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關於中華職棒第六隊的陳腔濫調:如果有人再提起「廣島模式」,請你重重一巴掌給他下去

那些關於中華職棒第六隊的陳腔濫調:如果有人再提起「廣島模式」,請你重重一巴掌給他下去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華電信在最近又成為蔡其昌會長和高雄市陳其邁市長全力推拱的第六隊球團,他們對投入運動產業有極高興趣,不管是贊助選手及團隊、贊助重大運動賽事、或是直接轉播運動競賽上都沒有缺席,但是要從贊助商跳下來變成一個球團的經營者,作者認為這段路沒有會長和市長想像中容易。

毫不令人意外,中華職棒大聯盟正規球季一結束,蔡其昌會長馬上又敲起了第六隊這面大鼓;是的,第六隊非常重要,不光只是因為球隊越多越好,而是因為單數球隊所造成的失衡賽程,真的讓大家都非常困擾,但是從會長上任時的宣言一直到現在,成立第六隊這件事到底有了多少進度?

關於最近的第六隊議題,我想把一些討論要點分成「有點進展」、「老調重彈」、還有「更多問號」三個面向來討論;但是在繼續下去之前,請容我再一次提醒大家,這年頭如果有人在討論新球隊時再跟你提起「廣島模式」,請你重重一巴掌給他下去,把人打醒永遠都不會太遲,謝謝。

有點進展:有興趣加盟的「3+1家企業」變成有名有據的中華電信

中華電信在十月份開始成為蔡其昌會長和高雄市陳其邁市長全力推捧的第六隊候選人,這幾天更是新聞不斷;過往紀錄確實顯示中華電信對投入運動產業有極高興趣,不管是贊助選手及團隊、贊助重大運動賽事、或是直接轉播運動競賽等等,中華電信絕對不是硬生生被政府拉出來揹鍋的無辜企業。

中華電信有資金有歷史有規模,和中華職棒也有豐富的合作經驗,從多年以來的明星賽投票到今年臺灣大賽的冠名,中華電信絕對是中華職棒熟悉的老朋友,但是要從贊助商的身分轉身跳下來變成一個球團的實際經營者,我想這段路沒有會長和市長想像中容易。

特別是自從中華電信浮上檯面以來,我們看到的都是蔡其昌會長說「中華電信在等修法3讀通過」 、陳其邁市長說「中華電信對澄清湖非常滿意」等等說法,這些都是「經過轉述」的第二手消息,完全沒有中華電信的官方發言,也是值得令人深思的地方。

從味全龍隊起死回生之前就開始關心加盟問題的球迷們,一定記得崇越集團、麗寶集團、大魯閣集團、綺麗珊瑚、澳洲棒球聯盟等企業機構,這些都是曾經公開說過對加盟有興趣、或是曾經被聯盟列為遊說目標的企業,結果最後都不了了之;如果這些曾經「大感興趣」的加盟候選人最後都無疾而終,那對於中華電信我們怎麼可能會樂觀?

今年年初我問過的事,現在可以直接替中華電信問一下中華職棒大聯盟:

憑什麼在這受到疫情影響的諸多限制之下,在這全球景氣衰退的蕭條之下,為了你中華職棒大聯盟希望有一支第六隊來平衡賽程,中華電信就必須組一支球隊來成就你的圓滿?為什麼中華電信就必須配合你的加盟條件,非要弄一支球隊來和其他五支企業集團一起出錢賠本?

中職澄清湖球場開打 陳其邁賽前發鳳梨
Photo Credit: 中央社

老調重彈:硬要高雄、產業條例的誘因

說穿了,聯盟和中央聯手造勢非要把第六隊擺在高雄,其中的政治意義不言可喻;然而過去幾年中華職棒大聯盟苦苦哀求各大企業加盟而不可得,現在這種時候更加應該把加盟條件放寬,而不是連一支球隊都還沒談到,就先明著暗著做出硬要「第六隊在高雄」的形勢,這是完全不符合常理的。

聯盟要去邀請、鼓勵、甚至請求中華電信或其他企業成立新球隊,卻還要提出落地高雄這個附帶條件,這怎麼說都說不過去;對這個聯盟來說,到底是「成立第六隊」比較重要,還是「第六隊在高雄」比較重要?如果是後者,那我看這件事就再也別談。

至於蔡其昌會長開口必提的運動產業發展條例第26條之2,所謂「就是捐100萬,可以抵250萬的稅額,讓企業界有更大誘因,來支持體育運動」,我必須說現在雖然有了進展,但實際效益有限。

今年一月教育部對該案的書面回覆是「仍須與財政部進行研商」,但最近蔡其昌會長卻透露該法案已經到了「這一、兩周就可三讀通過」的地步,這算是最大的進步;然而我認為把第六隊的成立和這個抵稅條文綁在一起,要政府來幫忙職棒球團少虧損一點,這就是一件再荒謬不過的事。

職業運動說到底就是一個簡單的商業行為,經營得好就賺錢,經營得不好就賠錢,不管任何事業都一樣;那憑什麼現在必須由政府修法來減免職業運動球團的稅負、來降低企業虧損的額度?

蔡其昌會長是明白人,知道「企業投入職棒要虧錢,且不是短期虧」,所以他認為如果能幫企業少賠一點錢,企業就會願意成立球隊;但我的立場也一直沒變,我認為如果臺灣這個市場養不起職棒聯盟而必須看它倒閉,那就讓它倒閉沒關係,這是大家共同造成的歷史共業,大家一起承擔而已。

這個法條的修改沒有問題,我也認同企業贊助體育必須有更友善的環境,我同意企業贊助學生運動應該獲得更多稅務減免,我也同意贊助各類型比賽應該獲得更多稅務減免,但是贊助職業運動這樣百分之百的商業行為,卻需要政府用高額的稅務減免來當作誘因,這就讓我滿頭問號了。

我必須說,在提到這條抵稅條文時,就連現有的五隊當中都有球團人員表示「職棒有許多強大的邊際效應,不是只有金錢數字而已」,如果成立一支新球團只用營利與否來做為評量條件,那臺灣永遠都不會有新球隊。

更多問號:中職擴編球隊制度

最後要說到中華職棒現有的新球隊加盟條件, 如果未曾修改的話,主要條文應該是以下這幾條:

  • 加盟金新臺幣一億兩千萬。
  • 保證金新臺幣三億六千萬。
  • 地方棒球振興基金新臺幣一億。
  • 母企業成立五年以上、資本額新臺幣五億以上、臺灣法律認證的股份有限公司、非臺灣籍不得持有資本總額的49%以上。

這些相關條件對中華電信這樣規模的企業體來說都不是問題,但是中華電信有沒有意願要投入這樣的資源,這才是最大的關鍵;起死回生的味全龍隊清楚告訴我們,前述這些條件只是擺在檯面上的入場券而已,之後擴編選秀要付的保護費,以及球團建構所需要付出的各項投資,那才是年復一年沒有終點的長期付出。

味全龍隊一路走來跌跌撞撞,到現在才勉強站穩了腳步,而這還是一支有著悠久歷史和不滅龍魂的老牌球隊;中華電信要怎麼從無到有生出一個職棒球團、怎麼熬到真正成為在聯盟具有競爭力的一份子,恐怕要看看更多其他球隊的例子,才能有準確的評估。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