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中止在南極興建2.7公里飛機跑道計畫,遭批評是應對中國擴張影響力的失策之舉

澳洲中止在南極興建2.7公里飛機跑道計畫,遭批評是應對中國擴張影響力的失策之舉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各界對澳洲決定放棄在南極建造混凝土跑道的反應兩極,一些環境科學家認同莫里森政府的決定,他們認為這項耗資數十億美元的計畫是在浪費錢,且可能導致競爭對手在南極開始進行大量破壞環境的建設競賽。

文:吳宗宜

澳洲宣布暫停南極建設,環保的勝利還是地緣政治的失策?

澳洲環保部長李伊(Sussan Ley)於11月25日宣布,為保護南極洲原始的環境不受破壞,該國將放棄在南極洲科學考察研究基地「戴維斯研究站」(Davis research station)附近建造一條長2.7公里、全年皆可使用的混凝土機場跑道的計畫。

李伊表示:「在進行詳細的環境影響和經濟評估後,莫里森(Scott Morrison)政府將不繼續在澳洲戴維斯研究站旁興建混凝土跑道的計畫,從而保護南極洲的原始環境。」

澳洲最初於2018年5月宣布將修築該設施,作為澳洲南極戰略(Antarctic Strategy)和20年行動計劃(20 Year Action Plan)的一環,澳洲的目標是修建南極洲有史以最大的基礎建設:一條混凝土跑道。

最初評估需至少15年才能完工,該跑道可全年供商用飛機和運輸機使用,並在任何天候下運行,周邊還有其他基礎設施包括跑道照明、塔台和其他建築,以執行空中交通管制和消防等任務。澳洲另也計劃建造一個碼頭和儲存燃料的設施。

目前,澳洲和其他在南極大陸擁有科學研究站國家的飛機,皆是使用冰跑道起降來運送物資,這些跑道只能在特定的月份內使用、操作難度高且嚴重取決於天氣決定能否降落。

澳洲通往南極洲的主要空中航線,是威爾金斯機場冰跑道(由澳大利亞皇家空軍〔RAAF〕的波音C-17以及Skytraders的空中巴士A319提供載運服務),該跑道距離澳洲營運的基地凱西站(Casey Station)70公里,但這條跑道僅在澳洲夏季可以營運,戴維斯研究站則只能在夏季乘坐破冰船,或乘坐南極內部航線的輕型飛機進入。

澳洲的南極計劃便指出,新的混凝土跑道將「提供更可靠、全年通往南極洲的通道,以提高進行一流科學研究和應對緊急情況的能力。」

澳洲環保部長李伊表示,澳洲政府權衡了在極端敏感的環境中建設的成本、潛在的環境影響以及20年建設期帶來的複雜性後,做出了這個決定,並呼籲其他國家同樣尊重南極環境:「所有國家都必須把南極環境置於決策的絕對中心並尊重國際條約。」

她也指出,莫里森政府正在尋找其他方案,以促進、擴大澳洲在南極廣泛的科學和環境利益。

各界對澳洲決定放棄在南極建造混凝土跑道的反應兩極,一些環境科學家認同莫里森政府的決定,他們認為這項耗資數十億美元的計畫是在浪費錢,且可能導致競爭對手在南極開始進行大量破壞環境的建設競賽。

也有論者擔心,新機場和跑道將使南極的人類足跡增加40%,此建設的過程與結果也都可能對企鵝的棲息地造成衝擊。污染、灰塵、噪音和碳排也都是問題,從澳洲南部霍巴特(Hobart)運送材料到此預計需要持續十多年時間、約100次破冰船航行往返,且爆破、整地和建築也將對環境造成相當的影響。

塔斯馬尼亞大學(University at Tasmania)海洋和南極研究所的環境科學家布魯克斯(Shaun Brooks)指出跑道建設預計將使南極洲現有的基礎設施增加40%,這對當地的環境是破壞性和不必要的:「很少有科學家對此充滿期待,這其實更只是一種宣示主權的行為,目的是鞏固澳洲在南極的地位和我們的主張。我認為這很可能變成蚊子館,自1957年以來,戴維斯研究站一直運作良好,且在冬天只有19人使用,針對這樣的研究基地,你要怎麼正當化為它興建數十億美元的跑道的行為?」

曾負責提供該地區補給和郵件的退休物流經理迪莫克(Geoff Dimmock)指出:「我不希望山丘被夷為平地,在環境方面,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先例,而且帶來的效益不高。」

RTX16X6A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擔憂中國勢力在南極擴張,澳洲政治圈批評「大開倒車」

然許多政治人物卻批評該決定,是將澳洲在南極的立足點拱手讓給中國、俄羅斯,澳洲自由黨籍聯邦參議員阿貝茨(Eric Abetz)批評該決定令人極為失望:「我們遺憾地失去了跑道本應提供的壓倒性戰略支援能力,看來這就是政府的最終決定,這也是一個開倒車的決定。我們的任務應該是要確保興建跑道的資金,可以轉化成其他戰略能力。」

阿貝茨強調,澳洲應針對關鍵的基礎建設進行更多投資,以確保國際社會不會懷疑澳洲對南極的承諾:「在中國和俄羅斯在南極迅速擴張之際,我們必須堅守立足點。」

對此,同樣對中國持鷹派立場的新南威爾斯州(NSW)自由黨參議員菲拉凡蒂-威爾斯(Concetta Fierravanti-Wells)也稱,澳洲不應該放棄其在南極的立足點:「面對中國和俄羅斯在南極洲日益增長的的強硬姿態,此舉就是在大開倒車。」

支持該跑道建設的人將地緣政治作為主要動機,強調這是增加澳洲在此區域影響力的一種方式,尤其在近年中國試圖擴大在南極影響力之際。

中國對南極的野心主要著重在日後可能開發的天然資源上,據目前的調查,南極擁有豐富的煤、鐵、石油、天然氣和豐富的海洋資源(如高經濟價值的磷蝦),因此中國雖非南極區域的國家,也極力想在此分一杯羹。

目前,中國已在南極擁有4座科學研究站,其中3個(崑崙站、泰山站、中山站)設立在澳洲聲稱擁有主權的區域內,第5個研究站則預計於2022年建設完成。2018年,中國則宣布在其南極基地附近建造永久跑道的計劃畫,並持續加強在南極的投資。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