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時代革命》導演周冠威:作品屬於每個有良知公義,為香港流過淚的香港人

【2021金馬獎】最佳紀錄片《時代革命》導演周冠威:作品屬於每個有良知公義,為香港流過淚的香港人
最佳記錄片《時代革命》| Photo Credit: 金馬執委會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21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由《時代革命》獲得。《時代革命》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金馬影展一開放搶票,幾乎是以「秒殺」完售,後續金馬還加開場次,同樣一票難求,至今還有人在社團裡求票。《時代革命》在金馬影展首映現場全滿,電影播畢,現場響起如雷掌聲,有香港人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人加油」的口號,掌聲大約持續3分多鐘。

2021第58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由《時代革命》獲得,人還在香港的導演周冠威透過錄影表達對金馬獎的謝意,他表示,時代革命片尾寫上「香港人作品」,他希望這個作品屬於每個有良知、公義,為香港流過淚的香港人。

周冠威表示,

我特別要感謝每位在電影裡受訪和拍攝的人,其中一位是十六歲的中學生,他是個勇武手足,他在理工大學時,我跟他一起被困好幾天,之後他回到學校,他的身份已經被很多人知道,他戰戰兢兢走進教室,他很害怕,但他到教室後,每個同學老師都擁抱他,整間教室都是哭泣聲。我很想把這個畫面放在時代革命,但我做不到,我很希望時代革命可以像這份擁抱。

做這部電影的過程中我哭過很多次,好幾次都靠這部電影自我安慰,宣洩憤怒、仇恨,去面對我的恐懼與創傷。仍然留在香港的,包括我,很多流亡海外的,或者現在在監獄裡的朋友,縱使你們沒機會看到,但我很希望單單是這部電影的存在,都可以給予一份安慰、一份擁抱。

《時代革命》入圍第58屆金馬獎最佳紀錄片,金馬影展一開放搶票,幾乎是以「秒殺」完售,後續金馬還加開場次,同樣一票難求,至今還有人在社團裡求票。《時代革命》在金馬影展首映現場全滿,電影播畢,現場響起如雷掌聲,有香港人喊出「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人加油」的口號,掌聲大約持續3分多鐘,有些人遲遲不願離場,從首映之後,就一直蟬聯在觀眾票選排行榜第一名。

「最佳紀錄片」兩部入圍作品都與 2019 年香港反修例運動有關,其中香港導演周冠威執導講述香港反修例運動的《時代革命》入圍最佳紀錄片;而台灣導演蔡明亮在 2019 年 11 月於香港銅鑼灣拍攝的《良夜不能留》也入圍最佳紀錄短片。

台灣影迷對於周冠威導演應該不陌生,去(2020)年周冠威自編自導的劇情長片《幻愛》在台上映掀起討論,且在金馬獎與另一位編劇曾俊榮共同拿下最佳改編劇本獎。

揮別《幻愛》之後,周冠威的全新紀錄片《時代革命》片長2.5個小時,片名則直接挪用「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後半句,內容為周冠威跟隨7名示威者記錄的反送中運動。從片名、內容檢視,此紀錄片註定觸怒香港與中共,並大膽挑戰香港國安法。

周冠威日前曾在映後座談時表示,說,一開始原本要呈現的是每一個抗爭手足的家庭與背景資料,但思考了很多方法,如何讓觀眾在不知他們真實身分之下,呈現每一個人抗爭之外的那一面?他後來發現自己做不到。直到有人看了片子後跟他說,即使不知是誰打誰,但了解整個過程,也了解到大家是整體的,這就夠了,因為這一番話,他就感覺無所謂了,所以就豁出去,直接拍攝影片,這是轉變過程之一。

2015年拍攝的《十年–自焚者》,當時以為是一部預言電影,沒想到這麼快就出現在真實生活中,他感到非常傷感。當時,影片標語寫著「不想看到的將來」,沒想到,這幾年之後,不但看到了這個「不想看到的將來」,還帶來更大、更劇烈的痛苦;不過,他在2019年也同時看到許多人性的光輝,不論最後結果如何,看到許多人展現勇氣、為爭取自由、公義與良知所做的各種行動,讓人非常感動。

周冠威也曾表示,最困難的部分,應該是他自己這一關,因為他當時已有家室,妻子剛懷孕,在外面拍攝過程中,遭遇很多催淚彈,不僅影響他自已,也影響他太太,甚至擔心會影響胎兒,當時唯一思考過放棄,就是在這個階段。

香港政府為了配合國安法,6月初才宣布修定《電影檢查條例》,要求在香港上映的電影內容受檢查時,要考慮電影內容「可能構成危害國家安全罪行」。之前電影檢查內容並未涉及國家主權等政治因素,僅就暴力、罪惡、不雅等內容檢查。

縱使中共當局近期對於「反送中」全力封鎖與鎮壓,但香港的創作者仍大膽用鏡頭紀錄相關影像,今(2021)年4月舉辦的台灣國際紀錄片影展就策劃了《敬!香港/CHINA獨立紀錄片》單元,當中選映備受注目的紀錄片《佔領立法會》和《理大圍城》等片。而《佔領立法會》也曾入圍去年金馬獎的最佳紀錄片。

  • 最佳紀錄片入圍名單(粗體為得獎者)

給阿媽的一封信
獨舞者的樂章
二○二○年的一場雨
時代革命
絳紅森林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芯、李秉芳、王祖鵬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