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控的努力文化》:男性在下班回家途中感到放鬆,而有些女性稱下班後為「砒霜時間­」

《失控的努力文化》:男性在下班回家途中感到放鬆,而有些女性稱下班後為「砒霜時間­」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從自身過度努力的經歷出發,對工作的意義提出質問,並從歷史和社會學觀點進行考察,描繪出勤奮的努力文化如何被形塑而成;更援引神經科學、演化生物學的研究,明確指出人類的大腦需要放空、沉澱,才能真正地充電、運作。

文:瑟列斯特・赫莉(Celeste Headlee)

第六章 最忙碌的性別

五點鐘躺下來休息,六點鐘驚起,然後重頭來過,

「因為我是女人 !」W-O-M-A-N,我再說一遍。

——〈我是女人〉(I’ m a Woman),傑羅姆.李波(Jerome Lieber)* 作詞

最近我在麻薩諸塞州女性會議 (Massachusetts Conference for Women)發表了一場演說,在我之前上台的演講者解釋到,女性與男性同事洽談時必須更謹慎,因為男性不像女性那樣擅長多工。我心裡想,女性也無法多工。那是一種錯覺。

這是許多人都會有的錯覺,而且當中存在著些許真實感。我以前會把多工寫在我的履歷表「特殊技能­」欄內,直到讀到實際的研究,證明人無法真正地一心二用,我才開始懷疑自己的能力。有些動物的大腦可以多工,例如鴿子的大腦,在這種非常特別的技能上,人比不上鴿子。我們並非同時做好幾件事,而是迅速從一個任務切換至另一個,那是我們的「多工­」形式。

先前我曾提到與談話有關的多工,當你想要一面和朋友講話、一面查看你的電子郵件,會不可避免地導致分心和降低親密感。但我們試著同時進行多項任務的主要原因,是因為我們相信這麼做更有效率,最終能提升我們的生產力。當越來越執迷於超高生產力,也會越來越相信我們能夠多工,而且多工能幫助我們在更少的時間內完成更多事情。事實是,如果神經科學可信的話,在任何情況下,其結果都正好完全相反。

從接二連三的研究中,發現當我們從某個活動切換到另一個活動,而不僅僅是重複相同的活動時,將更慢完成任務。換句話說,如果關掉每個瀏覽器標籤、讓手機靜音和關閉電子郵件信箱,你會在大幅縮短的時間內寫完你的備忘錄。來回切換任務是沒有效率的事。切換過去的任務越複雜,大腦便需要越長的時間來適應。其累積的代價相當高,因此美國心理學會(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建議我們「選擇提升(我們的大腦)效率的策略:最重要的是避免多工,尤其在進行複雜的任務時。­」

對於像我這樣長年不只同時做兩件事,甚至做三、四件事的人,還有更糟的消息。研究顯示,自認為是「重度多工者­」的人,更拙於分辨有用的資訊和不相干的細節。他們在心智上往往也比較缺乏組織(那裡亂成一團),並且更難從一個任務切換到另一個任務,而非更容易。實行多工使我們更不完美。

以下是最壞的消息:「重度多工者­」即使在不進行多工時,同樣會有分辨資訊和組織思路的困難。這表示,重複強迫你的大腦,去做不在它設計中的事,可能真的會對你的灰質造成損傷。史丹佛大學心理學家克里福德.納斯(Cliord Nass)告訴美國國家公共廣播電臺(NPR),進行多工的人「在大多數類型的思考中都表現得比較差,不僅只多工時需要的思考,還包括通常涉及深度思考的思考­」,納斯說,「他們的認知過程受到損害。­」

不過,以下是個難題:女性可能的確比男性更擅長多工。這種微妙的差別正是我喜歡科學的原因:女性並不善於多工,她們只是通常比男性更拿手。在瑞士進行的一項有趣實驗顯示,雌激素可能幫助女性大腦更妥善地處理快速的任務切換。

要記得我們不是在談複雜的活動。研究人員要求實驗參與者走跑步機,同時辨別某些字的印刷色彩。六十歲以下女性的表現優於男性,以及六十歲以上的女性。當年長女性和男性被要求集中注意力在分派的任務時,他們擺動手臂的協調性變差,而這種動作是我們鮮少有意識去想到的事。右手臂的動作明顯地變慢,值得注意的是控制右手臂的腦區前額葉皮質,也涉及負責對文字和顏色進行分類。研究人員注意到雌激素受體可能也位於該腦區,而沒有雌激素或許解釋了男性和停經女性在表現上的差異。當然,這些是暗示性而非決定性的結果。

我們可以將這項研究合併到另一項探討性別差異的研究,當中包含了在俄羅斯所做的實驗。科學家讓一百四十個人接受若干相對簡單的認知測試,全都與切換任務和專注力有關,結果發現女性在處理多重任務時消耗較少的腦力。研究的作者之一斯韋特蘭娜.庫普索瓦(Svetlana Kuptsova)說,結果「顯示女性比男性更輕鬆地切換注意力,相較於男性大腦,她們的大腦不需要動用額外的資源­」。

所以事涉簡單的任務時(請注意:寫電子郵件、講電話和查看你的社群媒體並非簡單的任務),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長來回切換。如果你想同時做兩件不複雜的事,例如邊講電話、邊摺衣服,神經科學家確實不會嚴厲予以責難。但是,這是一個大大的但是,一說到比較複雜的任務,包括我們工作中所做的大多數事情,並沒有證據證明女性更擅長多工,但有大量證據顯示,設法同時做好幾項任務,對你的大腦真的很不好。

多工的問題之所以牽扯到性別,是因為在我的經驗中,女性比較可能自認為擅長多工,因此更容易同時做太多件事情。所以讓我再加一條資料到這個討論中:由於女性相信多工不僅是辦得到的事,而且可以增加生產力,因此可能受到更多傷害。社會學家芭芭拉.施耐德(Barbara Schneider)和她的同事想要弄清楚,多工是否對大數人造成壓力。她發現男性更可能認為多工是令人愉快的事,但也比較少這麼做。女性報告說她們每週有將近五十個小時,同時執行多項任務並感到壓力。在設法多工時,感受到最大壓力的群組是媽媽們。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