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停課帶動全球補教、家教風潮,該如何彌合貧富家庭之間的學習差距?

疫情停課帶動全球補教、家教風潮,該如何彌合貧富家庭之間的學習差距?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早在疫情之前,世界各地的父母就越來越願意花錢讓孩子上額外的課程,以提高教育水準,疫情帶來的教育危機只是加速了趨勢。

文:Yi-ching Kuai

疫情停課,帶動全球補教風潮

居住在維也納的芬蘭人希娜・卡爾賓(Siina Karbin),從來沒想過她會花錢為孩子請家教老師,但2020年初,奧地利的學校因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而關閉。她和丈夫一邊上班,一邊努力協助七歲的兒子遠距學習。

卡爾賓女士為兒子報名了奧地利新創公司GoStudent一對一的線上家教,以為只會上幾個月而已,沒想到一年半後,兒子雖然回學校上學,但每週的線上家教也沒停,因為他告訴媽媽他想要繼續。

隨著許多國家都開始了新學年,數個月封城造成的傷害漸漸浮上檯面。根據麥肯錫諮詢公司(McKinsey)的數據,美國小學生的數學平均落後五個月,閱讀進度落後四個月。在印度、墨西哥等教育受疫情影響更深的地方,可以預期造成的傷害更加嚴重。

連北歐都開始興起補教

其實早在疫情之前,世界各地的父母就越來越願意花錢讓孩子上額外的課程,以提高教育水準,疫情帶來的教育危機只是加速了趨勢。

放眼全球,一些人預測疫情後補教業會一飛衝天。在澳洲,目前已有七分之一的兒童有在補習,補教業成為價值10億美元的行業。

補教業有時候被稱為「影子教育」(shadow education),包含補習班、一對一家教和付費線上課程,供應者小至兼職教師,大至跨國公司。在東亞的發展最為蓬勃,韓國大約80%的小學生有補習,90%的日本學童曾請過私人家教,但全球補教熱點不僅止於此。

在希臘,大多數中學畢業生說他們上過私人家教。在埃及,大約有三分之一國小一年級的兒童有補習,中學畢業時高達五分之四的學生有補習。

在疫情之前,補教業就不斷在各國擴張版圖,無論是在富裕還是貧窮的國家。在英格蘭和威爾斯,自稱接受過私人家教的11至16歲兒童的比例,從2005年的18%增加到2019年的27%(倫敦為41%)。德國高中畢業生上過私人家教的比例在2000年代初是27%,到了2013年,已經上升到40%以上。在南非,短短6年的時間,補過習的11、12歲的學生就從4%變成2013年的29%。

丹麥奧胡斯大學(Aarhus University)的索倫・克里斯坦森(Soren Christensen)說,在斯堪地那維亞半島,曾經幾乎沒有人知道有「家教」這回事,但現在也開始有補教業發展起來。

iStock-1271957054
Photo Credit: iStock

成績競爭變激烈是主因

補教業的興起有幾種解釋。香港大學影子教育權威馬克・布雷(Mark Bray)指出,全球入學兒童前所未有地多。從2000年到2018年,完全沒有接受過教育的人數下降了約三分之一,意味著要成績競爭更加激烈。尤其是在貧窮國家,家長擔心隨著學生人數的增加,學校教育的品質會下降,因此花錢補習來補償。

接受並完成12年基本教育的人變多,要考進一流大學的競爭也更加激烈。過去老一輩「一份工作做一輩子」的時代已經過去了,現在的父母更希望能確保孩子贏在起跑點。

這種轉變的源頭是人口變化。自1950年代以來,全球生育率下降了一半。小家庭讓父母在每個孩子的教育上花更多錢。雙薪家庭的比例也變高了。在美國,約有一半的雙親家庭都是父母雙薪——1970年雙薪的比例還不到現在的三分之一。

雙薪父母能顧到小孩功課的時間更少,有更多托嬰、安親的需求,課後教育因此變得很吸引人。

補教雙面刃,如何公平尚須思考

疫情加劇了富裕學生和清寒學生之間的學習差距,但私人家教的蓬勃發展可能抵消一些疫情造成的傷害。有研究表明,清寒學生與家境較為富裕的學子相比,更能從高品質的考前加強班中獲益,意味著課後補習可以成為「彌合富裕學生和清寒學生學習差距的工具。」

但在現實中,補教的盛行產生有害影響,特別是在較貧窮的國家,很多補習班老師同時也是公立學校老師,選擇把精力放在副業而不是白天的正職上。一些沒有職業道德的老師藉由在正課中「留一手」迫使學生付錢補習,或是暗示學生如果家長不願意掏腰包讓他們補習,老師就會刻意把分數打低。

布雷先生指出,因為補習有賺頭,老師更不願意遠赴偏鄉教學,因為偏鄉的家庭付不起補習費。而手頭不太寬裕的家長,更可能選到教學品質不那麼好的老師或機構,讓學生過度疲勞、壓力過大或自滿,對教育有害而無利。印度一項研究發現,接受課外輔導的孩子更容易缺課,成績只與同齡人相同或更差。

最大的困難在於補教普遍到成常態。上海華東師範大學的張偉說,中國有些老師在面對學習有困難的學生時,不會幫助學生,反而是建議學生去外面補習;一些頂尖學校要求學生在開學前就學習部分課程,對許多家長來說,等於是要請私人家教;給小孩上很多額外課程、進度超前的家長,對學校施壓要老師教得快一點——種種現象,讓負擔不起私人家教的學生處於劣勢。

中國政府相信,高昂的補教費用是當今中國生育率不如政府所願的部分原因。今(2021)年7月,中國政府禁止學生在週末和假期補習,並禁止補教業者獲利。

但隨著需求的增長,各國決策者一直在想辦法怎麼讓課外教育更公平,而不是全面禁止。日本和韓國為私立補習班創建公共替代方案,以及試驗兌換券計劃,讓清寒學童不被拒於門外。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