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與韓國在柏林(三):韓國人吃即食麵,吃得很徹底

香港與韓國在柏林(三):韓國人吃即食麵,吃得很徹底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炸雞當然是不能日日食。可是,日子一久,又會令人想念當中的味道;就像是香港茶餐廳的「餐蛋麵」,食得多會厭倦,但放到口邊又會令人不能拒絕。

開門七件事:柴、米、油、鹽、醬、醋、茶。人生在世,飲食之事,豈可兒戲。

香港韓國飲食文化大不同,餐桌禮儀不同甚至有時鬧出笑話。不過,食飯最重要還是味道,禮儀還是因情況斟酌處理。韓國文化近二十年在世界各地發揚光大;香港人在韓國電影或劇集中,或多或少都接觸過韓國的飲食文化。

除了熟悉的泡菜與紫菜飯卷,近年還有風行海外的「炸雞與啤酒」(簡稱「雞啤」,韓文:치맥)的快餐文化。我後來才知道,原來炸雞配啤酒的食法是源自韓國。文化多元的柏林,當然有不少的韓式餐廳;味道整體的水準也相當不錯。有時候周末太忙或太累,懶得煮飯,於是到附近的韓式餐廳吃飯。當然,有時也會去買炸雞配啤酒。炸雞味道有辣有不辣,味道也有酸酸甜甜的。我最喜歡的味道是蒜蓉味。買完外賣後,然後回家,安坐家中的沙潑上,看電影,啃炸雞,喝喝從超市買回來的德國冰凍啤酒,周末一樂也!

RTX2P08E
Photo Credit: Reuters /達志影像

炸雞當然是不能日日食。可是,日子一久,又會令人想念當中的味道;就像是香港茶餐廳的「餐蛋麵」,食得多會厭倦,但放到口邊又會令人不能拒絕。

說起餐蛋麵,麵底最好當然配「出前一丁」即食麵。「出前一丁」在香港幾乎是「即食麵」的代名詞。有時亞洲超市買到的出前一丁,看見出產地是大埔太平工業園的老家附近,發現世界原來既遠又近。因為出前一丁的緣故,令韓妹也擴充了即食麵的想像。在她眼中,出前一丁似乎相對地健康,因為味道相對沒有韓國即食麵那麼重,她也嘗到人生第一碗餐蛋麵。我後來知道,韓國即食麵種類其實也很多。

很多人都吃過韓國的「辛辣麵」(신라면)或「辛拉麵」,是韓國商人辛春浩(신춘호)在1986年推出的產品。不過,我初嘗辛辣麵時,並不覺得特別好食。因為除了辣之外,味道不是太過出眾。然而認識韓妹後,我才知道原來一直用錯方法來煮:用煮出前一丁方法來煮辛辣麵,難怪味道差一點。事實上,比較好一點的煮法是:水滾後,先落包裝配料,最重要是加一點蒜蓉,然後再落麵煮;約三分鐘後,再加入雞蛋或其他配料一起煮。最後,加入蔥花便完成,吃的時候當然會配泡菜。

在香港,不少人吃麵都是將麵吃完就算,一般都不會喝湯。可是,韓國人吃即食麵都會將湯喝完,甚至剩下的湯會配飯一起吃。即食麵也吃得這麼徹底,我也是第一次見。

AP_18022002904513
Photo Credit: AP /達志影像

柏林亞洲超市的韓國即食麵選擇頗多。除了辛辣麵,還有很多選擇。例如:安城湯麵、三養拉麵、芝麻拉麵、金拉麵等。不同品牌的韓國即食麵,味道雖然有點差異,不過味道都是以偏辣為主。我幾乎將不同牌子的即食麵都試過,覺得安城湯麵的味道最佳,辣度相當適中。

有一件與韓國拉麵的小事,也值得一提。去年疫情的時間,我參加柏林韓國文化中心的線上韓語課。其中一課的主題是約會。當然上課有對話練習,其中一位男同學對女同學說,不如一起去吃拉麵(即食麵)。老師聽到之後,忍著笑問他知不知,這句說話的真正意思。

韓國導演許秦豪的愛情電影《春逝》,劉智泰送李英愛回家,在公寓外李英愛問他:「要食碗拉麵才走嗎?」(라면 먹고 갈래요?)

因此,如果有人用韓文問你吃不吃拉麵,要注意當中的弦外之音。

(待續)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