臉書創辦人讀書會的第9本書:科技是「老大哥」的密友,還是對手?

臉書創辦人讀書會的第9本書:科技是「老大哥」的密友,還是對手?
Photo Credit: 路透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Peter Huber在《Orwell's Revenge》中反覆提問,George Orwell對機器化和烏托邦極度警惕,但他是如何得出資本主義與資訊科技將會成為極權的密友,而不是對手?

臉書創辦人Mark Zuckerberg年度書單來到第9本,是Peter Huber的《Orwell’s Revenge》,這書在他之前回應facebook用戶提問時,就已經「預告」過,是一本敢於向經典名著《1984》挑戰和提出質疑的著作。

相關新聞:臉書創辦人一周「工作」多少個小時?他的成功秘訣是什麼?

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1984》,成書背景大約是1947、48年(1949年出版),那是冷戰年代的開始,書中的世界被大洋國、歐亞國與東亞國三個超級大國瓜分,其中大洋國實行極權管治,透過無處不在的「電幕」監視和控制人民,是一個令人窒息的恐怖世界。

如今看來,歐威爾的「預言」是有點誇張,但無損這本書的影響力,出版後被至少翻譯成62種文字,反烏托邦情意結深深影響文化圈。「老大哥」(Big Brother)、思想警察(thought police)、「老大哥在看著你」、「誰控制過去就控制未來,誰控制現在就控制過去」等用字句語,還是經常掛在今時人們的嘴邊。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Orwell’s Revenge》作者、科技通訊專欄作家Peter Huber,認為歐威爾太悲觀了,他構思「電幕」的時候,電視機才剛開始流行,Huber在書中反覆提問,歐威爾對機器化和烏托邦極度警惕,但他是如何得出資本主義與資訊科技將會成為極權的密友,而不是對手?

Huber用掃描器把能找到的歐威爾著作、散文、演講辭、電台錄音稿,統統存入電腦,以歐威爾自身的文字重排重寫,得出了兩本書,一本是小說,一本是歐威爾評論集,都收集在Orwell’s Revenge。在小說部分,主角名為Eric Blair-歐威爾原來的名字。透過Blair帶出一個與《1984》相反的故事;科技人員起來反抗極權,把用來監控人民的電幕改裝,又發展人與人之間通訊的渠道。於是,高牆給拆毀,資訊自由流通。Huber要說的是,資訊科技的發達令人們的選擇多了,也令極權政府難以控制思想言論和資訊。

有評論認為,Huber的「寫作」雖然很聰明,但要挑剔的是出版的時間(1994年),若能早十年寫成,不單年份上跟《1984》配合得天衣無縫,也會成為驚世著作;在1989的東歐共產政權崩潰、天安門事件,以至往後的民主運動發生後,沒有一個思想家會說資訊科技是完全站在高牆一邊的。

說到這裡,大家都明白為何Zuckerberg會選這本書吧。

Photo Credit: Orwell's Revenge facebook

Photo Credit: Orwell’s Revenge facebook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