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評】《金邊白樓青春夢》:小人物何以做夢?柬埔寨都市青年的夢想與幻滅

【影評】《金邊白樓青春夢》:小人物何以做夢?柬埔寨都市青年的夢想與幻滅
《金邊白樓青春夢》劇照。Photo Credit:金馬影展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邊白樓青春夢》是一部具有導演自傳色彩的電影,導演寧卡維曾經在從小生活的家園(也是一座白樓)在面臨拆除命運之前以攝影機紀錄建築的美麗。對導演而言,面對都更所帶來的問題也曾經是他所困擾的狀況之一。

無限延展的迴廊張貼著各種都更傳單與搬家廣告,開門見山地說明了這棟建築以及建築裡的人在不久的將來需要面對的命運。桑南(Samnang)雖然是建築裡的居民,但是臉上絲毫看不出搬家的焦慮。此時此刻,他的心思依舊全都傾注在舞蹈的夢想之中。「請您保佑我們贏得舞蹈比賽。贏得比賽之後,我會以一隻雞和七種水果來還願。」年輕的桑南向家裡供奉的神明許願,期盼獲得神明的助力,使他與同伴得以順利完成在節目上表演舞蹈的夢想。

被時代洪流沖刷的都市小人物:何以做夢?

金邊白樓青春夢》故事軸線圍繞著桑南(Samnang),講述了他與兩位朋友托(Tol)與坎哈(Kanha)夢想登上電視舞台,以及他所居住的建築面臨都更的故事。身為都市裡的小人物,桑南在擁有與失去之間擺盪,也在懷抱新價值的同時留在舊的觀念裡生活。急速現代化的社會,肆意揮灑的青春,桑南、托與坎哈這些柬埔寨都市青年與世界許多地方的年輕人一樣,面對著各種來自於生活、前途、關係等面向的課題,也需要在夢想與現實之間妥協。

電影裡桑南、托與坎哈三人曾一起為夢想而努力,除了練舞之外,也時常在活動上表演。不過這樣的情況直到托舉家搬遷到法國、坎哈結交女友之後便嘎然而止。夢想宣告幻滅,友誼產生改變,曾經三人在金邊的夜色裡騎著機車,在霓虹燈的襯托下散發著青春獨有的爛漫與躁動。那段曾經一起泡妞的日子已走遠,而回憶則因為現況早已改變而顯得珍貴。

桑南居住的白色大樓(white building)因為都更的緣故面臨了被拆遷的問題,但是由低收入的臨時工、藝術家和前公務員組成大樓社群卻始終無法在賠償金額上達成全體共識。身為社群發言人的桑南父親,為爭取更高額的賠償金來回奔波,也為自己即將失去久居家園而煩心。他拒絕觀看桑南拍攝家園拆遷時的攝影作品,也迷信傳統療法可以治療腳上的傷口。然而他的堅持卻在最後直接導致左腳小腿被截肢,彷彿受到一記重拳,提醒他必須接受在他生命中出現的新事物。

夢想幻滅、失去久居的家園、家庭與友誼關係產生變化,桑南、家人與友人在無法完全掌控命運的情況下,必須承受那些失去與被迫失去的惆悵與無力感。他們還能做夢嗎?桑南在電影的最後一個鏡頭給了他的答案。他在當下往向遠處。那是他決定回到城市生活之後的樣子,在迷惘中對未來仍然保有期待。

高速變化下的慢鏡頭:消逝的夢想、家園與青春

整部電影的節奏較為緩慢,仿佛是娓娓道來桑南的處境,與柬埔寨社會的高速變化、以及事件本身發展速度形成強烈對比。導演寧卡維在劇中穿插具有迷幻色彩的鏡頭:明明是一起前往,卻在加油站看到友人隻身前來的場景、登上柬埔寨知名電視選秀節目表演精彩的街舞、在父親截肢之後卻以原來的樣子,身著西裝在長廊裏走動。這些白日夢般的場景以實際情況混雜虛構景象,像是揭露了桑南對友誼、夢想以及家人的未來想像與渴望,形成魔幻寫實的效果。

導演以三個不同章節區分電影的發展進程,也就是「白屋」、「神龕」與「雨季」,分別對應了電影所要討論的三個核心主題:家園、信仰與關係。「白屋」,也就是白色大樓(white building)是1950-1960年代之間柬埔寨邁向現代化的產物,既承載著桑南、兩名友人與家人的美好回憶,也是桑南一家希望能夠守護的地方。

「白色大樓」是柬埔寨施亞努國王(Norodom Sihanouk)上任之後,推動柬埔寨國內各項領域的重大改革,其中包括興建公共設施、紀念碑與建築。由於金邊市的人口高速增長,施亞努政府在1960年代開始在城市內興建低成本的公寓大樓,也就是白色大樓(white building)以解決市民的居住問題。這些白色大樓由柬埔寨建築師魯班·哈普(Lu Ban Hap)和俄羅斯建築師弗拉基米爾·博迪安斯基(Vladimir Bodiansky)共同設計,是柬埔寨1950年代之後興建的現代化建築群之一。

「神龕」原為宗教場所,在電影裡則是影射了白色大樓作為他們心靈港灣的地位。而「雨季」則是桑南家庭關係的寫照。桑南一家在搬離原本居住的白色大樓之後住在非市中心地區,他們的家庭關係因為桑南想要前往城市發展又再次產生變化。

白色大樓與桑南的生命經歷之間仿佛具有不可切割的紐帶。隨著桑南的舞蹈夢消逝,原已汙跡斑斑的天花板上滲出更多水漬,雜亂無章的石膏品上更是長滿了黴菌。他的父親也是在此時感覺到腳趾不適,並隨著拆遷時間的推進而變得更為嚴重。

此外,更多隱喻被導演埋藏在電影各處,像是天台上最終因意見分歧而無法達到共識的會議,即是社會的縮影。托法國表哥寄過來的品牌鞋子則是驗證了馬克思筆下「異化」的現象,也就是雖然柬埔寨各處雖設立了品牌鞋子代工廠,但是勞動者們仍舊無法佔有自己的勞動成果。

這些在電影中出現的社會縮影不只是柬埔寨的寫照,而更是其他高速發展都市中可能會出現的情形。

致敬青春的詩:一部帶有自傳色彩的電影

《金邊白樓青春夢》是一部具有導演自傳色彩的電影,鏡頭之下導演更像是在紀錄一段真實的經歷。從角色名字到經歷,部分內容與導演本身的經歷吻合。導演寧卡維曾經在從小生活的家園(也是一座白樓)在面臨拆除命運之前以攝影機紀錄建築的美麗。對導演而言,面對都更所帶來的問題也曾經是他所困擾的狀況之一。而故事主角桑南(Samnang)或稱南(Nang)則與導演的名字寧卡維( Kavich NEANG)有相似之處。

還有一個令人驚喜的是,著名的中國獨立電影導演賈樟柯也是導演《金邊白樓青春夢》的聯合製片人。也難怪如此,因為導演寧卡維以小人物以及真實經驗作為電影主軸,本身就與賈樟柯導演所關注的面向相似。無論如何,從這部電影中,我們都絕對可以感受到脫離紅色高棉政權陰影的柬埔寨已逐漸恢復了生機。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杜晉軒
核稿編輯:吳象元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