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圖曼帝國英雄和那些女人們》:奧斯曼一世「弒叔行動」開啟子承父業慣例?關於建國始末的多種說法

《鄂圖曼帝國英雄和那些女人們》:奧斯曼一世「弒叔行動」開啟子承父業慣例?關於建國始末的多種說法
奧斯曼一世攻佔拜占庭人的堡壘。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Public Domai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作者小笠原弘幸引領讀者從「人物」切入,遴選出鄂圖曼帝國最具魅力的10人撰寫評傳,不熟悉鄂圖曼帝國的讀者亦能一同從這些英雄人物中一睹該國悠長而精采的興衰歷史。

文:小笠原弘幸

奧斯曼一世——身為王朝創始人的聖戰士

男子漢就應濟弱扶傾

根據傳說,奧斯曼的祖先,世世代代為伊朗東部某個小鎮的統治者,但該地遭蒙古迫害,年年加劇,因而變得動盪不安,於是奧斯曼的祖父蘇雷曼沙阿〈Süleyman Şah〉,率領五萬戶突厥裔遊牧人民,一同向西遷移。

然而,蘇雷曼沙阿在敘利亞城市――阿勒坡近郊橫渡幼發拉底河時,途中墜馬溺水身亡。順帶一提,一座疑似蘇雷曼沙阿的墓塚,今日依舊坐落在敘利亞北部,由於位在土耳其境外,所以該墓塚屬於土耳其的外飛地。不過後來為了興建水庫,墓塚已搬離原址。

蘇雷曼意外身亡後,同行的四名兒子有三人提議折返東方,並獲得多數同意,唯獨一人堅持繼續西行,那人便是埃爾圖魯爾。於是埃爾圖魯爾率領四百戶遊牧民,再度踏上前進安那托利亞的旅途。

埃爾圖魯爾進入安那托利亞一段時間後,遇到兩大軍團相爭的場面,其中一方占得優勢,勝敗幾乎底定。面對屬下「應加入優勢陣營」的提議,埃爾圖魯爾出聲打斷:「男子漢就應濟弱扶傾」,宣告協助居於劣勢一方,最終導向勝利。果不其然,前者是蒙古韃靼大軍,後者為羅姆蘇丹國蘇丹阿拉丁阿里〈Alâaddin〉領軍的部隊。阿拉丁阿里心懷感激,不僅表揚埃爾圖魯爾一行,並封埃爾圖魯爾為安那托利亞西北方小鎮色於特〈Söğüt〉領主。於是,埃爾圖魯爾以色於特為據點,臣服於羅姆蘇丹國蘇丹,參與聖戰,擴張勢力。

介於傳說與史實之間

以上傳說,來自帝國人民歷代口耳相傳流傳下來的民間故事,曾幾何時竟被編入正史之中。說書先生繪聲繪影地描述奧斯曼祖先的英雄事蹟,圍繞一旁的聽眾聚精會神聽得熱血沸騰,這番光景,想必當時隨處可見。

然而,口耳相傳的故事內容與實際情況之間有著極大的落差,相信這一點應該不難想像。王朝的崛起總會伴隨著傳奇故事,即便歷史研究人員努力從中抽絲剝繭,探求歷史真相,但現實往往不如人意,陷入苦戰。

儘管如此,人們編織傳說,總有他的心思,雖然內容虛構,但也有部分研究並未就此棄之不顧,而是嘗試深入進行學術分析。舉例來說,一般以為奧斯曼的祖父名為「蘇雷曼沙阿」,但經考察古老編年史內容,發現奧斯曼的祖父其實叫「哥卡普」。蘇雷曼沙阿是羅姆蘇丹國某一任蘇丹,據悉大概是有一天,人們在話語間將蘇雷曼沙阿與奧斯曼的祖父混為一談而就此傳開。此外,羅姆蘇丹國實際上為蒙古的手下敗將,淪為屬國,因此前者打敗後者的戰勝故事,大概是為了掩飾敗北事實所編造。況且,羅姆蘇丹國撰寫的編年史中,絲毫未提及奧斯曼,因此傳說中描繪奧斯曼眾人的「事蹟」,顯然是加油添醋後的產物。

