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人葉覓覓的「反疫苗」與「靈性收費」爭議(上)

詩人葉覓覓的「反疫苗」與「靈性收費」爭議(上)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詩人葉覓覓近期因為「反疫苗」與「靈性收費」等議題在社群平台炎上。她認為疫苗只是政府控制人民的手段,以及靈性收費單純是你情我願,不存在斂財的問題⋯⋯

近幾個月,文學圈有一個小騷動。

反疫苗與靈性收費爭議

詩人葉覓覓因為「反疫苗」與「靈性收費」,引起詩壇與文化圈人士的抨擊。她的回應,常引發更多的流言緋語。她也不因爭議,而改變態度。觀察了幾個月,她過去在詩壇建立的「名望」,大致已被這兩件事摧毀殆盡。當然,詩人們佔台灣人口比率極低,文化圈也根本不大,這方面的毀譽,說真的也不會斷葉覓覓活路之類的。相反的,葉覓覓還因此湧進新的支持者、消費者。這波劫難,看似艱苦,但似乎也僅是靈修過程的魔考而已。

葉覓覓每被攻擊,就會在她個人粉專發文回應,細節就不用多談。簡單提她被攻擊的點。

她反對「 COVID-19(嚴重特殊傳染性肺炎、新冠肺炎、武漢肺炎) 疫苗」,並把各廠牌統一戲稱為「喵喵」,光這種裝可愛的稱呼,就引發一堆文化人反感。而她反對疫苗的理由,比較極端。

其他新世紀宗教各派的立場,差別不大,認為武漢肺炎的冠狀病毒是「提升人類靈性」的一種考驗或磨難,人須提升自己的身心靈狀態來度過疫情,打疫苗只會抑制靈性的提升。但葉覓覓反疫苗的理由,則是極端的「陰謀論」,各種主張彼此矛盾且誇大,連主謀都不一致,簡單說「疫苗就是邪惡力量的武器」之類的,集結各種歐美疫苗陰謀論的內容。

從發文看,她反疫苗是因為相信「聖火傳承」創辦人德籍上師Agni Eickermann的主張。Agni Eickermann為何反疫苗,從發文來看,細節不明。大概只有「對抗邪惡勢力的陰謀」這種程度,層次上似無其他新世紀宗教,或印度神童等民間修行人的論點,來得有縱深,姑且不論。葉覓覓反疫苗的動機,既來自她的上師,那也就跟她靈性修行有關。

葉覓覓因為腳疾問題,尋求非醫學的療法,誤打誤裝接觸了「聖火傳承」這個新世紀教派,付高額學費修習各種課程,依序獲得「各階」資格,並收費治療個案。其治療定價「6666」元的數字,遠比坊間各種靈性療程貴好幾倍到好幾十倍,自然引發「斂財」爭議,受到一連串的攻擊。而「聖火傳承」的課程「浴光之路」收費12萬台幣,更是各派靈性課程中,幾乎是最高的數字(我沒看過如此高的),更點燃許多人的怒火。

反疫苗的陰謀論已經夠嗆,高額的靈性收費更引發眾怒。這兩項構成葉覓覓的爭議點。而這兩項爭議,雖僅是葉覓覓個人與詩壇的茶壺風暴,但議題本身,也有不少意義可談。

反疫苗看從眾效應

反疫苗這件事,由來已久。不同社會依據其文化狀態,有不同態度。西方有個名詞:反疫苗主義「anti-vaccinationism」,即在講這件事。尤其是西方基督教國家,不少人因為信仰問題,對科學治療持有相當反對態度。

疫苗更是必要醫療之外的附加之物,更容易被排斥。而最大的反對來自於對疫苗風險的質疑,在武漢肺炎造成全球災情之後,各國政府強制施打疫苗,與附帶的管制方案,造成侵犯人權的問題與各種爭議。光台灣人對疫苗「要打、不打、風險、缺疫苗、圖利廠商」等爭議,就吵成一片,自不用多提。

葉覓覓反疫苗言論引發的,還不是普通爭議,反而呈現了社群文化的醜態。

首先,台灣的社群文化看似複雜,其實有很明顯的趨向:從眾。在廣大的社群媒介之下,劃分出大大小小的各種圈子。圈子由現實生活上的實體範圍,到媒介上的模糊界線,大多數人在其中尋求認同,繼而博取名利、好處等。

任何看法,在圈子內都有主流、非主流之別。小眾圈的意見,可能是大眾圈的非主流,反之亦然。大部分的人為了提升或維持圈子內的「位置」,在議題上總會從眾。除非有更大的好處(例如為了抒發情緒、為了爽),否則很少跟圈子唱反調。

就疫苗這個議題,台灣無論大眾圈小眾圈,支持者多,但也不反對「反疫苗」。主論述是「人命關天、科學至上、公眾利益優先」,不打疫苗者大可藏在「怕副作用(怕死)」的保護傘下,大眾也不會太過強迫。

但如果反疫苗方主張「命定論」(會得病就是會得)、「宗教信仰」、「反科學」、「人權論(參見德、法等民眾的抗議活動)」等,就會淪為笑柄,被視為癡愚無知之輩,至今也沒看到多少人敢講。光是美國一個不戴口罩然後染疫傳染他人致死的新聞,就看到諸多知識份子嘲諷批判。連人權與政府擴權的細膩討論都很缺乏。這不是因為知道問題點的人少,而是顧慮名聲與觀感,而不敢表明。

而葉覓覓依循其上師Agni Eickermann的教理,大力抨擊疫苗政策,勸阻大眾打疫苗,理由全是歐美科幻式的「陰謀論」。從疫苗只是安慰劑,到奈米分子用來監控個人的妄想(有這種科技,量子電腦早就作出來了)等,各種甚至彼此矛盾的反疫苗主張,她全盤照收。這自然讓她的言論成為小眾圈邊緣的最邊緣,而成為眾矢之的。

新加坡疫苗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冒號

但詩人圈畢竟不同於俗。詩人總是感性並追求直觀,追求心靈層次與自由。所以葉覓覓以陰謀論反疫苗,相對較少詩人訕笑批判,多半尊重她的選擇(信仰),大概就為了政治正確(打疫苗是全民共識),或相信科學、追求公眾利益(疫苗的普及率關乎防疫)、衝人氣流量(為了己身名利而罵知名詩人),大概從發文內容就能看出動機。詩圈在尊重他人的態度上,比大眾圈要開明一些,畢竟反疫苗與詩無關。

比較可惜的是,沒看到比較有力量的批判文。說詞大多只是不支持、不喜歡這種陰謀論,或笑葉覓覓頭殼壞掉。即使懶得駁斥陰謀論的細節,光她引證上的矛盾,用邏輯就可打,但沒看到。可能也是與詩無關的事(故不用顯擺),詩人、文人最多只是嘴兩句,表示態度而已。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