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色恐怖時期《新生報》女記者之死(下):成為特務電影《風聲》靈感來源的「繩刑」

白色恐怖時期《新生報》女記者之死(下):成為特務電影《風聲》靈感來源的「繩刑」
三張犁調查局第一留置室的所在地|Photo Credit: 內容力 @ CC By 姓名標示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導演高群書也說,覺得片中的這些酷刑太變態,已經盡可能含蓄。但現實中,沈嫄璋可沒有保護措施,可沒辦法含蓄。她讓我們看到這個世界有多黑,一個人在高層權謀鬥爭下有多無助。

文:唐嘉邦

人稱「沈大姊」的《新生報》記者沈嫄璋與丈夫姚勇來,因為捲入調查局的內鬥被逮捕。當局要沈嫄璋誣咬調查局第三處處長蔣海溶是匪諜,沈嫄璋不從遭到刑求致死,姚勇來遭判處15年徒刑。沈嫄璋一家在此案中受害甚深,幾名女兒也因此影響了整個人生。讓我們回到沈嫄璋遭到逮捕的那一天。

彷若訣別機會的一通電話

那天,一通打到《新生報》的電話,指名要找沈嫄璋。電話那一端的女生自稱是沈嫄璋二女兒的同學,她以急切地語氣說道:「念璋生病了,高燒不退。」希望沈嫄璋能盡早去探望在台中讀書的女兒。

由於二女是早產兒,身體一向不好,這個噩耗聽在作為媽媽的沈嫄璋耳裡,自然是心如刀割。她總是催促二女準備插班考試,考回台北的學校,這樣她才能就近照顧。沒想到,不願見的狀況的還是來了。

沈嫄璋向報社請了兩天假,帶著小女兒姚勤搭火車南下台中探視女兒。二女兒當時就讀學校是台中的靜宜女子文理學院,沈嫄璋母女下了火車後,立刻招了輛計程車直驅學校宿舍。沒想到卻在宿舍撲了個空,沒見到二女兒。

正當沈嫄璋猜想,女兒一定是病情加重進了醫院,連忙找來女兒室友詢問,沒想到得到的答案讓她意外:「她去看電影了?」 沈嫄璋心想不是說女兒高燒不退嗎?怎麼還去看電影呢?進一步詢問室友。對方則回說:「沒有啊,她身體好好的。」

本身即從事特務工作的沈嫄璋,或許在這一刻就察覺事情不對勁了。

MJIB_headquarters_20070615
Photo Credit: Bstlee @ CC BY-SA 3.0
現在的法務部調查局

一夕之間父母雙雙失去聯繫

不久後,二女兒果真看完電影回來。沈嫄璋見女兒平安無事,放下了心中大石,帶著兩個女兒外出吃飯。正當三人在餐館用餐時,有三名不速之客推開大門走了過來,其中一人是調查局的謝小姐,她是沈嫄璋的熟人。

起初兩個女兒還不以為意,但當謝小姐將沈嫄璋帶去化妝室密談後,沈嫄璋彷彿變了一個人。她神情嚴肅地跟女兒說:「台北有急事,要先回去。」 沈嫄璋和姚勤母女倆連夜趕回台北,但她們沒有搭火車,而是和調查局謝小姐同搭一輛汽車。

當時沒有高速公路,從台中開回台北要6個小時。姚勤後來回想,途中幾次停車休息,曾想單獨和母親說話時謝小姐總會有意無意間插入,不讓母女獨處。到了台北仍是半夜,車子先將姚勤送回家,沈嫄璋溫聲對女兒說道:「妳先回家,事情辦完我就回去。」 怎麼想得到,這句話就是永別,昨晚那頓晚餐,更是母女三人的訣別宴。

才剛剛目送母親被帶走,姚勤一進家門更是被眼前的場景嚇了一跳,整個屋子被翻得亂七八糟,像是被強盜闖入過。而且,父親不見了。原來同一時間,沈嫄璋的丈夫姚勇來也在台北被捕。

沈嫄璋與姚勇來夫婦,後來同被關在三張犁的調查局第一留置室內,嚴刑逼供。當時,沈嫄璋已結婚的長女,得知父母雙雙被抓,立即在表叔的陪同下,到調查局找蔣海溶要人。但蔣海溶卻無奈地說,他也沒辦法。

因為,其實調查局高層真正要抓的根本不是沈嫄璋夫婦,而是要夫妻倆誣陷蔣海溶與李世傑是匪諜。蔣海溶本身就是被整肅的對象,當時自己已經怕得要死,知道下一個對象就是他,自身難保,哪有餘力拯救沈嫄璋。

