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長照2.0政策下,臺灣社區的日間照顧面貌

透視長照2.0政策下,臺灣社區的日間照顧面貌
Photo Credit : 衛福部長照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社會老化的速度,已經超過你我想像,據悉2040年每2個青壯年將要撫養一位老人,高齡者長期照顧的需求迫在眉睫;社區式日照服務以一對多的模式顯著提升照顧量能,不但讓長者保有社會連結、在熟悉環境中安老,亦提供需求家庭完整支持,紓緩照顧壓力。一起來認識日照中心,並了解地方政府與民間的推動概況。

早上七點半,開始有長者抵達社區裡的日間照顧中心,有的是家屬上班時順便送來,有的是搭乘交通車,社工與照服員正在門口忙著將長者接入,並安排到教室中……一直到九點多左右才陸續到齊。

這樣的情景似乎與幼兒園類似,而且長者們來到日照中心,的確也有滿滿的一天課程要進行。

社區式長期照顧策略聯盟理事長黎世宏表示,有很多民眾不理解「日間照顧中心」,甚至以為是 24 小時的養老院,在誤解下,常會遇到居民抗拒日照中心進入社區;而家屬則擔心將父母送出來照顧會被親友責難。

在日照中心,讓長輩重拾社會角色與尊嚴

社區式的日照服務,是將失智失能的長者,在白天家人皆須上課上班的時間,送至交通時間 30 分鐘內的日照機構,晚上下課下班後再到中心接回家中與親人一同生活。

在熟悉的社區中,一方面長者並不會有陌生感,同時會有專業照服員協助白天的生活照顧,搭配多元的復能活動,延緩高齡者功能退化、維持並促進其生活自立;更重要的是能有人際的互動、社會的參與,消除社會孤立感,無論是環境的營造、活動的設計,都是一對一居家照顧無法達到的效果,因此一對多的日照中心是現階段對於長者最佳的照顧方式。

「長者來到日照中心後,家屬最有感的是日夜顛倒的狀況被改變了。」

目前擔任士林靈糧堂社會福利協會副執行長、於長照議題耕耘 20 多年的李梅英表示,長者白天若在家中,通常閒閒沒事做,連看電視都會打盹,晚上當然會睡不著,但到日照中心,每天都有緊湊的排程,回家後很早就休息,而且睡眠狀況極佳。

此外,長者的固執與情緒,甚至連用餐都無法正常進行,讓許多家屬在照顧上心力交瘁,但在日照中心是社交場域,長輩們會恢復社會角色,變得有禮並講理;由於生活有了其他的重心,回家後會分享在日照中心的事情,也不再會盯著家屬碎碎念,這些種種改變,讓實際使用過服務的家屬們感受到日照中心的強大。

DSC03692
Photo Credit : 衛福部長照司
在日照機構中,透過小班制玩球類的運動中,除了促進長者人際交流,亦促進手、腦及身體的活絡。

而接觸更多個案的李梅英更是感觸深刻,由於在都會區中看見了成效,也堅信社區式服務對有長照需求家庭的重要性,因此當看見偏鄉的需求時,決定進場籌設,協助更多有需要的家庭,但走入偏鄉後發現營運與都會區不同,如學區範圍大,交通接送上的距離不同;又如原鄉或客家庄必須融入在地文化,甚至使用當地語言才能順利推動等……

超高齡社會挑戰,日照中心場地取得難,空間設計更專業

而位於臺灣最南端的屏東縣不但要面對城鄉差距的問題,更遭遇高齡者比例高於全國平均的現實,以今(110)年 8 月份數據來看,全國高齡人口佔比是 16.59%,屏東縣已達 18.51%,而根據目前趨勢,屏東縣有可能在明年就會超過 20%,代表每 5 個人中就會有一位是 65 歲以上的長者,很快就要面對超高齡社會的挑戰。