弒叔行動開啟子承父業的慣例

有人說,埃爾圖魯爾九十三歲死後,由子奧斯曼繼承其位。

奧斯曼生母不詳。色於特雖有一座號稱是奧斯曼母「海梅可敦」〈Hayme Hatun〉的墓塚,但那其實是十九世紀末整頓色於特市容時所新設。再者,古老編年史上,從未出現過「海梅」這號人物。這或許是因為堂堂的建國之父,生母不詳有失體面,所以到了近代,後人編撰而成。

奧斯曼的即位,過程並不順利。埃爾圖魯爾死後,眾人對由誰勝任首領一事議論紛紛,有人推崇其子奧斯曼,有人力薦埃爾圖魯爾的兄弟〈亦即奧斯曼的叔父〉敦達爾〈Dündar〉。

細看奧斯曼王室系譜,帝國前期一律以父傳子的方式傳承帝位,亦即「子承父業」的原則,貫徹前朝。然而,突厥裔遊牧民族原本並不存在這類原則。在突厥裔遊牧民族中,對於如何遴選首領的繼承者,並無明確的傳統,首領死去後,可能由他的兄弟繼承,亦可能是子承父業。當下實力最堅且受族人擁護者,便是下一任首領。換言之,那是一個實力為王的世界。

最後,敦達爾察覺奧斯曼支持者眾多,於是拱擁姪子即位,宣示效忠。

從那以後,敦達爾曾有一段時間,作為奧斯曼團體的核心人物,參與了各種突襲行動。然而,某次當奧斯曼企圖攻占基督教徒管轄下的城鎮時,敦達爾提出反對意見,他主張:「眼下我們有南方格爾米揚公國〈Germiyanids,與奧斯曼團體同樣由突厥裔穆斯林建立〉這個敵人,此時與基督教徒起衝突,絕非明智之舉。」奧斯曼對敦達爾的阻撓大感不快,視為絆腳石,因而伺機放箭,射殺對方。

只因意見相左,便殺害親信叔父,實在凶狠。這背後肯定涉及叔姪之間,為了爭奪奧斯曼團體領導地位所結下的恩怨。有研究學者認為,這段軼事極有可能是根據真實事件改編,而這起事件,成為後來子承父業的開端,自建國開始一直延續至十七世紀初。

關於建國始末,有多種說法

奧斯曼成為首領後,多次討伐安那托利亞西北,逐漸擴大勢力。在這段過程中,奧斯曼率領的團體,從一群純粹粗野蠻人的集合體,慢慢建立起一國應有的格局。經由上述發展,奧斯曼終於在自己治理的土地上宣布成為獨立政權。不過關於這中間始末,有幾種說法。

某部編年史這般寫道――

奧斯曼領導的團體,高舉羅姆蘇丹國旗幟,多次發動聖戰。羅姆蘇丹國的蘇丹阿拉丁阿里,亦對奧斯曼的戰功極為滿意,贈與大鼓、旗幟、馬匹、刀劍等兵器。據說,奧斯曼曾在禮拜鼓聲響起時,起身向阿拉丁阿里表達敬意,後來這個習慣一直持續到鄂圖曼帝國第七代蘇丹梅赫梅德二世時期。

阿拉丁阿里膝下無子,將奧斯曼視如己出,青睞有加,奧斯曼亦自詡為阿拉丁阿里的繼承人。果不其然,阿拉丁阿里駕崩後,奧斯曼在其領地上命人以自己的名義誦詠呼圖白〈khu bah〉。呼圖白是週五禮拜上宣揚教義的演講,對穆斯林而言十分重要。在呼圖白中會誦讀當地統治者的名諱,換言之,這意味著奧斯曼建立了獨立國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