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C對「萬年頻道」和「52台黑頻」長期不作為,電視頻道永遠「富者恆富、貧者越貧」

NCC對「萬年頻道」和「52台黑頻」長期不作為,電視頻道永遠「富者恆富、貧者越貧」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NCC針對打破「萬年頻道」的作法,無論是「大區塊化」或是「重排頻道屬性」,都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從這種「萬年頻道」的舊習,到NCC對「52台頻道」的空頻現象的漠視,都是毫無作為的表現。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理應是我國主管「電信通訊」和「廣播電視」等事業的政府機關,並在有關事業的管理上保持行政中立,並維持法治與市場上的秩序,這是成立NCC的宗旨;此外,NCC除了作為相關事業經營者與觀看消費者之間的守門員角色,更需要發揮積極改善媒體環境的監管功能,並依據形勢環境變化調整出符合從業者與消費者「雙贏」的模式。

台灣是言論自由的國家,多元的媒體環境,在符合法令與新聞製播專業的前提下,NCC的責任與角色相當重要,尤其有線電視本來就是具稀有性、壟斷性的媒體資源,NCC固守「電視台執照」的審查同意權,自然是主管廣播電視事業的基本職能,但對於「萬年頻道」及「收視分潤」卻一直沒有發揮主管機關該有的功能,這樣「以拖待變」的「行政不作為」,恐怕對整體媒體環境的改善毫無幫助,更遑論付費觀看的消費者權益,也如同「行政怠惰」下的犧牲品。

NCC的漠視,讓「萬年頻道」劣根難除

NCC在專業領域的原則上具備超然的權力,也透過公權力來擬訂符合市場競爭與社會公益的各種政策,並非只有在「發照」時才有官威。不過,NCC卻長期對國內媒體生態沒有作為,毫無大破大立的勇氣,又談何改革與精進的願景,恐怕有失國人對政府公權力的期待。

以「萬年頻道」的問題來看,系統業者與頻道經營者的既得利益關係,自然有其「共生」的必然性,但是NCC怕得罪的心理或囿於行政慣性的思維,這會讓自由競爭的市場出現「劣幣去除良幣」的結果。

從新聞台來看,依照「新聞專業」及「新聞自律」的公益意義,去年將不良的新聞台下架,確實讓外界看到NCC的有所作為,但是出缺的「52台頻道」空頻現象仍未完全補滿,台灣至今仍有部分地方系統是「黑頻」狀態,儼然無視消費者的權益。

從消費者的角度來看,收看正確的新聞報導本是理所當然,這在新聞專業製播及其自律便可客觀要求,然而,過去以來,頻道幾乎固定不變的狀態下,「黃金區塊」一層不變,少數電視台經營者不重視播出內容的品質,好的頻道位置卻有著重播率高的問題,因為佔住了好位置就能獲得穩定且龐大的廣告收益。

nujdlc46fty8delarg1h7jvecfye8c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然而,這不但讓部分有線電視的系統業者感到不滿,更加劇收視分潤的不合理性,而消費者也僅能被動收看猶如打開電視的「垃圾時間」一樣,類似的問題積累已久,卻沒看到NCC出手整頓,難道是因為牽涉太多利益,NCC選擇自保不願蹚渾水?從過去「萬年頻道」的舊習,到NCC對「52台頻道」的空頻現象,都能顯見漠視與毫無作為。

黃金區塊如市場壟斷,誰顧消費者權益?

過去NCC針對打破「萬年頻道」的作法,無論是「大區塊化」或是「重排頻道屬性」,都只聽樓梯響不見人下來,少數壟斷的問題根本沒有解決,這對許多努力製播及正派經營的業者來說根本不公平,沒有一個公平競爭的遊戲規則,也難怪乎部分頻道經營者礙於現實難以「正常經營」。

此外,正因為進入「黃金區塊」根本等於綁定「廣告收入」,而廣告幾乎占了有線電視頻道收入來源的六成以上,換言之,在「萬年頻道」的限制下,沒有進入有限的「黃金區塊」根本難以生存,但是NCC用同一個標準來去規範所有頻道,「起跑點」不同導致市場競爭更不公正。

5G資費遭質疑吃半飽  陳耀祥:台灣相對低廉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主委陳耀祥

NCC應當有所作為,尤其要訂立符合競爭公平及維護權益的市場環境,「萬年頻道」讓「黃金區塊」的市場壟斷現象更嚴重,沒有合理且符合各方利益的收視分潤機制,那麼電視頻道將還更會是「富者恆富、貧者越貧」,至於消費者的權益也難以維護。

在少數壟斷的狀況下,掌握頻道猶如權力的機器一樣,決定觀眾收看的內容,但是在缺乏合理的頻道安排機制、利潤分配模式,那麼消費者「收看」的選擇有限,這不但不是「顧客導向」的現代企業經營思維,NCC的漠視更讓「萬年頻道」的媒體托拉斯情況更加嚴重。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