沒想到,沈嫄璋與丈夫,因為長期與蔣海溶等人交好,彼此已不只是上下級的關係。蔣海溶由於與沈嫄璋夫妻是同鄉,後來成為好友,蔣海溶甚至還成為沈嫄璋三個女兒的乾爹。為此,兩人不願誣陷蔣海溶,也因堅不指控蔣為匪諜而遭刑求。其中被刑求最慘的就是沈嫄璋,最後遭到刑求致死。

名作家柏楊在《柏楊回憶錄》曾提到這段沈嫄璋被「繩刑」刑求過程:

她的全身被剝光,在房子對角拉上一根粗大的麻繩,架著她騎在上面,走來走去。沈源璋哀號和求救,連廚房的廚子都落下眼淚。那是一個自有報業史以來,女記者受到最大的羞辱和痛苦,當她走到第三趟,鮮血順著大腿直流的時候,惟一剩下的聲音就是:「我說實話,我招供,我招供……」。

她要求調查員們把她放下來,暫時離開,允許她自己穿上衣服。調查員離開後,她知道更苦的刑罰還在後面,自己招供不出從來沒有做過的事,於是就在牆角上吊身亡。

這個60年代的著名記者,除了留下若干有價值的採訪文稿外,最後留下來的是一雙幾乎暴出來的眼睛,和半吐的舌頭。她後來被宣佈的罪名是「畏罪自殺」,調查局仁慈的為她修築一個矮墳。

dua004cpon0a3cup1579wgzf252sxv
國家人權博物館白色恐怖景美紀念園區。Photo Credit: 中央社

為自己的妻子收屍

沈嫄璋死後,同被關在牢裡的丈夫姚勇來被押來處理屍體,他忍著悲痛為妻子更衣化妝,出獄後紀錄下妻子的死狀:

沈嫄璋右頰骨下有巴掌大的紫青,嘴巴微張,嘴唇發黑,舌頭未露出,左頸下有明顯勒痕……一切都指出她不是自縊身亡,而是被刑求致死。

儘管懷疑妻子的死因不是自殺,但調查局仍逼姚勇來簽下確認自殺同意書。而姚勇來本人後來則以「參加匪黨組織未自新」罪名,判處徒刑十五年。

沈嫄璋的屍體在姚勇來簡單處理過後,被軍車載到六張犁公墓草草埋葬,連塊墓碑都沒有。有一說指沈嫄璋死後,姚勇來夫妻原本在《中央日報》總社對街的房產則在充公後,被構陷其入獄的安全室主任金賡所得。

而此案真正要整肅的對象蔣海溶下場也很慘,他與其他兩名處長、兩名副處長都被關進牢裡,後來蔣海溶與李世傑都被判處無期徒刑,兩人皆被送到綠島綠洲山莊服刑。

曾經權勢熏天、不可一世的蔣海溶,一度因為蔣宋美齡的關切,被送回台北重審,結果沒想到他也「被聲稱」在獄中畏罪上吊自殺,一代特務頭子落得如此淒涼下場。據說,蔣海溶上吊的那個房間,便是沈嫄璋被刑求致死的那間舍房。

陳文成蔣海溶案史料彙編新書發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史館29日舉辦「戰後台灣政治案件-陳文成案、蔣海溶案史料彙編」新書發表會,由國史館館長陳儀深(中)主持,並邀台大歷史系教授周婉窈(左)、陳翠蓮(右)進行座談。 中央社記者陳秉弘攝 108年12月29日

風行,草只能偃

話說沈嫄璋與姚勇來被捕後,兩人的三名女兒也面臨極大的生活困境。當時大女兒姚小璋是演員,已嫁人。父母因匪諜案被逮後,她的演出機會也受到影響,後來電視台乾脆專門安排她飾演「匪幹」,她在著名的三台聯播連續劇《寒流》裡,就是飾演毛澤東的妻子江青。

二女兒和三女兒當時仍在學,所幸有一名表叔剛好從美國回台灣開了間造船廠,這位表叔不但協助奔走,也供應姚家女兒的學費和生活費。沈嫄璋的二女兒也因此緣故,認識在表叔船廠內的外籍員工,後來兩人結婚後,移居海外。

由於姚勇來仍在獄中,因此沈嫄璋在刑求過程中身亡的消息一直沒有傳到外頭。沈嫄璋的死訊直到幾年後,姚勇來被移監至新店看守所後,獲准與家屬辦理會客時,才告知大女兒。但因為距離下葬已經事隔多年,姚勇來記不得沈嫄璋確切的埋葬處,只記得妻子的墳後面有一名王姓兒童的墓碑。


