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爾街日報報導:尼泊爾強震紀實-災民持續活在餘震的恐懼中

華爾街日報報導:尼泊爾強震紀實-災民持續活在餘震的恐懼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場災難的規模,對名列貧窮、不發達國家之一的尼泊爾政府,帶來重大的挑戰。

文:Jesse Pesta and Niharika Mandhana|翻譯:蘇品慈

尼泊爾加德滿都—白天,警察和軍人大多徒手在倒塌的建築物瓦礫中,與時間競賽,搶救倖存者;晚上,民眾恐懼餘震的來襲,紛紛避難到街道、公園,蜷縮在防水布帳篷內度過夜晚。

4月25日尼泊爾發生規模7.8級地震,是將近80年來,對尼泊爾最具破壞性的地震,它破壞了加德滿都的歷史中心、壓垮偏遠村落,並觸發珠穆朗瑪峰的山崩。

「這是非常令人絕望的情況。」尼泊爾國家警察發言人卡邁勒.辛格巴姆(Kamal Singh Bam)在4月26日說道。「死亡人數非常地多,將會繼續增加。因為我們沒有所有適當的設備,以致目前救援行動緩慢。」

這場災難的規模,對名列貧窮、不發達國家之一的尼泊爾政府,帶來重大的挑戰。尼泊爾大部分的地區長期面臨電力短缺,即使在首都,停水停電也相當常見。

(相關評論:在尼泊爾,我們常問的不是「吃飽沒?」而是「今天停電到幾點?」

「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才能剛好回到原先狀態。」尼泊爾駐新德里大使館的副主任,克里希納.普拉薩德.達卡爾(Krishna Prasad Dhakal)說道。

WO-AW281B_NEPAL_9U_20150426192121

地震發生在所謂的印度河和雅魯藏布江接合帶,印度次大陸與歐亞板塊交界處。圖片來源:WSJ

根據尼泊爾登山協會,4月25日是珠穆朗瑪峰有記錄以來,單日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天。冰雪橫掃登山者中途的營地,造成17人死亡。其中一名罹難者丹.弗雷丁堡(Dan Fredinburg),是Google公司美國總部的工程師。Google表示,其餘三名在珠穆朗瑪峰的員工目前平安。警方和目擊者表示,強震隔日的一場大型餘震,強到足以撼動遠在700英里外印度首都新德里的建築物,引發民眾恐慌,並造成更多的破壞、損傷。

在加德滿都和周圍的村莊,有超過250萬居民。居民湧入街道和公園,害怕夜裡如果有餘震,在室內會被壓垮。

該地的醫院已捉襟見肘,迫切需要補給物資。靠近加德滿都使館區的特里布萬(Tribhuvan)大學教學醫院擠滿了人。病人躺在草蓆和沙發靠墊,擠在正規醫院病床之間。一名年長的病人蜷縮在裸地板上。其他兩名病人共用一個擔架,頭併著腳趾頭睡著。

「我們已經用光所有的靜脈輸液,也沒有足夠的病床。」醫院的急診醫學科醫師拉梅什(Ramesh Maharjan)說道。 「我們沒有足夠的手術室替脊髓和頭部嚴重損傷的患者進行手術。」

數十名病人,睡在Om醫院與研究中心前臨時搭建的帳篷裡,臀部骨折的穆罕默德(Hyat Mohammad)說道:「我住在這裡,是因為我們擔心地震還會再來。」

其他人則在門口地板或醫院走廊上打地鋪過夜。有一家人縮在印有「一切順利」 字樣的粉紅色、紫色毛毯。有名女性因被倒塌石屋壓住,造成雙腳骨折。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4月27日,尼泊爾內政部發言人表示,官方公佈的死亡人數維持在3218人(目前已超過5000人)。但官員表示,由於搜索隊抵達更偏遠的地區,他們預計數字將會上升。目前超過6500人受傷,地震的災情更跨越國界,印度有60人喪生,中國回報有20人喪生。上週末,來自鄰國印度和中國的援助湧入。美國國際開發署表示,他們正在部署人道救援專家和救援人員的團隊。

尼泊爾警方發言人巴姆先生說,考慮到受災的範圍,進展難以估量。他說,尼泊爾軍隊和警察集中在加德滿都山谷搜救,在救援專家到達偏鄉、山區前,可能已耗費了幾天時間。

民政事務官員烏德夫.提米爾西納(Uddav Timilsina)表示,接近地震的震央廓爾喀(Gorkha),距加德滿都西北約50英里處,該地的數千戶人家及大部分學校已被摧毀。 「我們得到通報,這裡有10人失蹤,那裡有50人失蹤。」「但地面上的實際狀況究竟如何,非常非常難說。」提米爾西納先生說道。

他掌管的大部分地區仍然保持斷訊,而山崩堵塞道路,增加了搜救隊救援的危險。「電話線不通,無法通行,我們現在沒有那裡的任何數據。」他說。

在Tundi Khel附近,位於加德滿都軍事閱兵場的一個帳篷村,數十人用枝條撐起了一片防水布,一排排臨時搭建的帳篷延伸到田野。

拉克西米.夏希(Laxmi Shahi)輕輕地抱著她哭哭啼啼2歲的兒子「他不喜歡地震。」夏希女士說。

4月26日晚間的雨後,在數個具有歷史意義木製建築倒塌的舊皇宮廣場,人們圍著篝火聊天,烤乾自己濕透的衣服。

APTOPIX Nepal Earthquake

舊皇宮廣場瓦礫堆中的石象。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這裡沒有網路收訊,尼泊爾人先收聽廣播,我們再透過翻譯得到消息。」法國遊客說道。

地震當日,加德滿都的42歲人權活動家蘇希爾.喬杜里(Sushil Chaudhari)與他妻子的16歲侄子,驚恐地看著位在加德滿都市中心,九層高的比姆森塔(Bhimsen Tower, Dharahara Tower)倒塌。

「(當地震發生時),沒有任何時間去思考或反應,它就這樣倒塌了。」喬杜里說。「我目瞪口呆,人們在尖叫。我看到有人死在我的面前。」隨後喬杜里先生就發現年輕親戚的遺體被埋在塔的碎塊底下。

尼泊爾首都的歷史區屬於城市受損最嚴重的地方,該國最古老的建築倒塌,僅留下滿地碎磚。加德滿都及其郊區擁有眾多歷史遺跡,包括廟宇、宮殿、庭院,許多都有300年歷史。加德滿都谷地則有七處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應受保護的世界遺產。

地震發生在所謂的印度河和雅魯藏布江接合帶,印度次大陸與歐亞板塊交界處。4000萬至5000萬年前,正是這兩個板塊的擠壓,造就喜馬拉雅山的抬升。

該地一直是強震發生地,包括2005年喀什米爾超過8萬人罹難的大地震,而1934年襲擊尼泊爾的大地震也造成大規模死傷。

除了中國和印度,包括日本、新加坡、馬來西亞在內的亞洲國家,都陸續派遣搜索和救援隊前往尼泊爾。南韓提供了100萬美元的緊急救災援助,而台灣則認捐了30萬美元。

本文獲華爾街日報授權,原文請見:Nepal Reels Amid Fears of Aftershocks After Earthquake,未經同意禁止轉載。更多精彩報導,詳見《華爾街日報》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