新德文好評譯本,重現赫塞作品如詩如歌節律,豆瓣高分讚譽

我的故事並不讓人愉快。
它不像虛構的故事那般甜美和諧。
它有荒謬和迷惘的味道,瘋狂和夢境的味道。
它的味道,就像那些不再想自我欺騙之人的生活的味道。

赫塞以精神分析的手法切入,並以諾斯替哲學中光明與黑暗的二元衝突,展開了主角少年辛克萊向內自省、邁向成熟卻顛簸不已的成長歷程。

少年辛克萊的家庭是光明與理想的代表,但他的世界被「惡少」克羅默徹底擾亂了。克羅默帶來了另一個充滿黑暗紛擾的世界,辛克萊也陷入了謊言的深淵,兩個世界初現端倪,迎面而來的衝突使得他焦躁、徬徨。

這時候,另一個少年德米安出現了。德米安,從原文字源上看,一開始便作為隱喻,象徵著兩個世界、象徵著矛盾,德米安看起來似乎拯救了辛克萊,但卻讓分裂、衝突、二元共存,出現在少年辛克萊的面前。辛克萊必須在追求理想的同時,面對自己內心的慾望與黑暗,孤獨的走上摸索人生的道路。

多年後,當辛克萊又一次要面對艱難的人生抉擇時,以不同面貌出現的德米安再度成為他的人生引路人。辛克萊最終終於明白,「覺醒的人只有一項義務,那就是找到自我,固守自我,沿著自己的路向前走,不管這條路通向哪裡。」

【經典名句摘讀】

  • 鳥奮爭出殼。蛋就是世界。誰若要誕生,就必須毀掉世界。
  • 我曾是探尋者,現在仍是探尋者。但我不再去星辰和書籍中探尋,而是開始學習傾聽我血液中呼嘯的教誨。我的故事並不讓人愉快。它不像虛構的故事那般甜美和諧。它有荒謬和迷惘的味道,瘋狂和夢境的味道。它的味道,就像那些不再想自我欺騙之人的生活的味道。
  • 每個人都帶著他誕生時的殘渣,都背負著史前世界的黏液和蛋殼,直到生命的終點。有些生命永不成人。它是青蛙、蜥蜴、螞蟻。有些生命上身是人,下身是魚。但所有生命都是自然朝向人的造化。
  • 所有生命都有同樣的起源,都來自母親,來自同樣的深淵。每個生命都奮爭著,試圖從深淵中奔向各自的目標。人們彼此理解,但每個人,都只能解釋其自身。
getImage
Photo Credit: 漫遊者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猜你喜歡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36歲身價千萬仍然沒有安全感?善用「負債」,縮短與財富自由的距離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文以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的學員案例來分析推導,說明透過系統性的分析、目標設定及投資規劃,財富自由並非遙不可及的夢想,甚至能藉此達成財富自由與志業圓滿的雙重目標。

財富自由是許多人共同夢想,如果可以擁有足夠被動收入讓生活無虞,甚至還能每月度假,相信這是許多人欣羨的生活。然而,財富自由確實是很好的理財目標,卻未必是「快樂」的終點。

36歲的心怡過去時常在各地飛來飛去長達八年,高壓工作、生活作息日夜顛倒,也為自己累積下遠高於同齡人的資產。分析心怡的資產負債現況:現金活存、股票、外幣存款、美股、債券、保險,包含名下一棟房地產,即便房子還有500多萬房貸,但總資產淨值有1300多萬。

她的夢想跟許多人相同,希望能靠著理財就不需要工作,每月有10萬元用來度假、15萬生活開銷資金和給家裡5萬的孝親費,同時維持目前每個月公益捐款的好習慣。現階段生活看似豐盛,但是距離自己設定的3億身家還有相當長一段距離,特別是盤點目前可動用初始資金只有美金3萬元,更讓心怡覺得目標難以達成。而在離開上一份工作後就因為帳面不缺錢而始終待業中,也讓心怡對未來不時感到不安。

擁有千萬身價,想要過上相對充裕、財富自由的生活是否是件難事?或許關鍵就在於資產負債組合當中的「負債」!

六月第二篇_(1)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台灣區總經理黃士豪建議心怡善用負債,打造財富自由並進而追求人生使命感。

給心怡的建議一:財富自由的關鍵在於善用「負債」。

與多數諮詢的學員相比,心怡的投資體質跟觀念都算相當完善,特別是本身資產分配方向十分多元,表現出對於投資她是有長期研究且願意嘗試的。而透過完整檢視「資產負債」「資產損益」及「投資組合」三張表格,我可以在短時間內理解學員本身屬於哪種類型投資者,目前於投資理財方面存在什麼問題通常也能一目了然。

財務問題一定是出在負債嗎?以心怡這個案例來看,反而是卡在分配最多資產於「保險」上,而能讓自己加速達成財富自由的機會,反倒是唯一且最大的負債「房貸」。

心怡的房子目前剩餘房貸已經低於房價50%,我建議她可以尋找銀行重新談30年換貸並加上使用三年房貸寬限期,這樣除了立即將每月10,000多元房貸支出減輕為幾千元,對待業中的心怡來說可減輕相當大支出負擔,還能取得一筆不小的資金將防守型資產轉為進攻型資產。如果又進一步將那些投資報酬率過低的儲蓄險贖回,將資金都投入進攻型投資項目中,能在三年寬限期內靠著投資達成每月10,000多元的被動收入,等同於用手邊資金幫自己繳未來每月房貸。

給心怡的建議二:明確財務目標,距離財富自由其實很近。

但想要財富自由真有那麼困難嗎?或許單靠心怡目前手邊資產能在60歲前達成願望。

如果以心怡目前保障型資產高達518萬、防守型資產1400多萬、進攻型資產僅有250萬,分配比例為24:64:12現況來看,如果維持投資組合現況每年約8%獲利計算,要達到3億身家需要40年9個月。

圖表_1_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如果能將保障型資產降低至6%,防守型資產降低為31%,進攻型資產提高到63%,就目前心怡於美股平均獲利為15%,只需要將獲利提高至20%,16年又8個月就能實現3億身家目標。

圖表_2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資產配置比例分配示意圖

但事實上3億真的是必要目標嗎?如果以心怡希望的未來生活來看,即使加上換房、換車及新房裝修等開銷,也只需要1億3千多萬資產,同樣投資組合、同樣獲利只需要13年,心怡於50歲前就能實現財富自由夢想。

給大家的財富建議:比起追求金錢,更該追求使命。

雖然心怡有相當大機會達成財富自由的夢想,但在諮詢過程中我也發現她對未來的不安感,主要原因來自缺乏「使命」。即使可以靠著理財就擁有不錯的生活,但缺乏使命可能會讓人覺得人生沒有重量感。除了追求財富自由,我常常建議學員建議一定要找到「沒有錢也會願意做」的事情,才有辦法創造更多財富,所以建議目前待業中的心怡可以趁著目前還沒有生活壓力,找到「使命」並做為主動收入來源。

我也會透過一連串問題引導學員,從這些問題的答案中找到一個方向後確實執行,無論透過創業、找到相關產業或相關職位,建立屬於自己的中長期志業規劃。在執行跟學習過程當中,也能夠找到更多元的新道路,這是每個成功者在找到財富事業前必經之路,藉由系統性的分析、規劃及目標設定,讓自己找到真正的人生快樂泉源。關鍵在於:你有找到屬於自己的「使命」了嗎?

4_mobile_banner_300x250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