猜你喜歡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產學鳴笛出題,5G人才解題,共創時代讓新世代順利啟航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5G帶來的低延遲、高頻寬與多連結等特性,在產業上也創造出更多場景應用。但在打造場景背後,存在著不少需要被突破的技術與人才需求,此時,產學合作就成了重要關鍵,由產業出題,讓學生們得以在求學時期就先學以致用,才能快速掌握5G未來的致勝關鍵。

隨著基礎建設的逐步完備,5G頓時成了推動各式產業向前躍進的大浪,即便各式場景都將因5G而進入下一章,但也考驗著當前掌舵手從技術到場域整合的實力,這艘船應該怎麼順著5G浪潮航行,更凸顯產業對「有能力駕馭5G場景應用」人才的渴求。

對此,經濟部工業局也超前部署,為解決未來5G產業人才缺口,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藉由企業對市場敏銳的嗅覺進行出題,攜手學子的創新與創意,以產學合作的方式讓人才有機會搶先跨入實戰場域,不只是學以致用,更能為研究計畫或職涯規劃帶入全新觀點。

今年,有不少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與學生,透過計畫豐富的資源,在各自研究的領域上有了全新體驗。「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經過密集聯繫了解後,找出三所各有特色的學校教授,作為本次訪談對象,其中包括:推動跨域人才的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和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以及專攻天線應用領域的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

資策會教研所_廣編圖表_(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從推薦學生加入「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後,教授們觀察到學生有什麼樣的改變?以及如何以傳道授業解惑的角度帶領同學成長?以下是本次《關鍵評論網》直擊各實驗室教授們對於5G全新世代的見解,也帶大家了解產官學如何方向一致的航行在5G大浪上,發現市場與需求的新契機。

鼓勵學生參與計畫,發揮創意接招產業出題挑戰

Q1:您對於經濟部工業局推動「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看法及觀察為何?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以下簡稱臺科大)呂政修教授:這就像「試婚」過程。產業始終在面臨人才荒,若能藉由產學合作會是個好的開始,透過企業出題,尋求學界支援,讓業界培養未來所需人才,同時學生也能在步入職場前了解市場上正面對的挑戰及自我欠缺的技能,加速未來5G產業的落地應用,特別是也有機會培育出跨域人才,讓5G發展更加多元。

國立成功大學(以下簡稱成大)張御琦教授:我認為這是一個很棒的計畫。我們的學生在台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業師的帶領下,發揮自己課堂所學,捲起袖子動手解決產業提出的挑戰,對技術落地、成本考量以及跨部門溝通都有大幅度進步,這是課本無法提供的寶貴經驗,並且產學合作的計畫中,讓學生能更快了解他們的所學究竟在解決未來5G產業的哪些問題,相當有意義。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以下簡稱高科大)陸瑞漢教授:就我觀察,這樣的計畫能發揮兩個不同價值,其一是率先掌握產業需要的技術研發、其二則是培育產業人才庫。我一直很鼓勵學生在能力可及下多參與這樣的計畫,目的是希望藉由產業合作過程中,減少產學之間的落差,特別是5G產業發展日新月異,需要更有韌性的學習態度才能因應未來各種挑戰。

JOHN421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左起為: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柯承佑執行長、國立臺灣科技大學主任秘書暨電子工程系呂政修教授、國立臺灣科技大學科技管理所黃振皓助理教授。

Q2:「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對未來產業將帶來哪些潛在的影響?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5G產業的應用已不再是單一領域,需要集結跨域人才一同找出解方。當獵戶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願意任用非本科系的研習生時,我想就已成功一半。因為產業需要整合有技術、創意與場域應用等各式人才,透過計畫讓學生能學到跨域知識,同時創造彼此的溝通機會,對未來推動5G產業發展將能激盪出更有創意的火花。

成大張御琦教授:產學合作是串起業界跟學界的橋樑。學生目前所面臨到的產業題目,多半都還是跟製程有關,但當全球都在倡議淨零碳排的此刻,實驗室所賦予他們的能力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有機會導入到產業中,可以說在計畫的推動下,開始讓學生學習多元思考,從不同角度看問題,就能為產業未來的發展注入一股創意活水,創造產業與學界互利、共創價值的生態。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所投入的產業比較專一,就是以天線技術為本位,相比其他應用領域可能需要的跨域人才,這塊所追求的反而是,在本職學能上的實際場域該如何落地應用。因此,在計畫的推動下,我相信能讓學生們更早了解在整個5G產業鏈中,筆電、移動裝置、電動車等不同應用上,天線的設計該如何發揮最佳效益,以求為產業未來發展取得最佳利基點。

陸瑞漢教授

Photo Credit:陸瑞漢教授提供

國立高雄科技大學電訊工程系所天線及微波工程實驗室陸瑞漢教授,分享產業與學界應如何互助合作,開創更多產業發展新機會。

企業靠計畫超前部署,培育5G場域人才應戰

Q3:您認為「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產學合作能如何紓解求才若渴的現象?

