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美以及韓國文創產業來看,台灣還只是停留在「用文化做生意」?

從英美以及韓國文創產業來看,台灣還只是停留在「用文化做生意」?
Photo Credit: 準建築人手札網站 @Flickr CC BY SA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什麼是文創?台灣文創產業園區發展已10年,但文創園區是否真的有「文創」?「產業」又在哪裡?

台灣在2009年,將文化創意產業列為政府6大新興產業之一,提出「文化創意產業旗艦計畫」,期望推動產業創新的力量。其重心放在政府拔尖(如旗艦計畫)與友善環境的塑造上,試圖由上而下以政府的力量,推動文創產業的發展。其中,台灣的文化創意產業園區最能展現其現象。

文化部從2003年開始將台北、花蓮、台中、嘉義等酒廠舊址及台南倉庫群5個閒置空間規劃為「文化創意產業園區」,並提出幾項遠景:表演藝術產業化、多元創意的開發、經濟利益的形成、華語生活圈的藝術生產地。

5大文創園區

台灣文創產業園區發展已10年,但在各界討論中,5大創意文化園區一直有些疑慮與爭議:無建構下游產業鏈的具體對策、地方政府缺乏主動性、民間部門參與不足、以及開發商對於文化性投資積極性不足等。

漢寶德在專書《文化與文創》中指出,政府單位從上至下對於文創的認知大多只停留在「用文化做生意」而已,他說:「既然有這樣的看法,又何必大張旗鼓在文化部成立單位主管呢?只要到處開餐館、咖啡館就以符合文創的目的,實在不勞政府費心了。」

那麼文化園區如何能成為展演場地、生產場地、公民與產業互動?如何成為都市活化及社區重建的催化劑?如何輔導培植未來創意與藝術人才,還能同時成功引入商業機制帶動更多文化產值?或許我們可以看看其他國家的各種文化園區、創意基地等空間的經營與運作來反思。

韓國民間的力量:坡州出版城與HEYRI藝術村

遠流出版董事長、華山文創園區經營者王榮文曾盛讚此園區:「更增加我對韓國人為促進一個單一產業集體繁榮所做的努力的嚮往。」

這是在韓國的坡州市2個著名的文化聚落:坡州出版城與Heyri藝術村。它們的共同特色,就是全由有理想、敢作夢的人,靠著民間發起力量達成看似不可能的任務。而在創意經濟的概念下,它們也是發展具備完整上下游生產鏈產業結構的最佳例子。

坡州出版城整體規劃是由出版城文化基金會(Bookcity Culture Foundation)負責。其設立宗旨是推動出版文化的發展、促進流通結構的優化和實現現代化。坡州出版産業園區目前佔地158萬平方公尺,是出版産業的發展基地,也是精神文化創造的園地。

但其實這塊區域過去屬於軍事管制地,所有建築物限制不可超過5層樓高,全是一片荒蕪之地。80年代末期,韓國出版界一片慘澹,原本經營「悅話堂」出版社總經理李起雄於1989年發起計畫力圖改變大環境。在沒有政府支持、主導下,集結了上百家公司加入,全由民間集合力量促成。從組成協會、整合各家公司需求與投資計畫,到後來1994年政府才認可、確認可用土地面積。

政府參與之後,開始協助提供各種補助支持,讓進駐廠商享有前5年免稅、後3年50%的稅負減免,還可申請長期優惠利率貸款,讓出版相關廠商更加願意搬遷至此,蓋起屬於自己的辦公大樓。除了是成功的出版產業聚落,也致力於提高市民的關心度和參與度,並且將書文化融入居民的日常生活文化園區。

坡州

Photo Credit: 坡州Heyri 藝術村官方網站

在坡州城附近的HEYRI藝術村也是一個擁有完整產業鍊的聚落。如同坡州城,HEYRI藝術村也由民間發起,1998年由多位藝術家發起,從物色藝術村地點、土地開發整理,到2003年才正式建設。

如今,HEYRI藝術村佔地有15萬平方公尺,近380個廠商進駐文化藝術園區,包括畫家、音樂家、作家、建築家共同參與建造工作室、美術館、博物館、畫廊、公演場所等。HEYRI藝術村是國內外藝術作品展示的空間,也是各種藝術節日的空間,也是促進國內外藝術交流的場所。

HEYRI藝術村並非單純的藝術園區,還是一個藝術産業中心,文化藝術産品得到生産、加工、展示和傳播,並得到交易和銷售,進而,實現了從生産到銷售的一體化。這種産銷一體化的機制為藝術産業的發展起到了保障作用。

坡州出版與Heyri藝術村皆屬於民間機構,主要經費都必須自行籌措。但韓國政府於1999年通過文化產業促進法,並募集文化產業振興基金(Culture Industry Promotion Fund),提供新興文化產業貸款。坡州出版、Heyri藝術村及這兩個產業群聚內的廠商均可向政府貸款,取得資金協助。

而後韓國頒布了《文化產業振興基本法》等多部法律法規,涉及到創業投資、知識產權、人才培養和促進就業多個文化產業領域。2001年,還專門成立了系統支持文化產業的專門機構──「文化產業振興院」。此外,政府每年還會撥出500億韓元的文化產業基金,主要用於人才培養、創業企業金融扶植以及企業進軍海外市場推廣的支持。

雖然初期是由民間發起,但政府在兩個群聚發展的後期,扮演了支援性角色,提供各項支援群聚創新的基礎建設,因此坡州出版城與Heyri藝術村才得以有更厚實的條件,能進行互動與連結,成為相互滋養的群聚關係。

有三個關鍵因素促成了坡州出版城的成功,包括:政府相關政策與法規的支持、群聚內企業的互動與連結及群聚內企業本身具備專業能力。而群聚內所提供的複合式消費與體驗活動,對群聚的創新發展有加乘效果。將生產與消費活動於同時、同地進行,透過生產與消費的複合式功能,提升群聚的經營效率。

從草根「佔領」開始的美國AS220創意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