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韓國民主化的歷史節點上,全斗煥、盧泰愚兩位總統做出截然不同的判斷

在韓國民主化的歷史節點上,全斗煥、盧泰愚兩位總統做出截然不同的判斷
盧泰愚(左)、全斗煥(右)一同聆聽法院判決|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全、盧二人面對韓國民主化運動,其決斷方式之不同——全斗煥希望透過身旁親信繼位者,可以讓他平安下莊,然盧泰愚深知,國內這把民主之火已經燎原起來,唯有順應潮流而行,才能明哲保身。

近一個月來,韓國政壇之大事,就是兩位前總統相繼逝世,分別是曾擔任大韓民國第13任總統的盧泰愚(노태우,1932-2021,享壽89歲)與第11、12任的全斗煥(전두화,1931-2021,享耆壽90歲)。

這兩位前總統在韓國歷史上,如我之前撰文,先不論二人歷史地位是否已經蓋棺論定,其烙印在韓國人民腦海中,皆與韓國近代史的五一八光州民主化運動(5·18 광주민주화운동)緊密相連。

今日,韓國文在寅政權面對盧泰愚、全斗煥之後事,處理方式不盡相同。

盧泰愚的遺言經兒子盧載憲發表,表明盧父自身曾對1980年代的光州事件處理不當深感虧欠,而盧氏在其五年任內,不論對內成功地舉辦1988年奧運、逐步實施金融自由化,對外積極地促進兩韓關係(如1991年和北韓同時加入聯合國之舉),乃至與蘇聯、匈牙利、波蘭、南斯拉夫等共產主義國家建交之北方外交(當然,其中也包含讓臺灣人詬病的1992年8月斷交,與中華人民共和國建交之事)等,功過相抵下,韓國政府為其舉辦國葬之舉。

然而,身為盧泰愚長官、前一任總統的全斗煥,於全氏逝世前,絕口不提自身於光州事件之「重要角色」,乃至他於2017年所出版的回憶錄內,裡面涉及光州事件之論述,污名化抗議運動民眾為「赤色份子」、軍隊強力鎮壓、冷血開槍掃射民眾之事件,被法官宣判有違歷史事實,引來社會觀感不佳等,其書遭有關單位全面禁止發行、印製外,死前嚥下最後一口氣的他,仍對韓國近代史悲劇的光州事件,沒有一絲一毫歉意。

因故,青瓦臺面對全斗煥之後事冷淡處理,傾向不以社會資源,舉辦相關國民葬或國葬之舉。而據韓國最新消息,由全斗煥的遺孀李順子在儀式上,替亡夫就過去的罪行道歉

由此來看,國不國葬,足見後人這兩位前總統的歷史地位,已經展開序曲。

韓國國內對於這兩位逝世的前總統,所涉及的光州事件著墨許多,乃至近年來韓國影視也已經有不少的影集問世,諸如《華麗的假期》(2007)、《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2017)、《光州事件之謎:誰是金君》(2020)等,在此也不得不敬佩韓國,敢於自揭當年國家「歷史瘡疤」的勇氣。

但面對著光州事件的餘波,即促進韓國民主化運動重要的里程碑之1987年六月民主運動(或稱「六月民主抗爭:6월민주항쟁」),全、盧兩人之決斷,耐人尋味,少見國內評論。

早先全、盧二人於1964年3月,也已經在軍隊核心,廣納同是出身中南部地區人士,成立秘密組織「一心會」,並列會長一職,好作為接近權力中心、未來掌權之準備。

眾所皆知,全、盧兩人後來能掌握韓國政權之主要關鍵時刻,在於當時第5至9任總統朴正熙(박정희,1917-1979),於1979年10月26日遭部下行刺槍殺,一度導致國局社會不安,而軍人出身的全斗煥於當年12月12日,以軍人之勢,發動「雙十二政變」,趁勢掌握政權。

而在那段時間,奉行軍人權威主義的全斗煥,想當然爾透過國家機器軍隊,一連串鎮壓手段,不論是對全國發佈擴大戒嚴,乃至拘扣當時異議份子,爾後成為韓國總統的金大中、金泳三等人,都為家常便飯之事,而最令人髮指的仍是1980年代血腥的光州事件。

