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讓彭帥「表演自由」,比「被消失」還要可怕

中共讓彭帥「表演自由」,比「被消失」還要可怕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女網名將彭帥的一條被刪微博掀起驚濤駭浪。一起中國國內的性侵指控——雖然性質足夠嚴重,而且兩位當事人都不一般——最終竟演變成國際事件。政論家鄧聿文認為,從中足見中共體制的荒謬。

文:鄧聿文(政治評論員,獨立學者,中國戰略分析智庫研究員兼中國戰略分析雜誌共同主編)

中國網球名將彭帥指控中共前政治局常委張高麗性侵一事,由於彭從公眾場合的消聲,讓國際社會特別是網壇擔憂她的人身安全。「彭帥在哪裡」成為網壇的呼喚。

在強大的國際輿論壓力下,官方前些天安排彭帥同國際奧委會主席湯瑪斯・巴赫(Thomas Bach)進行30分鐘的影片通話。根據奧委會的聲明,彭帥接受了巴赫在北京冬奧會前和其共進晚餐的邀請,也表示「她在北京的家中很安全,但希望她的隱私在這個時候得到尊重。所以她現在更願意和朋友及家人在一起。」

此次影片通話,或許會使近期國際社會對彭帥的關注熱度有所降溫,但它無法打消人們對彭帥是否有行動自由的疑慮。因為凡對中共體制有常識瞭解的人都清楚,彭帥在通話中向外報平安的這些話,很可能不是出自其本意,即使是她的真實表達,也是得到官方許可的。

在國際網壇為彭帥發聲後,中國官媒早先公佈了一封據稱來自她的電子郵件,該郵件稱幾週前提出的性侵指控是不真實的。「我沒有失蹤,我也沒有不安全」、「我只是在家休息,一切安好。」郵件或許是彭帥自己發出的,但郵件的內容一定是官方擬定的。

這是一個失敗的對外公關,因為沒有人敢這樣拿個人名譽以及他人名譽和道德開「玩笑」,何況彭本人就是知名的網球運動員,事件更涉及中共權貴,她即便再糊塗,也清楚這其中的政治風險。

權力的傲慢

此次公關的失敗,反映了中共對權力的傲慢和對外部世界的遲鈍,它不明白它要回應的對象是國際輿論,因此不但未能消除人們的疑慮,反招致更大的質疑和對彭帥命運的擔憂。此後,雖有彭帥在北京青少年網球決賽開幕式以及在一家餐館用餐的影片放出,但這充其量只能證實,官方尚未完全限制彭的行動自由。

對一個公民指控前常委性侵之事,要中國官方不對她採取措施,限制其自由是不可能的。

一般來說,當一樁醜聞上升成為公共事件,引發輿論廣泛關注後,中共一開始的做法不是去解決問題,而是去解決那個引爆問題的人。

但鑑於彭帥本人的國際知名度,又是受害者,官方也許不會像對待一個無名者那樣完全把她控制起來,在行動上可能不會對她完全限制,然而在對外發聲上一定會嚴加管控,會通過各種方式做她的「思想工作」,甚至以其職業生涯作威脅,以國家利益的名義要求她不能對外繼續放話或放料,或者做其他官方不樂見的事,以免被國外「反共反華勢力」利用,作為攻擊中共和中國的把柄。如果不得已要回應外面的質詢,也必須按照官方的劇本去做。官方的此種操作,人們是完全可以想像到的。

權貴醜聞到國際事件

彭張之間的事情本是她倆的私人隱私,是後者的個人醜聞,這種事嚴格來說在任何制度任何國家都難於避免。而基於兩人的身份,公開後要想不引人注目不可能,但對一般民眾言,他們也就是把它當作茶餘飯後的談資而已。

看多了中共官員的情婦現象和不正當男女關係,民眾對此類性醜聞的免疫力也提高了很多。儘管彭帥對張的指控發生在中共六中全會召開前夕,可能會讓中共和習近平有些難堪,但也僅此而已,用不著如臨大敵。

不過也許是時機的巧合,更多是這個體制本身在處理此類事情的無限上綱,讓中國官方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和心態去面對它的輿論擴散效應以及外部的質疑和對彭的聲援。

從個體來說,專制政權下的官員也許都不笨,可由這些官員組成的這個體制,它的神經卻很脆弱,不出事則已,一旦出事特別是涉及一定的層級或人物,那根鬥爭的弦就繃得緊緊的,生怕有人做文章、搗亂,想方設法利用權力和專政工具把事情壓下去,對要討公道的當事人或者事情的受害者,限制其人身自由。

彭帥事件演變成現在這樣,一定會被中國官方當作國安案件來處理。中共會認為,國際網壇威脅將比賽撤出中國,是在配合國際「反共反華勢力」演出,後者聲援彭帥,操作彭帥消失話題,目的要醜化中國,施壓西方國家抵制將要召開的冬奧會。可以說,從國安角度看待外部的反映,對事情的處理就變得剛性和僵硬起來,這就使得中國官方此回在回應國際網壇質疑時,顯得笨拙和遲鈍。

彭帥是讓人同情的,同情於她作為一位具有國際知名度的網球名將,仍免不了淪為中共權貴的玩物;同情於她投注了一份真感情給中共權貴卻得不到她想要的愛,因為這個男人囿於他的身份就算真喜歡彭,也不可能和她結合,給她幸福的生活;同情於她在事情被公開後,只能被動地接受輿論的檢視和權力的擺布。

好在北京冬奧會即將舉行,國際網壇和輿論對她的聲援,使得中共不能不有所忌憚,從而對彭帥的人身自由和安全,不敢過於設限,否則,很可能像其他觸動中共敏感神經的名人一樣,要「消失」一段較長時間。

就此而言,彭帥或許比那些「被消失」的名人要幸運一些,然而,從全社會的角度看,當彭帥按照官方的要求和編排出現在公眾場合,表演自己沒有受限的「自由」和人身安全時,其實比她的「被消失」或諸如有些人的「電視認罪」,更讓這個社會感到害怕。因為無論是「被消失」還是「被認罪」,對那些有分辨力的人而言,它從形式上就讓人覺察體制的荒謬和邪惡。

但是,「被自由」卻具有相當強的欺騙性,明明這個人被背後的一隻手控制著,可他或她向外展示的,是看起來很自由,沒有受控,這使得想為她發聲的人或力量,無處著力。從而,用形式上的「自由」,遮背了本質上的控制,讓人難以識別體制之惡。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