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老人也是有「需求」,但其實他們更需要的是情感上的親密接觸

失智老人也是有「需求」,但其實他們更需要的是情感上的親密接觸
Photo Credit: Diana Robinson @ Flickr CC By ND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庫寧格表示,很多時候這些養護院的居民,只是需要身體上的親密感覺:被擁抱、被撫摸。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德國社會,「老人」和「性」,這兩個議題常常可以在不一樣的場合接觸到,但很少綁在一起談。德國上週出版的《明鏡(Der Spiegel)》,有一篇報導就以此為主題。談「禁忌」,與老人照養院在面對院中居民的需求時,所面臨到的問題。

報導以漢堡一間老人照養院為例,該院專門照護失智、或是腦部退化的老人。住在這裡的居民,不記得自己是誰、剛剛說了什麼話、做了什麼事、或是有什麼感覺。但是一部份的居民,對「性」有著無比的渴望,偶爾甚至會失去控制。在這樣的情況下,醫護人員、看護有時也必須面對層出不窮的騷擾。

處理這些事情時,最大的挑戰,莫過於社會中的禁忌。老人常常被認為是無慾,這使得整個養護系統漠視老人這方面的需求。一項由老人學學者西仁(Katharina Sieren)主持的研究,針對20位不同性別的護理人員和看護進行訪談研究,發現這些受訪者都有被照養院居民「不尋常撫摸」經驗,而年長的護理人員比起年輕護理人員對這類事情,更顯得無助。在老人照護人力的培訓過程中,關於「性欲」仍甚少被觸及,偶爾只有在日後的進修過程中,才會被提及。

主管漢堡該間照養院的皮爾斯(Claudia Pilß)表示,她希望維持院內對這類議題的開放,但是她也接受護理人員的抱怨,例如:「我不想再踏進這間或那間房間」、「這實在太噁心、超過我的忍耐限度」。皮爾斯和她的護理人員曾經為了平息某位居民的欲望,而買了性愛雜誌和潤滑劑(Gleitcreme)、同時也教導那位居民該如何使用。這樣的處理,大大平息了院裡的騷動,也減輕了護理人員的工作。

不只護理人員對這類事情的難以啟齒、以及無助;居民的家屬也很難接受這樣的議題。因為每個處理的過程,可能都牽涉到「費用」,而社會保險不給付這類的花費。與家屬談論這些議題,常常都是沉默的反應、和充滿羞恥的氣氛。社會治療師卡拿能(Björn Cranen)解釋:對失智老人的孩子談這類事情,是非常大的挑戰,因為對他們而言,他們失智的父母已經不是他們所熟悉的樣貌,遑論是觸及性。

卡拿能對家屬解釋,在失智的過程,人會逐漸失去自我控制的能力,對於基本需求的渴望會逐漸掌控他們的行為。在特殊情況下,卡拿能會要求醫生、心理治療師、醫護人員和家屬一起開會。她的基本原則是,每位居民都應該得到滿足、而且不允許傷害到其他人。

Photo Credit: J.B. Hill @ Flickr CC By 2.0

在例外的情況下,部份養護院會請性工作者到院中。例如庫寧格(Catharina König)就專門服務身障者、老人以及失智者的性工作者。庫寧格指出,有愈多愈多的老人院會請她到院中——甚至是天主教的老人院。在大多數的情況下,都是院中已經有無法控制其居民的緊急情況。

在她的工作過程中,庫寧格表示,很多時候這些養護院的居民,只是需要身體上的親密感覺:被擁抱、被撫摸。不論是對身障者、或是對老人,她的服務原則都相同,讓他們「像個人」,讓他們感受到「生命不是只有吃、喝和睡」。有的時候,老人也會希望體驗性高潮,庫寧格也可以滿足他們,但是她不提供性交、或是口交的服務。對她而言,性交和口交不一定會提供「親密」的感覺。

庫寧格也關心自己的工作成效。她往往在下一次拜訪時,詢問工作人員,被她服務過的居民狀況。她得到不少正面的回應。對庫寧格而言,按摩和緊密的身體接觸,所得到的滿足感,往往能夠維持地比性高潮還要久。

庫寧格的服務費用為一小時100歐元。曾有孫子為祖父向她購買服務,希望祖父「再次體驗美好的感覺」。也有妻子為需求不斷的老夫,求助於庫寧格。

愛、性、與情感是人生需求的一部份。德國羅斯豆克(Rostock)大學慕勒(Britta Müller)博士主持的老人學研究指出,對於情感(Affection)渴望更甚於性。該計畫對近200位平均年齡74歲的受訪者進行訪談,其中91%的男性和81%的女性認為情感在伴侶關係中佔有重要的地位。而「性」在伴侶關係中,僅有61%的男性和21%的女性認為有其重要性。慕勒指出,年老的伴侶在生活尋常的舉動,像是晚安吻、散步時的手拉手、相互依偎就能夠讓欲望得到抒緩。

來源:

本文獲觀念座標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觀念座標』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