叱吒頒獎禮又至,甚麼是好的音樂?

叱吒頒獎禮又至,甚麼是好的音樂?
圖片來源:my903.com 商業電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音樂還是可以從一些客觀的現實分個高低。有關「好」的音樂,我自己最大的衡量是旋律及節奏,講求它要多變,不會安於聽者的想像和預測,一邊聽歌一邊猜到下一個音及節奏,這首歌也難免太平庸。

新一屆叱吒樂壇頒獎典禮將至,目前投票已經進入第二輪。

新認識的朋友知道我是唸音樂後,往往第一句就會問:「咁咩係好嘅音樂?」這些年來解答過無數新知舊雨同樣的問題,認真起來的話實在不能三言兩語就講得清楚,非得觸及樂理、心理、文學、美學不可。況且何謂「音樂」已是非常廣闊的命題,它包括但不限於交響樂、流行音樂、傳統音樂,甚至泛指一切聲音,當中怎個分辨?慶幸提出這問題的朋友都是對音樂抱好奇態度的普通人,我一般會用流行曲作例,但求言簡意賅,皆大歡喜地完結這話題。

首先,我們認為一首音樂好聽的這種感覺,本身是非常主觀及個人的想法,同一個旋律,一樣的歌詞,對你我而言都有不同的色相。美學大師朱光潛(1897—1986)就曾如此說明相同的音樂在各人心中的理解都是不同的:

這個人說起它喚起許多良辰美景的聯想,那個人說它引起柔和、悱惻的感情,另一個則誇獎它的抑揚開合、佈置得最周密、最完美。各人所見的美不同,於是音樂的美究竟何在,遂成為美學上的最大疑問。

我又且先不拋書包,說起叱吒頒獎典禮,就用MC $oHo & KidNey剛榮登Chill Club推介榜冠軍的《係咁先啦》做個例子。同一首歌,聽眾或是踏上北大嶼山公路啟程離開香港的人們,或是剛送別故友的留港者,又或者是與摯愛分隔一個大洋的愛侶......明明是同一首歌,竟教人浮想聯翩,各人聽起上來的感受都是不同的。所以,如何定義一首「好」的音樂,是牽涉很主觀的情感,一個人覺得它唱到心坎中,好聽就是好聽,旁人無從置啄。

當然,音樂還是可以從一些客觀的現實分個高低。有關「好」的音樂,我自己最大的衡量是旋律及節奏,講求它要多變,不會安於聽者的想像和預測,一邊聽歌一邊猜到下一個音及節奏,這首歌也難免太平庸。舉個例子,為甚麼「大叔的愛」主題曲《突如其來的心跳感覺》聽起上來彷彿真有種心如鹿撞的感覺?這是因為一開頭連續四小節的鼓點前奏全部打在強拍上,但當Anson Lo唱完「隨視覺瞬間對望」之後,全部歌詞即褪後半拍,在弱拍唱出,聽眾就這時會心想「咦,點解會咁嘅?」原來一開始的前奏是要令我們對節奏有個假設,當聽眾打算一直跟著前奏的強拍來律動之際,方發現主歌歌詞都落後半拍,一路到副歌「心跳也因此震動過」,主唱的歌詞才回到強拍上。縱觀全曲,鼓聲一邊在強拍上穩定地輸出,但主唱大部份的歌詞卻在弱拍上,兩線條錯摸不停,時而卻又偶有交合的地方,心如鹿撞的效果就此表達出來了。

我的一個宿友,才華洋溢,有天我們決定來個小遊戲,隨機播放前奏,她眼珠靈動,僅聽約莫一兩秒就能猜出是甚麼歌:「這首是《幸福摩天輪》⋯⋯剛才播的是《單車》⋯⋯」宿友固然是個能人,但我想說明的是歌曲並不只有旋律及歌詞,一首好歌之所以是好歌,當然是連細微處也力臻完美。旋律及歌詞固然畫龍點睛,但前奏、間奏、連接段、尾聲這些純器樂的段落看似如同雞肋,甚至慘成播放音樂時從進度條滑過的對象;一些粗製濫造的「K歌」還往往在主歌後直接略去前副歌,直奔副歌。然而從這些樂段的配器(用上甚麼樂器)、聲音(特別的有如廣播、天氣聲效)、和弦(進行、轉位、轉調)及編排(主副歌重複次數、間奏和連接段在哪裡出現等),都可見編曲及製作的匠心獨運,賦予一首好歌獨特之處,讓人一聽便曉,哪管歌詞甚至未曾唱出。

312wd-kDGpL__SX322_BO1,204,203,200_
Photo Credit: Routledge

最近在看一本名為《創作—表演—接收》(Compositon–Performance–Reception)的好書,一首作品寫得好、演繹也精彩了,但仍需看有無人為它賣帳。「好」的音樂由主觀與客觀來界定,我卻始終認為前者佔的因素最大,所以也不會野人獻曝,弄出一個排行榜般的花樣。好的音樂,交由無數主觀的人們用手上一票來試煉,來賣帳,也是一年一度賞心悅目的樂事。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