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赫曼赫塞《悉達多》選摘:悉達多思索著,卻突然停下腳步,彷彿有一條長蛇橫臥於前路

【小說】赫曼赫塞《悉達多》選摘:悉達多思索著,卻突然停下腳步,彷彿有一條長蛇橫臥於前路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CC by SA 3.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部完全是詩的、充滿歌詠性、音樂性的、光彩奪目的傑作,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曼.赫塞最經典的文學作品。本書為雲門舞集林懷民老師創作《流浪者之歌》作品的謬思。

文: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

當悉達多離開覺者佛陀棲居的祇園,離開喬文達停留的祇園時,他意識到他將自己過去的生活也拋在了身後的祇園。他躑躅獨行,沉吟於充斥內心的情感中。他沉吟著,彷彿探入情感深潭之最底端,直探及緣由的棲身之所。在他看來,認識緣由乃是一種深思。通過這樣的深思,情感昇華為認知,變得牢靠;它盤踞內心,熠熠生輝。

悉達多深思著躑躅獨行。他確信自己已不再年少,他已成為男人。他確信,他已如蛇褪去老皮般告別往昔。一些一直伴隨他,曾經屬於他的東西,諸如拜師求教的夙願已不復存在。他的最後一位恩師是神聖的世尊佛陀。但佛陀的法義也無法挽留他,折服他。

這位漫步的思考者自問:「你原先打算從法義裡,從師父處學到什麼?你學了很多,卻無法真正學到的又是什麼?」他最終發現:「答案是『我』。我要學的即是『我』的意義及本質。『我』,是我要擺脫、要制勝的東西。『我』,卻是我無法制勝,只能欺罔、逃遁,只能隱藏的東西。當真!世上再沒什麼別的,像我的『我』這樣讓我費解。是『我』,這個謎,讓我活著,讓我有別於他人,讓我成為悉達多!在世上,我最一無所知的莫過於『我』,莫過於悉達多!」

這位漫步者被這種思緒捕獲。他駐足,旋即又從這種思緒躍至另一種新的思緒中:「我對自己一無所知。一直以來,悉達多於我極為陌生。只因我害怕自己,逃避自己!我尋找阿特曼,尋找大梵,我曾渴望的是『我』被肢解、蛻變,以便在陌生的內在發現萬物核心,發現阿特曼,發現生命,發現神性的終極之物。可在這條路上,我卻迷失了自己。」

悉達多睜大雙眼,望向四周,一抹微笑不禁在他臉上蕩溢開來。一種從大夢中徹底甦醒的感覺貫穿他的周身直至腳趾。他邁開雙腿,如同一個完全清楚去向和使命的男人般疾步前行。

「哦,」他深吸了口氣,釋然道,「我不會再讓悉達多溜走!不會再讓阿特曼和塵世疾苦成為我思想和生命的中心。我再也不會為尋找廢墟後的祕密而扼殺自己,肢解自己。無論是《瑜伽吠陀》、《阿達婆吠陀》,還是其他任何教義我都不再修習。我不再苦修。我要拜自己為師。我要認識自己,認識神祕的悉達多。」

他環視四周,宛如與世界初逢。世界是美的,絢爛的;世界是奇異的,神祕的!這兒是湛藍,這兒是燦黃,那兒是豔綠。高天河流飄逸,森林山巒高聳。一切都是美的。一切都充滿祕密和魔力。而置身其中的他,悉達多,這個甦醒之人,正走向他自己。這初次映入悉達多眼簾的一切,這燦黃和湛藍,河流和森林,都不再是摩羅的法術,瑪雅的面紗,不再是深思的、尋求圓一的婆羅門所蔑視的現象世界中愚蠢而偶然的紛繁。

藍就是藍,河水就是河水。在悉達多看來,如果在湛藍中,在河流中,潛居著獨一的神性,那這恰是神性的形式和意義。它就在這兒的燦黃、湛藍中,在那兒的天空、森林中,在悉達多中。意義和本質絕非隱藏在事物背後,它們就在事物當中,在一切事物當中。

「我曾多麼麻木和遲鈍!」這位疾步之人心想,「如果一個人要在一本書中探尋意義,他便會逐字逐句去閱讀它,研習它,愛它;他不會忽視每一個辭、每一個字,把它們看作表象,看作偶然和毫無價值的皮毛。可我哪,我這個有意研讀世界之書、自我存在之書的人,卻預先愛上一個臆想的意義。我忽視了書中的語辭。我把現象世界看作虛妄。我視眼目所見、唇齒所嘗的僅為沒有價值而表面的偶然之物。不,這些都已過去。我已甦生。我切實已甦生。今天即是我的生日。」

悉達多思索著,卻突然停下腳步,彷彿有一條長蛇橫臥於前路。

他突然清楚:他,一個已切實甦醒和初生之人,必須徹底從頭開始生活。在這個清晨,在他離開祇樹給孤獨園,離開世尊佛陀的清晨,他已完全覺醒。他已走上自我之路。於他而言,經過多年苦修後回歸故里,回到父親身邊似乎是自然而理應的。可現在,此刻,他停下腳步的這一刻,彷彿有一條長蛇橫臥於前路的一刻,他清楚地意識到:「我已不再是過去的我。不再是苦行僧、沙門,不再是婆羅門。我回家,回父親那裡去做什麼?修習?獻祭?還是禪定?這些都已過去。這些已不屬於我的前路。」

