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意見發表會】包正豪:「公投不綁大選」是假改革,洪偉勝:國民黨此案就是烏龍版「公投綁大選」

【公投意見發表會】包正豪:「公投不綁大選」是假改革,洪偉勝:國民黨此案就是烏龍版「公投綁大選」
圖為公投第四輪意見發表會第19案正方代表包正豪|Photo Credit: 公投意見發表會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包正豪表示反方的說法與此案有關的只有兩點:公投綁大選能否聚焦,以及對選務的負擔。但他表示能否聚焦是假議題,民眾並不會因為有公投就不關心候選人或其政見。其次是,選務工作繁重若能透過制度減輕,為什麼公投和大選還要分開辦。

年底四大公投案將於12月18日登場,中選會今(2)日開始舉行第四輪的意見發表會,這次「公投綁大選」公投案的正方代表為淡江大學國際事務學院院長包正豪,反方代表為律師洪偉勝。

公投綁大選是第19案公投,公投題目為:「你是否同意公民投票案公告成立後半年內,若該期間內遇有全國性選舉時,在符合公民投票法規定之情形下,公民投票應與該選舉同日舉行?」

包正豪:請民進黨說明公投不綁大選究竟有什麼利益,價值超過4億新台幣

包正豪開場發言就說台灣民眾參與投票已有超過70年的時間,投票本身並不困難。而公投的歷史在台灣雖然較短,在前總統陳水扁任內2004年舉辦了第一次,至今經歷了17個年頭、民眾投過16個公投案。他指出台灣民眾其實已經相當熟悉。

因此對於今天出席參與此案的辯論,他認為是「非常滑稽且無聊」的事,想不到合理的理由反對公投綁大選。他指出要考慮的只有一件事:能夠有一個省時、省力、省錢的做法,讓民眾表達自由意志,為什麼不要?他指出,中選會也告訴民眾,公投獨立辦理的支出是8億多、合併大選辦理的支出則是4億多,這差距可以買100元的便當400萬個,讓400萬台灣人免費吃一餐,因此他請民進黨負責任地告訴選民,為什麼要將錢和時間花在沒有意義的假改革?

包正豪請民進黨說服民眾,公投不綁大選究竟有什麼利益,而這利益的價值超過4億新台幣。

接著他一一反駁公綁不綁大選的理由,首先是「公投很重要,對事和對人的選舉不同」,他回應這樣的看法很荒謬,因為公投對民眾來說也是在選擇未來,因此公投和公職人員選舉本質上是一樣的。

第二個理由是「國際潮流」,他認為這更可笑,並質問「國際潮流干我們台灣人什麼事?」,並表示按照此一邏輯,那我們就不應該用筷子吃飯,因為使用筷子並不是國際潮流。

第三是「公投綁大選增加選務負擔,造成混亂」,他回應2018年的選務混亂是民進黨政府未能及早規劃、做足準備造成的,並表示「如果不是選務有疏失,當年的中選會主委為何要下台?」他抨擊選務負擔明明是可以預期並解決的問題,卻成了民進黨如今拿來懲罰台灣人民的理由。

洪偉勝回顧2018年底公投亂象,稱「公投不是在玩遊戲」

洪偉勝回顧公投發展的歷史,直指國民黨長期封印直接民主,《公投法》在妥協之下通過,當年因為提案、成案的門檻高,為了鼓勵民眾投票,也才出現了幾次公投綁大選的前例。即使如此,在當時還是沒有一個公投案能通過門檻,甚至國民黨還曾高喊「拒領公投票」。2017年修法後,公投從提案到投票年齡通通降低,讓直接民主成為民主的風景。

但2018年底的公投,付出的代價是選務人員人仰馬翻、民眾大排長龍,甚至得因此忍痛放棄公投或選舉權,出現各種亂象,這些都不是增加投票所或選務人員能改善的。此外,一邊開票一邊投票,讓選贏的人不夠爽快、選輸的人不甘願。

如今,既然公投不再是不可能的任務,改為每兩年辦理一次,讓民眾在早早知道的時間內準備,落實大家的公投權利。從今以後還是會有公投,數量會比過去更多、品質會更理想。

洪偉勝表示,民主的要義是多數決,但不只是數人頭,不然政府只要再次發揮強大的數位實力,讓民眾透過手機App投票即可。但公投不是在玩遊戲,民主需要充分且完整的資訊交流、交換意見,以及彼此溝通、妥協,審慎投下寶貴的那一票。

洪偉勝最後提出三個問題請教正方:

首先是依據此案文字,如果公投成案後半年內沒有全國性大選,還辦不辦公投?

其次,自《公投法》公布後,每次公投都有綁大選,但這段期間台灣人卻只有三次公投機會,國民黨甚至阻擋了好幾次。今年終於第一次讓公投歸公投,大選歸大選,討論熱度完全沒減少,國民黨卻稱這樣是在閹割人民的權利。這是什麼邏輯。

依照立法院議案系統查詢的結果,國民黨一邊勞師動眾提案要公投綁大選,立法院國民黨團卻在《公投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仍維持兩年舉辦一次公投,公投、大選分開舉辦,這是什麼意思?

包正豪:民進黨雙重標準,修憲公投就可以綁大選

包正豪表示反方的說法90%他都同意,正因如此才更同意要公投綁大選。首先他回應,如果公投成案半年內有大選就綁,沒有的話就獨立舉辦。

其次,他表示固定每兩年辦一次可以聚焦,固定辦在大選年也是固定,問題在於:公投、大選一起舉辦,會不會失焦。他表示,如果反方聲稱公投、選舉一起辦會失焦,當總統和立委一起選,會不會失焦?都只看到總統選舉,立法委員有些民眾甚至不熟悉。總統、立委為什麼不分開辦,如果你的道理說得通。

反方稱公投綁大選對未滿20歲的民眾不公平,包正豪認為修憲議題與公投綁大選無關。他支持選舉年齡降到18歲,並且會向國民黨領袖轉達支持修憲。

包正豪舉過去曾舉辦過的入聯公投,表示此案大家都希望如此,可是就算投票通過,就代表台灣能加入聯合國嗎?在入聯公投展現了用公投衝高投票率的政治動員,這就是反方所嚴重指控的。他指出馬英九或國民黨過去曾提出反對公投綁大選的種種理由,不能說他們是錯的,但國民黨已為此付出了失去政權的代價。

包正豪表示民進黨有雙重標準,一般公投不可以綁大選,但修憲公投就可以。

他表示反方的說法與此案有關的只有兩點:公投綁大選能否聚焦,以及對選務的負擔。但他表示能否聚焦是假議題,民眾並不會因為有公投就不關心候選人或其政見。其次是,選務工作繁重若能透過制度減輕,為什麼公投和大選還要分開辦。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