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來接收360萬敘利亞難民的土耳其,社會與情緒都已經開始疲乏

10年來接收360萬敘利亞難民的土耳其,社會與情緒都已經開始疲乏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聯合國難民署統計資料中的全球敘利亞難民,共有680萬,也就是說,有超過半數敘利亞難民在土耳其境內。在這10年期間,敘利亞等鄰國難民的長期滯留,以及敘利亞內戰的延宕,讓安卡拉當局面臨頗為嚴峻的挑戰。

位於靠近敘利亞邊界的城鎮基利斯(Kilis),就像其他許多土敘邊界城鎮一樣,自敘利亞內戰爆發以來,就不斷湧入來自敘利亞的難民,這些難民潮甚至瞬間讓這座城鎮的人口暴增1倍;然而至今為止,基利斯居民及首長面對大量湧入的敘利亞難民,在反應上卻呈現一個鮮明的例外

早在2016年,基利斯的敘利亞人口(12萬)就超越了土耳其人口(9000),但在這裡,土耳其人與敘利亞人相安無事,也看見給彼此帶來的利益;兩個族群在此和平共存的景象,還讓基利斯獲得諾貝爾和平獎的提名

敘利亞人與土耳其人在基利斯所展現的融合,展現在食衣住行的實際面,敘利亞人在基利斯開設販賣扁麵包(flat bread)的糕點店,當地的土耳其人也會開始在此消費,店內員工有土耳其人也有敘利亞人,雙方還會進行語言的交流;敘利亞人大量湧入,也讓住房需求激增,刺激基利斯的建設;快速增加的商店與建案,為過去相對寧靜悠閒的基利斯,帶來了繁榮的一面。

雙方的交流也逐漸影響彼此的文化,從飲食、衣著、婚喪喜慶習俗、到作息等,拉近彼此間的距離;兩個族群間的通婚,長期下來也促進彼此的交流與理解。

對比土耳其全國多地一片反敘利亞人的聲浪及政府政策轉彎,基利斯居民與首長的表現宛若一股逆流,儘管是少數中的少數,基利斯這個特例還是展現了另一種可能,讓人反思,當面臨難民大量湧入,生活各個層面的機會與空間遭受擠壓時,時否真能發展出兩全其美、兼顧先來與後到者利益的模式。

註釋

  • 註1:此外,目前還有620萬(也有統計資料是670萬)的「國內流離失所者」(internally displaced persons)在敘利亞境內,他們逃離了自己的家園,但仍留在敘利亞境內。
  • 註2:主要參考資料:Meyers 2017
  • 註3:土耳其政府與境內的庫德族人也存在緊張及微妙的關係,因此當大批伊拉克庫德族人在邊界企圖進入土耳其避難時,土耳其政府原先是拒絕讓他們入境的,後迫於國際壓力,土耳其政府才同意讓他們入境。
  • 註4:必須提到的是,此一政策開始實施之際,將孩子送到土耳其公立學校就讀的敘利亞家長還是少數,主要是因為語言等障礙,且當時敘利亞內戰爆發3年,或許不少人仍認為,戰事的終結近在咫尺。
  • 註5:根據2019年初的統計,在土耳其,僅3萬1000左右的敘利亞難民有官方工作許可,這只佔了土境內青壯年敘利亞人口的1.5%;不過,許多沒有合法工作許可的敘利亞難民,仍會在違反規定的情況下於地下經濟體中從事各種工作。
  • 註6:除了敘利亞難民外,土耳其近年來也面臨大量的伊拉克及阿富汗難民湧入。
  • 註7:如2013年5月發生在雷伊漢勒(Reyhanlı)、造成51死、140人受傷的汽車炸彈攻擊;2015年7月發生在蘇魯奇(Suruç)、造成32死、104人受傷的自殺炸彈攻擊。
  • 註8:儘管土耳其政府否認曾將境內的敘利亞難民遣返回其母國,仍有人權組織披露,土耳其政府於2019年,在敘利亞境內仍動盪不安、且違反敘利亞難民意願的情況下,將數百名敘利亞難民遣送回敘利亞。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