悉達多紋絲未動,徹骨的冰冷瞬間襲擊他的心臟。他感到這顆心臟像一隻小動物,一隻鳥或一隻兔子般在胸中顫抖。他如此孤獨。多年來,他並未像現在這樣意識到自己無家可歸。從前,即便在最深的禪定中,他仍是父親的兒子,高貴的婆羅門,一個修行之人。如今,他只是甦醒的悉達多,再不是別的什麼人。他深吸口氣,打了個寒顫。沒人像他這般孤獨。

貴族屬於貴族,手藝人屬於手藝人,他們說同樣的話,容身一處,分享生活。婆羅門要同婆羅門在一起。苦行者要在沙門中立足。即便歸隱山林的隱士也不是獨自一人,他們也有同道人,有歸屬。喬文達已皈依佛門,萬千僧人是他的弟兄,他們著同樣的僧服,信共同的信仰,說相同的話。可是他,悉達多,他屬於哪裡?和誰分享生活?說誰的話?

此刻,世界隱匿於他的周圍,他孤單佇立如同天際孤星。此刻,悉達多比從前更自我,更堅實。他從寒冷和沮喪中一躍而出。他感到:這是甦醒的最後顫慄,分娩的最後痙攣。他重新邁開步子,疾步前行。他再也不回家,再也不回父親那裡,再不回去。

相關書摘 ►【小說】赫曼赫塞《德米安》選摘:「該隱和亞伯」的故事成為我走向探尋知識,走向懷疑和批判的起點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悉達多【獨家收錄保羅.科爾賀專文導讀、林懷民繆思分享】:一首印度的詩(流浪者之歌)》,漫遊者文化出版

作者:赫曼.赫塞(Hermann Hesse)
譯者:姜乙

  • momo網路書店
  • Readmoo讀墨電子書
  • Pubu電子書城結帳時輸入TNL83,可享全站83折優惠(部分商品除外,如實體、成人及指定優惠商品,不得與其他優惠併用)
  •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將由此獲得分潤收益。

一部完全是詩的、充滿歌詠性、音樂性的、光彩奪目的傑作
諾貝爾文學獎得主赫曼.赫塞最經典的文學作品

即使會重蹈所有的錯誤與悲劇,
不論痛苦、絕望、還是快樂,我都要自己親自走過

  • 【獨家收錄】《牧羊少年奇幻之旅》作者保羅.科爾賀專文導讀
  • 【特別收錄】雲門舞集林懷民分享《悉達多》帶給他的創作影響
  • 文學大師亨利.米勒最愛作品之一
  • 全新德文好評譯本,重現赫塞作品如詩如歌節律

一部思想與人生的辯證之歌!

古代印度貴族青年悉達多,英俊聰慧而好學,所有的人都愛他。但悉達多自己並不快樂,因為他有一個不安的靈魂。為了追尋自我,悉達多離開他所擁有的世俗的一切。他決意去流浪,和好友喬文達一起向沙門學習。

途中,悉達多向得道的世尊佛陀學習真理,短暫的論道之後,他離開好友喬文達,繼續踏上求道的孤獨流浪之路。因為他明白,知識與真理不在佛陀宣示的話語之中,他必須親自體驗。他不再逃避自我,踏上了自己的路。

一天,悉達多決定向美麗的名妓學習感官之愛,面對人性中最深沉的召喚。聰慧的悉達多從此遊戲人間,漸漸沉淪於商場、金錢和魚水之歡當中,徹底成為一個世俗的欲望者。直到某日,悉達多為這一切感到厭煩、作嘔,決心離開,向擺渡的船夫與河流學習。擺渡中,他明白了河流的意義。

經過幾乎一生的追求,悉達多終於體驗到萬事萬物的圓融統一、所有生命的不可摧毀的本性,最終將自我融入了瞬間的永恆之中。悉達多永遠在時間中變化著,他沒有固定的形體與面貌,他是一個真正的流浪者。

伴隨赫塞的書寫,我也在悉達多的步履中經歷他的告別:告別雙親及家園,告別朋友及老師,告別佛陀,告別摯愛,告別舊我。這些殘酷的告別或許是人生真相,或許是獲得神性自我,獲得對萬物、對人、對世界更為廣大的寬容與愛的必經之路。——姜乙

本書特色

  • 本書是赫塞的第九部作品,1922年在德國出版,也是赫塞最經典的作品之一,美國作家亨利.米勒也深受赫曼.赫塞的啟發,並極力促成此書在美國1951年的出版。此後逐漸在60年代的美國形成赫塞熱潮,那時的美國大學生幾乎人手一本。
  • 這部作品不僅是亨利.米勒的最愛,更影響了許多音樂人,從60年代開始,從深沉悲傷到搖滾妄想,本書都是他們靈感的來源。
  • 本書為雲門舞集林懷民老師創作《流浪者之歌》作品的謬思。
  • 全球青年口耳相傳,赫曼.赫塞是美國、日本等地,被閱讀最多的德文作家。
getImage
Photo Credit: 漫遊者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