臺科大呂政修教授:我們希望能「以戰養才」,而這項計畫相比單點式的競賽而言,更具全面性及前瞻性。透過企業出題讓學生能將實驗室及課堂所學與實務結合,在了解產業問題之前也能洞察自己本職學能的不足,進而誘發學生主動求知的慾望,想必對未來5G產業的人才培育上將有長足的助益。

成大張御琦教授:我們有不少博士生加入這項計畫。過去社會整體氛圍一直對博士生有偏見、認為他們多以學術研究為主要任務,在實務經驗上相對缺乏,但我認為博士生的技術養成是條漫漫長路,同時也為培育未來人才帶來機會:產業能善用博士生的獨立思考和解決問題的能力訓練他們在本職學能上的深化,同時在實驗室研究計畫的時間管理上,也能發揮統御能力,例如掌握好碩士班學弟妹的研究進度,為未來成為管理職做準備,透過計畫是博士生領導力培養的最佳練兵場。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我們已經與川升股份有限公司簽訂MOU,可以見得產業相當積極希望透過產學合作育才、留才。我也告訴實驗室的學生們,市場上不只有一個護國神山,其實還有許多領域值得去關注,並發揮解決問題的能力,所以我不認為市場上真的存在人才荒,反倒是企業應挹注資源與學界合作,儘早培育產業需要的人才技能;而學生也該透過這樣的訓練,找出自己的興趣,提早對未來職涯作出規劃,深度挖掘自己的潛能。

DSC_2623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綠能元件實驗室的同學們一同參與本次訪談,分享自身參與學習經驗。

Q4:您如何看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中,教授與學生其角色扮演的重要性?

臺科大黃振皓教授:學生比我們都還要積極爭取這項計畫的實習機會。對我們來說,學生在其中得到的不只是與業界溝通的能力,也能將經驗帶入研究計畫,並傳承給學弟妹為學習帶來更正向的影響;而作為教授,則是盡量讓學生自由發揮,確保學生在加入計畫後能獲得有系統的訓練,而這項計畫也確實為學生規劃了非常紮實的內容,這也是為什麼我會支持學生持續參與。

成大張御琦教授:技職體系的學生有比較多銜接產業的技能,我認為高教體系的教授應該要站在「鼓勵」的角度出發,讓學生能多參與這類讓學生可近距離接觸產業的計畫,提早培養跨域的技能與接觸相關環境,唯有教授願意放手讓學生嘗試,學生才會在求學過程中找出自己的興趣並學以致用,5G產業的多元性也才能遍地開花。

高科大陸瑞漢教授:身為教授非常贊成學生投入產學合作,但我認為參與計畫不應因噎廢食,反而要懂得學習時間分配,實驗室的計畫、論文的研究及實習的案子,都能帶來不同的學習與腦力激盪,不只是本職學能更是職場態度的磨練,每個角色對學生都充滿挑戰,能為實驗室裡注入活力,學生更應該要感激政府這類的人才培育計畫帶來的學習機會。

DSC_2816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國立成功大學工程科學系綠能元件實驗室張御琦教授與參與「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的實驗室學生。

計畫持續進行,助5G產業揚帆升級

面對學生加入這項「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教授們不約而同地認為從個人到實驗室,學生們都像是脫胎換骨般帶來了全新活力,對於知識的渴求也比過往更加積極,並且讓學弟妹們看見參與計畫帶來的前後改變。正因5G列車已經開始啟動,臺灣作為全球產業鏈中的要角,接棒人才更應持續強化技術量能保有即戰力、並更接地氣,而透過未見歇止的計畫推動,在這個趨勢浪潮上縱使產業發展仍充滿挑戰,但能攜手產官學各方力量,在不同場域中持續磨刀練兵,依舊能為下個新世代在5G產業裡找到自己發揮的舞台與新天地。

▶瞭解更多5G+產業新星揚帆啟航計畫,為5G職涯啟程做準備!

經濟部工業局 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