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澳多個民主國家考慮抵制北京冬奧,俄印發表聯合聲明支持中國主辦

美澳多個民主國家考慮抵制北京冬奧,俄印發表聯合聲明支持中國主辦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南韓政府先前希望藉北京冬奧機會促成與北韓峰會,創造重啟對話機會,不過民調結果顯示,超過半數受訪者不看好兩韓藉北京冬奧舉行會談。

(中央社)在多個民主國家考慮外交抵制2022年冬季奧運會之際,新德里聯同俄羅斯與中國,在一份外交部長聯合公報表態支持由中國主辦的這項國際賽事。

俄羅斯、印度與中國(RIC)昨(26)日以視訊方式舉行第18屆外交部長會議,會後發表聯合公報:「部長們表達了對中國主辦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和冬季帕運的支持。」

北京冬奧預定於2022年2月4日至20日舉行,冬季帕運於2022年3月4日至13日舉行。

近來歐美國家因人權問題紛紛考慮以外交抵制北京冬奧,例如准許運動員參賽但不派官方代表團出席;也有報導指出,美方正就此事對主要同盟國家進行遊說。

印度與中國存有邊界糾紛,且與美國同為四方安全對話(Quad)的一員。

另方面,根據聯合公報,RIC三國外長在會中也討論對抗COVID-19(2019冠狀病毒疾病)、反恐等多項合作,並承諾遵守國際法,對世界和平、安全、穩定及發展作出貢獻。

《中央社》報導,俄國外長拉夫羅夫(Sergei Lavrov)和印度外長蘇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表示,中俄印三國應堅定維護聯合國核心地位,堅定維護主權平等原則,支持真正和有效的多邊主義。

拉夫羅夫表示,「所謂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並不是平等的夥伴關係。亞太地區的傳統是包容和諧,應倡導和弘揚本地區的多元性。拼湊各種『小圈子』是典型的冷戰思維,旨在破壞地區戰略平衡,三國應共同應對。」

歐美多國考慮抵制北京冬奧

澳洲《雪梨晨驅報》日前披露,由於來自國會要求官方外交杯葛北京冬奧的呼聲愈來愈高,澳洲當局考慮不派任何政府官員參加,正在等美國拜登政府的定奪。

《雪梨晨驅報》(Sydney Morning Herald)在未引述消息來源下指稱,執政聯盟自由黨和國家黨(Liberal-National coalition)與在野的勞工黨(Labor)內,都有呼聲要求政府外交抵制明年2月在北京舉行的冬季奧運。

報導還指稱澳洲政府正在等美國拜登政府拍板,才決定是否跟進抵制。

《路透社》指出,外交抵制主要是不派政府官方代表團去奧運,但允許運動員參賽。不過澳洲體育部長科爾貝克(Richard Colbeck)的發言人在電郵裡回覆《路透社》「相關出席仍未做出決定」。

澳洲外交部目前暫未置評。

美國總統拜登上週表示考慮外交抵制北京冬奧,意在抗議中國人權記錄;英國首相強生(Boris Johnson,港譯「約翰遜」)發言人稍早表示,英國尚未就冬奧代表做出任何決定,但強生不支持抵制的想法。

澳洲政府2018年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中國電信巨頭華為參與5G建設,今年又呼應美國要求國際對新型冠狀病毒展開溯源調查後,與最大貿易夥伴中國的關係開始劍拔弩張,北京當局對多種澳洲商品徵收關稅作為報復。

但澳洲體育圈對杯葛一事則不像政壇人士般積極。澳洲的2022冬奧代表團團長李普舒特(Geoff Lipshut)上月在北京冬奧倒數一百天時受訪指出,澳洲選手的言論自由不會受限,但他呼籲應尊重他人。

李普舒特說:「選手絕對有權發表自身看法,對人權等各項重要議題均如此,代表團聚焦的是賽場表現,為選手提供在中國最佳的奪牌機會。但我們到別的國家比賽也須展現尊重,需尊重對方的行事。」

日前接受中方媒體訪問時,李普舒特對西方政客發動杯葛北京冬奧持保留態度,表示許多選手訓練了10、15甚至20年,可能就只有這麼個機會參加奧運,應該專注於運動賽場。

可能對兩韓關係轉機造成影響

歐美國家近期因人權問題紛紛考慮以外交抵制北京冬奧,南韓外交部官員昨天表示尚未接到美國要求就此協商,若歐美各國最終決定抵制,兩韓關係改善與南韓在國際社會立場都可能更加為難。

《韓聯社》報導,南韓外交部官員今天對媒體表示,美國目前尚未就此要求南韓進行協商。官員表示,南韓政府立場不變,仍希望藉北京冬奧促進東北亞及全球和平與繁榮,並為改善兩韓關係帶來轉機。

南韓政府先前希望藉北京冬奧機會促成與北韓峰會,創造重啟對話機會,不過,直屬韓國總統的民主和平統一諮詢會議今天公布的民調結果顯示,超過半數受訪者不看好兩韓藉明年2月舉行的北京冬奧舉行會談。

民主和平統一諮詢會議在20日至21日對全國1000名19歲以上成年人進行調查,其中53.9%受訪者認為兩韓峰會無法藉北京冬奧召開,認為可能的占比為40.1%。

此外,《KBS電視台》報導分析,這次引發外交抵制的原因在於人權問題,是中國、北韓等威權主義國家最常受到批判的問題,代表北韓很有可能受到這次事件影響,南韓政府須更謹慎處理對北韓問題。

報導也引述國際研究機構相關人士說法指出,南韓當局為改善兩韓關係,在人權問題上無法展現具一貫性的立場,最終不僅未能改善與北韓關係,也無法共同參與國際社會在追求普遍價值的行動。

延伸閱讀:

新聞來源:

責任編輯:李秉芳
核稿編輯:楊士範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