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刑警組織新任主席阿萊西被控使用酷刑,英學者曾遭囚7個月嘆:全球警務最悲傷的一天

國際刑警組織新任主席阿萊西被控使用酷刑,英學者曾遭囚7個月嘆:全球警務最悲傷的一天
阿萊西在國際刑警組織大會的第一天被拍到。|Photo Credit: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內政部督察長阿萊希當選新一任國際刑警組織主席,不過,由於被指控使用酷刑、還在5個國家面臨刑事指控,他的當選受到國際人權團體的批評。曾在阿聯被監禁7個月的英國學者表示:「對國際司法和全球警務來說,這是最悲傷的一天。」

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在25日宣布,由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內政部督察長阿萊希(Ahmed Naser al-Raisi)當選新一任主席。這項決議在國際間的人權倡議團體之間飽受批評,因為在阿聯擔任督察長的他,曾多次被指控運用職權虐待嫌疑犯。

第89屆國際刑警組織大會在土耳其伊斯坦堡召開,來自超過160個國家的470名警察局長、部長或代表參加了這場為期3天的會議,經過三輪投票,阿萊西最後以68.9%的成員國得票率獲選為主席。

阿萊西被控使用酷刑,曾監禁英國學者7個月

根據《美聯社》的報導,阿萊希被指控使用酷刑,還在5個國家面臨刑事指控,其中包含國際刑警組織所在的法國,以及本次大會所在地土耳其。

英國學者赫吉茲(Matthew Hedges)曾因間諜罪在阿聯被監禁7個月,期間聲稱自己遭受折磨和為期數月的單獨監禁。他對選舉結果表示:「對國際司法和全球警務來說,這是最悲傷的一天。」

赫吉茲最後是被阿聯總統所「赦免」的,阿聯官員堅稱,赫吉茲是英國秘密情報局底下的間諜,儘管沒有明確的證據能支持這樣的說法。

《Sky News》報導,29歲的足球球迷阿瑪德(Ali Issa Ahmad)聲稱,在2019年亞洲盃足球錦標賽期間,他因為身穿卡達足球衣而遭到拘留,當時阿聯和卡達正處於外交糾紛。阿瑪德指出,他被電擊、毆打,還被剝奪食物、水和睡眠。

對此,阿聯的一位發言人表示,任何針對阿萊西的指控都毫無根據。

除此之外,根據《衛報》報導,阿聯近年轉型為高科技監控國家,而這和阿萊西的當選有關。

阿萊西對於阿聯酋的科技改革相當自豪,包含引入虹膜和臉部掃描技術,在阿布達比和杜拜,名為「Falcon Eye」的系統設置了數千個監視器,用來監控交通違規、公共衛生,以及人們是否在不被允許的地方群聚。

在華盛頓為阿拉伯世界民主的奔走的組織者Abdullah Alaoudh指出,阿聯以讓阿萊西當上主席為策略主軸,「嚴厲打擊所有異議言論,同時在公共關係上進行投資,例如遊說工作、軟實力、體育和娛樂。」

研究中東事務的研究員兼作家戴維森(Christopher M Davidson)向《衛報》指出,阿聯正在使用金錢和資源作為買通國際名聲的捷徑,「阿聯的警察工作有它的問題,但這是一種向世界表明他們是可信、值得被尊敬的(國家)的方式,獲得國際刑警組織主席的位置象徵著他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

中國胡彬郴當選亞洲新任執委,IPAC:中共利用INTERPOL開綠燈

除了當選主席的阿萊西以外,亞洲地區的新任執行委員胡彬郴也引發跨國團體的疑慮。

(中央社)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今天宣布中國公安部國際合作局副局長胡彬郴當選亞洲地區執行委員,任期3年。串連全球超過200名跨黨派議員的「對華政策跨國議會聯盟」(IPAC)對此表達高度關切。

IPAC透過聲明指出,中華人民共和國屢次濫用Interpol最高級別的「紅色通緝令」追捕流亡海外的異議人士。胡彬郴當選無異於給中華人民共和國利用Interpol遂行壓迫政策開綠燈,置數以千計的香港、維吾爾、西藏、台灣及中國海外異議人士於更大險境。

IPAC強調,不能讓中華人民共和國繼續在海外伸展它的警察統治長鞭。IPAC再度呼籲各國政府撤銷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引渡條約,並確保海外相關異議人士免於北京當局騷擾及脅迫。

除了胡彬郴,Interpol今天選出的另一名亞洲區執委是印度籍的辛哈(Praveen Sinha)。

IPAC於15日串連4大洲20個國家約50名議員聯名致函各國部長,另有40名維權人士致函Interpol成員國政府,示警胡彬郴當選將對中國、香港、台灣、西藏及維吾爾海外社群與異議人士構成嚴重後果。

雖然人權紀錄惡劣,中國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孟宏偉在2016至2018年擔任Interpol主席,去年中國更獲選進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台灣則在1984年被迫退出後,連年爭取以觀察員身分出席Interpol大會未果。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芯
核稿編輯:楊士範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