爾後,同年的8月27日,全斗煥如他所願,透過韓國國民議會間接選舉,成為大韓民國第11任總統,但上台後的全氏仍是動作頻頻,不論是大動憲法,把總統任期改為七年,抑或以軍警之力,大肆打壓在野異議份子,更於10月27日,韓國第五共和國藉由全氏一手操弄的新憲法正式成立;1981年成立的民主正義黨(민주정의당;前身為朴正熙所成立的民主共和黨),也於當年2月11日新憲法下的總統選舉,讓全斗煥以高達90.6%的得票率,當選為大韓民國第12任總統。

AP_21327452879125
全斗煥靈堂|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然而,國民經歷過連任四任總統的朴正熙年代,為了(漢江奇蹟)經濟發展,犧牲民主,乃至後來趁亂掌權的全斗煥,釀成1980年代血腥鎮壓的光州事件後,韓國國民對於民主之渴望,恐比外人想像之劇烈,而這把火終於1987年6月爆發。

韓國近代史的「六月民主化運動」,發生時間約為1987年6月10至29日,於國內各地爆發了大規模的民眾遊行示威,有上百萬人民走上街頭,首要要求即是要求修改憲法,把國家導向正常民主化之路,史稱「六月抗爭」。

然而,會造成此運動最主要的導火線,在於我們前述,國民長年來飽受軍人政權統治,儘管自身顧得好自己的肚子,但大家實在難保會不會有那麼一天,光州槍聲再度響起、國家機器打壓人民自由之事再度發生。

眾所皆知,知名首爾大學學生朴鍾哲,於六月運動之前的1月14日,曾被警察以水刑拷問虐待而死,而這也是讓韓國國民深感不滿之處,同時再加上外在國際因素,諸如1988年的奧運即將在漢城(今首爾)舉辦,儘管抱持著強硬手段箝制國內民主聲浪的全斗煥,也開始意識到得轉變統治手段,才能弭平國內抗爭。

最終,全斗煥眼見國內局勢已非如同過往80年代,可以派出大量軍隊泯平國內聲浪,以槍聲結束抗議示威運動,心想最好的平安下莊方式,即是指定他信得過的人接位,而這位人士即是大家所熟識的盧泰愚。

當時執政黨民主正義黨總統候選人盧泰愚,於1987年6月29日對外發佈「六二九」民主化宣言,回應當時民眾的民主化運動、恢復總統民選,同時於當年10月,以公投的方式通過了韓國新憲法,更於後來的總統直選,險勝了金泳三、金大中和金鐘泌,當選韓國第13任總統。

值得注意的是,當時當選總統的盧泰愚,得票率只有36.6%,而爾後成為第14任、第15任的韓國總統的金泳三、金大中,當時的得票率分別為28.0%與27.0%緊追在後,甚則當時若雙金合作,盧泰愚恐怕還選不上當時所開放的民選總統之職。

因故,我們可以合理地推斷,盧泰愚可以想像他在任時期,已經無法像過往老長官一般,採權威軍人統治手段,對民間社會執行高壓統治,甚者他卸任後,恐也得面臨一場「轉型正義」之舉,這相較於之前不情不願,迫於國內外情勢,進而卸任的全斗煥,是完全不同之心境。

這也造就後來盧泰愚執政時期,試圖打造國內金融自由化、國際外交正常化等舉動,甚則還有清算前長官全氏之舉,諸如於1988年漢城奧運順利結束後,於盧氏政權下,也把全斗煥推上國會聽證會,釐清光州事件首末之動機。

從此,我們也可以看到全盧二人面對韓國民主化運動,其決斷方式之不同——全斗煥希望透過身旁親信繼位者,可以讓他平安下莊,然盧泰愚深知,國內這把民主之火已經燎原起來,唯有順應潮流而行,才能明哲保身。

當然,就盧、全兩人的歷史地位,隨著二人之逝世才剛開始,但就上述的歷史背景而言,除了光州事件,兩人面對1980年代韓國的民主化運動,其截然不同的態度與心境,抑或是六月民主化運動的眾多起因,也是值得我們仔細深入探究。

同樣地,對於上述我所提到1987年「六月民主運動」,除了坊間專著外,近年來韓國影集也多有著墨,諸如《辯護人》(2013)、《1987:黎明到來的那一天》(2017)等,也是值得推薦給各位讀者,以輕鬆的方式,了解當時為了追求民主化韓國的諸多面向。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