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積電一兆日圓投資開啟戰略新局,日本「復興本土半導體」的野心與歷史教訓

台積電一兆日圓投資開啟戰略新局,日本「復興本土半導體」的野心與歷史教訓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日、中三大強權競逐過程,自然都想增加供應鏈自主性以免經濟命脈被掐住。台灣因為經濟結構與地緣位置,也與美日同處於強調海權與自由貿易的立場。貿易摩擦是第一步、供應鏈重組是第二步,接下來就看誰能夠在科技戰中存活。

如果說今日全球霸權是圍繞著「某個物品」展開競逐,這個物品非「半導體」莫屬。

不論是尖端軍事技術,或是工業產品的跨國貿易,甚至是氣候變遷對策(功率半導體已成綠能顯學,電動車更是大國工業指標),半導體都有不可或缺的角色。

在中國半導體生產受到美國重創之際,美日印歐紛紛推出自己的半導體戰略,企圖趁國際供應鏈的震盪,搶佔未來的先機。而今世界各國經歷疫情衝擊後,漸漸進入生產體制重建階段,過去幾年因為美中貿易戰與科技戰遭破壞的後冷戰全球分工體系,已經圍繞著半導體製造展開新一波的「軍備競賽」。

一兆日圓投資開啟的日本半導體戰略新局

由於台灣擁有令各國垂涎的優異半導體製造能力,使台灣在這波冷戰結束後最巨大的地緣政治重組中,位處權力競逐的核心。為了滿足全球晶片需求,台灣半導體產業今年生產線幾乎滿載;世界晶圓代工龍頭台積電更是忙碌,因為主要強權紛紛邀請台積電協助建立本土半導體供應鏈。

台積電在美國亞利桑那州規劃的5奈米12吋晶圓廠今年正式動工,在日本的開發項目也快速推進。2月台積電宣布將在日本茨城縣筑波市設立材料研發中心,隔月成立完全子公司「TSMC Japan 3DIC R&D Center」;10月更宣布將於九州熊本設立22、28奈米12吋晶圓廠,11月公開與索尼半導體解決方案公司(Sony Semiconductor Solutions Corporation, SSS)合資成立子公司Japan Advanced Semiconductor Manufacturing(JASM)的建廠構想。

根據估算,台積電在日本的投資規模將達一兆日圓,而日本政府預計補助一半資金。日本政府先是在6月宣布的《半導體戰略》中,確立向半導體供應商提供補貼的方針。同時日本政府也推展修訂發展5G技術的法律,台積電預計成為修法後第一家受惠的企業。資金方面,今年12月日本政府將透過2021財政年度的追加預算,編列6000億日圓支持半導體供應商在日設廠,其中約4000億預計補貼台積電的建廠。

台積電在日本設廠,主要目的是滿足客戶的需求。日本大客戶索尼今年決定以28奈米製程生產影像訊號處理器(ISP),還加碼希望台積電代工CMOS影像感測器(CIS)。CIS技術是索尼的商業機密,過去一直不惜重本將技術鎖在本國,可是日本半導體製造技術落後,難以自力進入28奈米以下製程,面對韓國三星的追趕,索尼不得不找上台積電合作,以在日設廠方式滿足生產需求,同時避免技術流出本國。

對台積電而言,這也是習得索尼感測器與特殊封裝技術的良機,長遠來看,這更是半導體製造強國台灣,與半導體材料生產強國日本聯手布局戰略產業。台積電熊本廠雖然搶眼,但不能忘記台積電是優先確立筑波材料研發中心,往前回溯,更有2019年與東大在系統設計、材料科學領域的技術合作脈絡。

這項投資案不只是台積電與索尼的商業布局,更是日本找回失落的半導體製造技術,讓日本「復興」半導體強國地位的關鍵。因此日本政府才會舉國之力投資,將新補貼政策逾半資金投入在台積電建廠計畫。28奈米的生產線一旦運轉,不只帶動半導體周邊產業商機,更能強化本土電子業的供應安全。

RTS2038J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全球對「乾淨」且「高良率」供應鏈的迫切需求

台積電在日設廠,不只是商業合作行為,背後更有深刻的政治經濟學考量。美中貿易戰開打後,許多中國企業被列入「不乾淨」供應鏈清單,只要想跟美國做生意的企業,都得小心翼翼,避免觸犯美國劃下的貿易紅線。

過去20年,中國藉由吸引台灣半導體產業投資,以及暗地挖角、技術竊取,在規模經濟達成相當成就。中國甚至夸言「中國製造2025」,要從低成本生產基地躍升為製造強國。但隨著中國技術竊取與軍事冒險行動越來越危險,日本、美國與台灣也展開大規模的供應鏈遷徙。原本享受全球化分工利益的跨國企業,被迫面對貿易戰與疫情催化的全球晶片荒,加深世界各國對半導體供應不足的焦慮。

在美國列出「乾淨」供應鏈規範以後,日本自然迫切需要對自身供應鏈進行「排毒」,台積電建廠地點選在「水之國」熊本,除了解決半導體生產的大量耗水需求,也使新廠能就近供應九州的半導體與汽車產業聚落——而車用半導體越來越攀升的需求,正是日本積極推動《半導體戰略》的根本原因。

乾淨與穩定,是未來全球製造業的兩大關鍵需求。不只日本期盼建立本土供應鏈,美國、德國、印度、新加坡都積極與台灣、韓國半導體製造商建立合作。美國因為盤據全球半導體產業鏈上游,即使日本經產省官員早在2019年就以招商引資名義開始接觸台積電,仍然被美國拔得頭籌,

受到台積電赴美的刺激,日本決定以半導體後段製程(封裝測試)的強項為基礎,加上能夠與其他國家匹敵的財政支援,終於吸引台積電赴日設廠。而歐盟22國自去年12月宣布共同加強「歐洲的半導體能力」,今年初更因為車用半導體大缺貨,令德國不惜冒犯中國也要拜託台灣擠出產能。

從美國520億美元、德國50~100億歐元、日本6000億日圓⋯⋯各國競相推出數十億至數百億美金規模的財政支援,希望促成本土半導體生產線投資。在這強權競逐間,美國掌握終端市場與上游設計,日本幾乎壟斷材料供應,且都提出罕能匹敵的補貼政策,因此在整備半導體生產體制的進度上,美國與日本成功拉攏台積電,目前遙遙領先。

RTS2038T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日本「復興本土半導體」的野心與歷史教訓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