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意見發表會】劉月梅:讓後代共享7600年珍貴的藻礁生態,謝志誠:外推方案已讓三接與藻礁共存找到平衡點

【公投意見發表會】劉月梅:讓後代共享7600年珍貴的藻礁生態,謝志誠:外推方案已讓三接與藻礁共存找到平衡點
photo credit:取自中選會Youtube頻道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反方表示,若三接無法如期建成供氣,除了會造成北部供電穩定度遭影響外,也會讓中電北送、南電北送的系統性風險持續存在,且缺少的137億度電,需要多燒500萬噸的燃煤才能補回。

年底四大公投案將於12月18日登場,今(2)日舉行第四輪的意見發表會,「珍愛藻礁」公投案的正方代表人為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劉月梅,反方代表人為經濟部核能發電後段基金管理委員會謝志誠。劉月梅的論述主要聚焦在藻礁生態的珍貴和重要性,謝志誠則多次強調,現在的外推方案對藻礁的影響已經不如提案方說得那麼嚴重,應該追求雙贏。

「珍愛藻礁」主文為「您是否同意中油第三天然氣接收站遷離桃園大潭藻礁海岸及海域?(即北起觀音溪出海口,南至新屋溪出海口之海岸,及由上述海岸最低潮線往外平行延伸5公里之海域)」

劉月梅:台灣應思考永續發展指標為何

劉月梅表示,聯合國有永續發展目標,台灣應該思考,自己的永續發展目標是什麼;從三接站設在大潭藻礁區,「這是永續作為嗎?有沒有破壞大自然生態?」

劉月梅表示,在環評階段時,環團就提出藻礁有非常棒的多樣性生態,但政府提出的迴避方案,他們覺得不能真正保護生態的永續,所以後來就提出公投,到了第二階段連署時,政府又提出三接外推方案,但她認為,這些方案顯示出,政府對海洋生態好像沒有一個永續的做法,也沒有一個真正的守護目標。

劉月梅表示,現在推藻礁復育案,就是要把7600年的藻礁牆角挖起來,移到旁邊讓它慢慢生長,藻礁每10至20年,在環境狀況好的情況,才能長1公分;三接站興建不用花到7600年,「為什麼要求7600年的生態搬家,而不是要求三接站搬到別的地方,另尋其他方案?」

謝志誠:外推方案已找到三接和藻礁的平衡點

謝志誠說,針對三接破壞藻礁的消息,在這段期間陸續出現各種似是而非、缺乏歷史考證、時空錯亂的說法,但這些扭曲的說法都是將「蓋三接」扣上「會犧牲藻礁」的帽子。三接外推方案,對藻礁的影響已不如提案方形述的這麼可怕、這麼嚴重,政府的外推方案,反而讓三接與藻礁共存找到了平衡點。

謝志誠強調,自己並非否定藻礁生態的價值,但若選擇搬遷,恐造成三接無法如期供氣,屆時將衝擊北部供電的穩定度,讓多年減煤發電的努力「倒退嚕」,因為自身有中南部地緣經歷,讓他相當關心三接對中南部減煤發電與空汙的相關問題。

謝志誠說明,若三接無法如期建成供氣,除了會造成北部供電穩定度遭影響外,也會讓中電北送、南電北送的系統性風險持續存在,且缺少的137億度電,需要多燒500萬噸的燃煤才能補回,將持續造成嚴重空汙問題。

劉月梅:讓後代能共享珍貴的藻礁生態

第二輪發言,劉月梅並未回應謝志誠所提的空污問題;對於三接外推方案是否仍破壞藻礁生態,她則表示「其他場說明會已經講得很清楚,請大家可以再去看看影片」,並將重點再次放回藻礁生態的珍貴。

劉月梅表示,她第一次看到藻礁時,發現礁石像千層派,還有很多生物在裡頭,她被這樣的景象深深感動,後來越來越熟悉大潭藻礁;她認為全世界像台灣有27公里綿延藻礁已經非常不容易,且非常容易親近,環境又很安全,不像是在國外有些地方如果要看藻礁可能還得重裝潛水。

她並提到自己擔任生物老師的經歷,強調學生看到大自然時的感動,她也提起自己有次帶小朋友做夜間觀察,小朋友看到生物的眼神就知道他們在大自然裡受到的感動。她細數大潭藻礁所擁有的特殊生態,多個特有種,還有日前中研院等學者團隊調查發現,大潭藻礁的「裸胸鯙」至少有1200隻,代表著這裡的生態豐富,等同於這個地方有1200隻老鷹。這麼特殊生態系應該跟後代一起共享。

謝志誠回應漂沙、突堤效應和台北港為何不可行

謝志誠在第二輪發言時則針對護礁團體的幾個說法回應。第一個就是為什麼不把三接遷到台北港;謝志偉說,新北市政府已經兩次發函給經濟部表示地方並不同意此開發案;而負責台北港營運的港務公司日前也強調,目前全球海運景氣恢復,台北港區的土地早就依照功能明確區分,沒有足夠閒置空間容納三接,而且台北港從來沒有建置天然氣接收站5.5年的規劃。

謝志偉也指出,天然氣接收船在行駛禁行接收運送天然氣的時候,跟鄰船距離有明確的規定,如果接收船要一直在台北港進出,會影響航道安全,也會對其他船隻帶來嚴重干擾。

假如要從台北港接收天然氣,就必須埋設輸氣海管,把天然氣送到桃園大潭電廠,海管必然穿越面積廣達3150公頃的桃園其他藻礁區;而在海床上開設槽溝、埋設海管,這對於堅持「一寸不能退讓」的提案方來說就可以接受嗎?

謝志偉也繼續說明,另外日前護礁團體也曾經提過,大潭的海象不佳,船可以入港的天數不足,但謝志誠指出,根據中油委託外部單位的研究加以推算,結果顯示天然氣運送船,每年可以進港的天數為331-350天,平均每年341天,其實已經符合營運需求。

另外針對護礁團體質疑觀塘工業港的工程會帶來漂沙,覆蓋珍貴的藻礁生態, 謝志誠表示,依照開發單位的環差報告,有數張同一地點、不同時間的照片;這些照片顯示藻礁區有覆蓋沙子情形,但同時也可以看到露出的藻礁;漂沙來來去本來就是自然現象,三接施工影響並不顯著。最近甚至還有藝術團隊可以去藻礁做表演,提案方應該很清楚藻礁到底有沒有被沙覆蓋和破壞。

針對增加突堤效應破壞藻礁生態,謝志誠也指出,根據中油委託成大水工研究所的模擬,外推方案施工方法是透過鏤空的棧橋,海水是通透的,棧橋中間的跨距超過100米,台灣西岸跨河橋樑的跨距通常不到100米。這樣100多公尺距離的跨距,不會造成突堤效應。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