在日照中心的規劃上,場地空間不但要位於適合的區域,還要符合明確的規定,幾乎是所有地方政府在推動時最困難的一環。屏東縣衛生局長照管理中心田禮芳主任表示,屏東縣共計 40 個國中學區,直至今年 9 月底在 29 個學區中共完成 45 處日照中心的設置,涵蓋率是 72.5%。

不但中央全面盤點,屏東縣為了達到目標,也動員縣府各局處共同盤點閒置空間,並由副縣長吳麗雪帶隊勘查,找出可改造與功能整合的地點,如活動中心或衛生所,接著透過中央前瞻計畫,在提出整修計畫案時,將日照中心納入規劃興建,未來也能共同管理提高效益。

除硬體外,田禮芳指出「在建置過程中發現業者在建築設計上與日照中心的要求不同,並警覺到不是所有建築師都理解日照空間的設計需求,必須提早進入輔導協助,才能符合未來的運用。」地方政府在籌設階段就透過圖說審核、場勘等過程,與申請單位溝通適合長輩的空間規劃,以利符合日照中心的服務理念。

認識日照中心的環境與多元服務

讓民眾認識與了解日照中心,是目前政府積極推動的工作,屏東縣政府團隊用心思考,如何有效提升在地居民接受度,「我們先要求服務單位要讓日照中心像是咖啡館,空間要通透、舒適,充滿生氣與活力,要讓人一進來就喜歡,如此才能改變服務的觀感,然後鼓勵想要了解的人來實地參觀,目前來參觀過的人,沒有發現有排斥日照中心的。」參觀體驗後透過口碑行銷,整個社區很快速地就能傳布,並且改觀。

據黎世宏觀察,近年來政府在宣導如何申請長照服務的部分不遺餘力,透過強力文宣廣告,民眾都知道有問題要打 1966,但礙於廣告的篇幅,在服務模式上還未能讓所有民眾理解。「日照中心的照顧服務非常多元,早上來先做身體上的量測,肢體的伸展與體適能活動,接著按照長輩的特性,進行靜態與動態的活動,利用活動導入治療,如現實療法,回憶或懷舊療法,才藝與手工藝創作;在身體照顧部分,除協助吃飯、提醒喝水、如廁之外,甚至有需要也可以在這裡完成身體清潔。」黎世宏說明了長者在日照中心的主要活動。

DSCF6648
Photo Credit : 衛福部長照司
每日以熟悉的人員向失智、失能的長輩以口說、月曆、日曆及報紙等「現實治療法」相當重要,能協助失智失能長輩,認識自己的生活現實,穩定情緒。

除了在日照中心場域中進行的服務外,李梅英認為「每位長者都是一個個案,我們的照顧是全人、全家、全時、全程,因為每個階段都會產生需求,因此需要協助家屬去盤點他的資源,順利銜接,讓長者在熟悉的家庭與社區中生活,不用過早被送到 24 小時機構。」而讓家屬可以獲得喘息或者安心工作,更是日間照顧另一個重要目的。因此,日照中心也會為照顧者安排教育訓練、情緒支持或紓壓等課程。

由社區人照顧社區長者的美麗境界

根據疫情後的長照專業研討會所發表的內容指出,今年 5 至 7 月全台日照中心配合防疫規定必須關閉,失智失能長者,尤以失智者,在間隔 2 個月後的病況因服務頻率下降明顯退化,更凸顯日照服務對長者的重要性。

而日照服務能讓長者在平日生活的社區中與同年齡層交流互動;在安全熟悉的環境裡,接受多元專業的照顧服務;並使家庭照顧者獲得喘息……優點不勝枚舉,長照2.0 致力推動「在地安老」,要達成此目標,社區式的日間照顧服務絕對是不可或缺的主角。

因此,期待政府能積極布建,盡早達成「一國中學區一日照」的目標,並透過宣導讓更多人認識社區式一對多日間照顧的優點,讓長者能在社區中安心接受照顧;甚至進一步透過完善訓練制度,鼓勵在地人擔任照顧服務員,達成由社區人照顧社區長者的理念。

[衛生福利部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