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電影裡的昇歌:《無言的山丘》《飲食男女》《不老騎士》唱出強烈的陳昇個人特色與人文關懷

【音樂】電影裡的昇歌:《無言的山丘》《飲食男女》《不老騎士》唱出強烈的陳昇個人特色與人文關懷
Photo Credit: Legacy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陳昇其實參與了不少電影歌曲的創作與演唱,前後跨越了他大部分的音樂生涯,也算得上是台灣當代電影史的眾多參與者之一。趁著金馬熱度尚烈,我們一起來認識台灣電影裡的昇歌吧。

文:簡弘毅

2021年的第58屆金馬獎剛剛落幕,每年的金馬獎得獎名單,都是關注電影的各界們目光集中之處。在這些獎項裡,有一項乍看之下與電影並無直接關連,卻往往在電影背後提供戲劇張力與節奏,並為畫面情節譜上適切的情緒,這個獎項早期被稱為「最佳音樂獎」,後來稱為「最佳劇情片電影插曲」、「最佳電影歌曲」,也就是今天的「最佳原創電影歌曲」

不論獎項名稱為何,都代表著電影藝術與音樂創作,特別是流行音樂的高度密切合作,共同創造出屬於電影專屬的音樂成就。

說來不無遺憾,雖然發行過數十張專輯,也參與過多首電影歌曲的製作或演唱,陳昇本人從未獲得這項殊榮。僅有的一次,則是他為劉若英創作的歌曲〈為愛痴狂〉,這首歌拿下了1995年第32屆金馬獎「最佳電影歌曲」獎,演唱人則是身為歌手卻從演員出道的劉若英。

不論是否獲得什麼獎項,陳昇其實參與了不少電影歌曲的創作與演唱,前後跨越了他大部分的音樂生涯,也算得上是台灣當代電影史的眾多參與者之一。趁著金馬熱度尚烈,我們一起來認識台灣電影裡的昇歌吧。

一、〈我的明天〉/電影《太保與五個朋友》

1989年,陳昇剛出道發行第二張專輯,顯然還沒什麼成功的名氣,唱片公司為了幫他拉抬聲勢,在新專輯《放肆的情人》第一首歌,找來當紅實力派唱匠趙傳來與他合唱,這首〈我的明天〉旋律激昂,兩個年輕歌手互飆高音,儼然唱出充滿朝氣與鬥志的氣息。

同時,這首〈我的明天〉,也是電影《太保與五個朋友》的主題曲,電影由周騰執導,孫鵬、林秀玲、蔡閨、管管等人主演,事實上,陳昇也在電影裡參與了一個角色,飾演笨拙青澀的少年方建中,印象中在電影最後,方建中還在當時的台北市忠孝東路街頭,騎著一匹白馬出場,可惜如今已找不到畫面了。如今回看陳昇在電影裡的拙劣演出,實在令人會心一笑。

二、〈無緣的運命〉/電影《無言的山丘》

《無言的山丘》是1992年由王童執導的電影,以台灣東北角山區礦業的故事為背景,是「台灣近代三部曲」之第三部曲。電影配樂由陳昇與李正帆合作,與電影劇情、畫面,交織出礦區開墾的辛酸與愛恨,音樂的視覺感非常強烈。其中〈無緣的運命〉由陳昇演唱,從低沈的悲情自訴,到副歌的激昂吶喊,充分展現出電影情節中的「無言」情緒。

值得注意的是,這張電影音樂專輯《糾纏》在電影上映的同年發行,這一年也是陳昇與黃連煜組成「新寶島康樂隊」,開始台、客語演唱的時期,這首〈無緣的運命〉或許是陳昇最早的台語演唱歌曲。

三、〈世間情歌〉/電影《飲食男女》

這首〈世間情歌〉,正如世間歌迷對陳昇與劉若英的豐富想像一樣,是他們兩人以男女對唱情歌的第一首作品,收錄在劉若英1995年《少女小漁〔劉若英的美麗與哀愁〕 》專輯裡。

雖是如此,這首〈世間情歌〉卻不是電影《少女小漁》或《我的美麗與哀愁》主題曲,而是前一年李安導演《飲食男女》的主題曲。可能電影太賣座了,反而掩蓋了歌曲的風采,如今我們沈醉在兩人默契極佳的對唱之中,卻早已不記得歌曲與原作電影之間的關係。但或許,這也正足以解釋,為何MV裡劉若英總是在吃著蛋糕吧。(笑)

四、〈路途〉/紀錄片《不老騎士》

這首〈路途〉,是2012年電影紀錄片《不老騎士:歐兜邁環台日記》的主題曲,之前我們已經分享過了這首歌的故事,而這首歌也是暌違多年之後,陳昇為劇情片以外的電影所創作的第一首主題曲,除了代表他音樂觸及的廣度,更重要的是,陳昇開始跳脫為商業電影服務的市場需求,以他真誠的視角,以及更為關懷現實的心情,所創作的電影配樂。

對陳昇個人而言,在這部電影的故事裡,他也獲得了些許的啟發,促使他「仿效」那些不老騎士的精神,進而將他在服役期間的軍樂隊老伙伴集合起來,在花甲年歲裡,重新拿起樂器演奏,並成為新寶島康樂隊新專輯《剪剪花》裡多數的管樂編曲與部分歌曲靈感來源,也許終有一天,這將變成陳昇版的「不老樂隊」也說不定。

五、〈Tapushuuan帶小熊回家〉/紀錄片《黑熊來了》

這首歌是紀錄片導演麥覺明,在2019年以台灣黑熊為主題的紀錄片《黑熊來了》所做的主題曲,這樣一部以生態記錄為主軸的影像作品,不可諱言必須有名人加持,才能得到更多人的關注,因此除了歌手陳綺貞為本片擔任旁白之外,也邀請了長期關注環境議題的陳昇演唱主題曲,為生態記錄片注入更豐厚的人文內涵。

麥覺明最為人知悉的作品是電視行腳節目《MIT台灣誌》,但大家可能不記得,這個長壽的電視節目,第一代主持人正是陳昇!也因此,由陳昇來擔任《黑熊來了》的主題曲演唱,其實正適合不過。

但陳昇歌迷們應該不難發現,這首〈Tapushuuan帶小熊回家〉旋律非常親切,它是改編自另一首收錄在陳昇專輯《七天》裡的歌曲〈樹搬家〉,僅在副歌處有所改編,並重新填入布農族語的詞彙。

從〈樹搬家〉到〈帶小熊回家〉,狀似在植物與動物,大樹與黑熊之間進行了置換,不變的卻是陳昇對自然萬物的關懷與疼惜,並且能捨去人類高高在上的位階,改從動物或植物的位置出發,寫出/唱出對生態變遷的憐憫,並展現濃厚的人道主義精神。

以上這些歌曲是陳昇做為音樂創作者,投入電影藝術的作品,不論是情歌或紀錄片配樂,都有著非常強烈的陳昇個人特色,卻也能融入電影情境之中,為影像提供更豐厚的元素。

且不論他是否因此獲得什麼電影獎項,那些參與其中並成為深植人心的歌曲,都讓他與電影結下不解之緣。或許日後陳昇投身電影導演工作,也不會叫人意外吧。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