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嘉瑜記者會談家暴事件:自己識人不明很蠢,希望我是最後一個受害者

高嘉瑜記者會談家暴事件:自己識人不明很蠢,希望我是最後一個受害者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檢察官了解案情後,認定林男還涉嫌私行拘禁、強制罪,犯罪嫌疑重大,加上住在飯店,有「居無定所」有逃亡及串滅證之虞,已被拘提到案。

高嘉瑜民進黨立委高嘉瑜昨(30)日遭媒體爆出遭男友林秉樞家暴,震撼社會。今天一早高嘉瑜在律師陪同下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對外說明;她表示自己從沒想過會遇到這種事,回想起家暴過程啜泣不止,覺得自己很蠢、很丟臉,但因為曝光後陸續有其他受害者出現,因此她決定對林秉樞提告。林秉樞也已經遭到警方拘提到案。

高嘉瑜談家暴過程哽咽:我識人不明很抱歉

今天一現身,高嘉瑜就先說「對不起,讓大家擔心了」,她表示因為從事情發生到現在,收到很多朋友很多人擔心、關心,她沒想過自己會成為社會新聞事件的主角,當下第一時間非常驚慌失措、害怕,因為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況,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高嘉瑜說,直到昨天被媒體曝光,她才知道受害者還有很多,原來林秉樞對交往過的女友,都曾用類似恐嚇脅迫的手法,她也在林的手機裡發現很多其他女性的照片、影片等資料。

「很多人都說我是立委,我怎麼還會遇到這種事情?如果我只是最後一個受害者還好,但是原來過去有很多被她傷害的人,但是都被迫隱忍或被迫和解而不敢出面。那如果連像我這樣有很多人支持、關心,有資源的人......如果我是最後一個受害者,那應該也算是有一點貢獻。」

回應媒體詢問事發經過,高嘉瑜描述,當晚在飯店房間時,因為發現前男友(其辦公室助理馬文鈺)傳小孩照片給她,請她幫小孩買東西,林秉樞看到因而暴怒,拉著她的頭髮拖行她,並暴打她,還勒住她脖子,她當下滿嘴是血,一度覺得自己可能快要死了。但因為她的手機被林拿走,甚至用來發簡訊、發文章和傳資料,她無法對外求救。

雖然林秉樞有請飯店房務拿冰塊來讓她冰敷,以及讓她擦藥等,但飯店都沒有發現有什麼奇怪的地方,她表示,這種親密關係暴力的感覺真的是身不由己,非常無助。

高嘉瑜表示,可能過去在媒體面前,她一直都是呈現比較正面陽光的形象,發生此事,她覺得很丟臉、很難堪,身為公眾人物,不知道該怎麼處理,也不敢讓家人知道,講到家人高嘉瑜一度哽咽無法繼續言語,「我識人不明,很抱歉,我覺得自己真的很蠢。」

高嘉瑜也坦言,自己可能過去一直都被保護的太好,所以沒想過會遇到這種狀況,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原來壞人很多,所以第一時間也沒有處理得很好。她和林秉樞在去年選立委時認識,開始有密切聯繫半年多後交往,但她不清楚對方住在哪,也是後來才知道,原來對方隨身帶錄音筆,兩人每次對話都被錄音,甚至對方握有很多她的照片和影片,有些是偷拍的。

有媒體問及,為什麼被脅迫之後還是去參加對方母親的告別式?高嘉瑜表示,自己因為日前也曾到醫院探望林秉樞的母親,後來母親過世,她還是盡一份心;而且林秉樞也要求她在告別式當天要全程在場,她當時心想不要再激怒對方,所以等到事情結束,再來處理。

另外高嘉瑜也提到,兩人交往不久後,她就發現林秉樞經常會暴怒,會逼她下跪道歉等,還會強調自己在政治圈、企業界和學界都有人脈,如果不按照他的意思做,就要發動網軍來發謠言等。因為她其實較少參加這類應酬,資訊不對等下她也很難查證、並抵抗這些脅迫。

而且對照其他受害者的說法,高嘉瑜也發現,林秉樞的話術手法,對待女性的招式看起來都如出一徹,包括強調自己人脈很廣,長期有在服用身心科藥物,有重度精神分裂所以法律拿他沒辦法等。很多女性都隱忍,比她更弱勢的女性被脅迫後,更加孤立無助。

對於昨天晚上有網友爆料高嘉瑜前男友馬文鈺到林秉樞的母親告別式上「鬧場」,高嘉瑜辦公室昨晚也發出聲明澄清,高嘉瑜今天則解釋,馬文鈺知道她被脅迫後很生氣,要求對方一定要交出或是銷毀照片影片,後來只是到告別式上將一些文件請殯喪人員轉交給林秉樞,並沒有「鬧場」這樣的情況。她並感謝馬文鈺「為她出面」,並強調小馬是她從學生時代到議員、立委,政治上的幕僚,「他一直都對我很好,沒想到,我分手後交到的男友是這種人。」

律師:和時間賽跑,已對林男提告

高嘉瑜的委任律師表示,昨天一整天都在和時間賽跑,他也強調,高嘉瑜內心也是天人交戰,因為平常看委員在節目上侃侃而談,但這是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牽涉內容又非常敏感,第一時間本來是到派出所做傷害提告,但因為後來有越來越多被害人都有聯繫,發現加害人不是那麼單純,因此高嘉瑜在一番天人交戰後決定面對,挺身而出來提告妨害秘密罪等。

已經對林男提告傷害、妨害秘密罪,檢察官了解案情後,認定林男還涉嫌私行拘禁、強制罪,犯罪嫌疑重大,加上住在飯店,在法律上會被認為是「居無定所」有逃亡及串滅證之虞,因此檢察官昨日深夜向法院聲請搜索獲准,交由板橋分局執行,警方今凌晨在板橋馥都飯店將林男拘提到案,並查扣疑有女性私密影照的手機、隨身碟等物品。

新北地檢署今天早上也發布新聞表示,緊急聯繫高姓被害人於昨天(30)晚上8時30分許至新北地檢署製作筆錄,近1個小時筆錄完成後,高姓被害人對林姓被告提出傷害、妨害秘密等告訴。

檢方說,檢察官認為林秉樞涉嫌傷害、妨害秘密、私行拘禁、強制等罪,犯罪嫌疑重大,且有搜索必要,而檢附相關卷證於昨天深夜10時20分許,向新北地院聲請搜索,法院於深夜11時25分許核准搜索票。為避免證據滅失及被告逃亡,且情況急迫,檢方深夜23時40分許指示板橋警察分局長劉炯炫、偵查隊長陳盈元帶隊,今天凌晨1時50分在板橋馥都飯店,將林秉樞拘提到案。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