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日本設廠:西進、南向接著北伐,台灣黑熊、熊本熊「一家親」是否真能接回斷鏈?

台積電日本設廠:西進、南向接著北伐,台灣黑熊、熊本熊「一家親」是否真能接回斷鏈?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台日雙方有識者應該思考,台灣政府和企業西進、南向的發展模式,是否已經過時:過往利用土地、勞力、環境成本差異建構的獲利模式,拿到日本還管用嗎?台日經貿關係又能如何趁著此一契機,創造出更緊密的互補性?

日本政府決定在2021財年編列6000億日圓預算,支持半導體供應商,其中高達4000億日圓(約新台幣967億元)專款補助台積電熊本新廠。

日本政府罕見拿出稅金補助外資企業,不單單說明政策上以保護主義為優先日本產業政策,思維已經大幅度轉變,有如日本產業界的「二次明治維新」,更重要的是,過往日本產業界「本土優先」的心態,也隨著疫情「解封」。

這不只是日本政府與台灣企業雙邊合作而已,更象徵在高科技產業的帶動下,企業文化、技術研發、人才培訓、生產體制等面向,都將開啟史無前例的高度整合契機。

台積電熊本廠並非只是「半導體業」的勝利,縱然台積電看起來像是最大的贏家,但絕非只有台積電自家廠務跟上下游廠商能吃到這款「日本料理」,事實上,這更應該視為台日整體數位產業,以及有意納入整合相關的產業。這些廠商在日本九州,至少為未來打下了10年的成長基底。

2020年半導體全球市場規模約4400億美元,大多集中在工具機、汽車、智能家電智慧手機、資料中心/固態硬碟等領域。根據日本經濟產業省的預測,在2030年,全球半導體市場規模將會膨脹到約1兆美元,TSMC熊本縣菊洋町的工廠與SONY集團合資,負責生產22至28奈米製程的晶片。

而且「生產」還只是台積電日本布局的第一步,技術和人才的同步升級,才是整體藍圖。熊本之外,台積電在茨城縣筑波市設立的研發中心,也將獲得經濟產業省補助190億日圓,吸引20家日本企業參與,合作開發3D IC封裝技術,瞄準第三代半導體。

台灣黑熊、熊本熊「一家親」後,能如何共享九州造山聖地?

九州地區總面積約略等同台灣,2020年,晶片生產金額高達日本全國的43.1%,在1980年代,九州晶片生產規模曾占全球約10 %,曾有「矽島」(Silicon Island)的美稱,現在仍是日本IC晶片、汽車、機器人產業的重鎮。

就生產要素而言,九州各地機場完備,對外交通發達,先天的火山地形、森林密布,更造就豐富的地下水,適合支持半導體製程落腳,產學研究機構如北九州學術研究都市(KSRP)、福岡縣系統LSI綜合開發中心(LSI)、九州半導體創新協議會(SIIQ)、九州創新創出促進協議會等,為產業聚落提供源源不斷的創新素材。

iStock-1179916671
Photo Credit: iStock

如此得天獨厚的條件加持下,九州地區已形成多處的半導體產業群聚,例如福岡市形成晶片設計相關新創企業,熊本縣有SONY,專攻半導體製造、東京威力科創出產半導體設備;大分縣以車用IC為主,長崎縣供應智慧手機影像感測裝置。

九州不僅是以縣作為單位,建立起至少一縣一個晶片相關產業,也吸引日本本土的資本擴張,半導體製造設備所需的陶瓷材料大廠京瓷(京セラ),近期宣布投入110億日元在鹿兒島霧島市建立兩座新工廠,擴大生產規模。

值得注意的是,日本的晶片生態鏈在上游的設備跟材料取得一定程度的領先,前者包括濕製程和塗佈製程設備、CVD設備(化學氣相沉積)、以及蝕刻設備,後者雄踞矽晶圓、光阻劑、封止劑三個領域,但在生產代工上,日本晶片的耐久、耐用程度,已經不符合新型態市場效率、耗能、體積等層面快速變化的要求。

在這樣的背景之下,以高門檻代工的台積電,未來如何跟日本生產體制緊密結合,將是今後的一大課題。

風險真能分散?斷鏈真能接回?和南向與西進極為不同的半導體「北伐」發生中

歐洲聯盟執委會宣示,將在2022年提出「歐洲晶片法案」,要在2030年讓歐洲生產的晶片在全球市占率翻倍;印度總理莫迪也強調,躋身半導體主要供應國,是現階段目標,美國德州提供各種優惠,歡迎三星帶來先進製程。

國家力量扶植半導體發展,在2022年成為顯學,但半導體生態圈的建立,非一朝一夕,或領導人一句話就能成真。

回顧台灣和韓國發展出成熟的半導體聚落,是因應產業特性每一個環節,在設計、製造、封裝、測試各階段,配合生產效率和規模經濟所產生的結果,並不是政府砸下稅金,就能造山,現在即便各國政府願意出資,卻是將已達最適規模的產業分工,強行重組,是否就能分散地緣風險,揮別疫情中的斷鏈危機,也是今後的考驗。

shutterstock_1671011479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達志影像

對台積電而言,無論是到美國、日本設廠,都必須考慮市場端連結,對日本政府和產業而言則須面對,如何擴大半導體產業的領先幅度,進一步成為東亞半導體的重鎮,有效回收前期投資。

藉由這一次台日半導體業的合作,台日雙方有識者應該思考,台灣政府和企業西進、南向的發展模式,是否已經過時:過往利用土地、勞力、環境成本差異建構的獲利模式,拿到日本還管用嗎?

這次鮭魚返鄉後的「北伐」計畫,是游向勞動條件、環境保護、政府法規、市場成熟等向度皆更為全面先進的日本,台日經貿關係如何能趁著此一契機,創造出更緊密的互補性,更廣泛的產業擴散效果,為勞工創造出更好的薪資福利?

當台灣和九州之間的「新北向」場域已經成真,半導體產業代表的已不只是冷冰冰的運算與機械,而是台日雙邊經貿規格升級的模型。這一份考卷,台日產官學界皆必須寫出答案。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