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獻給心靈的生命之書》:薩滿巫士將我們對現實的感知分為四個層次,充滿動物世界的隱喻

《獻給心靈的生命之書》:薩滿巫士將我們對現實的感知分為四個層次,充滿動物世界的隱喻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薩滿巫士描繪我們內心世界的方式的力量在於它的簡單性。他們使用色彩豐富的意象,便於記憶和快速閱讀。它充滿了使用自然界和動物世界的隱喻,使複雜的概念變得清晰、快速。這種簡單性使每個人都能理解且不分年齡。

文:喬・鮑比(Jo Bowlby)

薩滿的觀看方式

現實不過只是一個墨跡的測驗。(Reality is only a Rorschach ink-blot.)——阿倫.沃茨(Alan Watts)

我們如何看待生活,取決於我們如何透過鏡頭看待它。不同的鏡頭以不同的方式過濾我們對世界的經驗,因此,重要的是確保你使用的是正確的鏡頭,甚至更正面的是意識到有不只一個鏡頭。

當我們改變對生活中的事件的看法時,我們的現實就會發生變化。就像照相機可以根據我們想拍的鏡頭放大或縮小一樣,當涉及到我們的生活時,我們也可以做到這一點。就像你不會戴上一副老花鏡去看地平線上的夕陽一樣,我們同樣也知道,整天坐在墊子上吟誦梵咒「唵」是無法支付房租的。

很明顯,我們經常使用錯誤的過濾鏡頭:帶著錯誤的鏡頭尋找我們的靈魂伴侶,試圖合理化和理解抑鬱症,或進行一個滿月的火典儀式,為的是祈求得到一棟豪宅。我們可能會在正確的方向上看到一些變化,但這是因為我們集中在我們的意圖上;這是一種碰運氣的取巧方法,有一種更簡單、更可靠的方法來使用各種不同的鏡頭。瞭解不同層次的感知是非常寶貴的。毫無疑問,這也是我所知道的最實用、最強大的做法之一,它幫助我度過了人生中的幾個艱難時刻。

我的導師阿貝托.維洛多向我介紹了感知的四個層次,他是薩滿長老和四風協會的創始人。當我第一次聽到阿貝托描述觀看現實的不同方式時,對我來說是一個「頓悟」時刻。這讓我意識到,在那之前,這只不過是一個抽象的概念,我一直在努力地想要瞭解其中的意義。這是我第一次找到一種方法來描繪我自己看不見的內心世界,並真正看到它如何操縱我對世界的看法。

薩滿巫士描繪我們內心世界的方式的力量在於它的簡單性。他們使用色彩豐富的意象,便於記憶和快速閱讀。它充滿了使用自然界和動物世界的隱喻,使複雜的概念變得清晰、快速。這種簡單性使每個人都能理解且不分年齡。

阿貝托將我們對現實的感知分為四個層次:

  1. 物質層面,以蛇代表。
  2. 心理層面,以美洲豹為代表。
  3. 靈魂層面,以蜂鳥為代表。
  4. 精神/能量層面,以兀鷹代表。

如果你不是生活在熱帶雨林或是安地斯山脈高處的偏遠村莊,在感知的四個層次中使用動物原型可能看起來有些異國情調,但它們喚起的感覺是普遍的。我們可以借助一點想像力,勾勒出成為一條蛇的感覺,蛇腹緊貼著地面,只能看到我們眼前的視野,完全依靠我們的本能;或者成為一隻兀鷹,在高空中優雅地飛翔,盤旋並俯視著廣闊的天地。即使想像不出來,你也知道從邏輯上講,一條蛇對世界的體驗絕對跟兀鷹不會一樣。

阿貝托對於動物原型的選擇並不是隨意的。它們的存在是為了阻止不同層次之間僅僅只是另一個理智思考的概念,並幫助我們對每個層次的實際感受有更深的認識。這四個感知層次影響我們對現實的感知。蛇的層次像是縮小的相機鏡頭,所以你可以捕捉到微觀的物質細節,兀鷹的層次則是放大了的鏡頭,讓你看到生活的全景。

一旦你理解了我們所有人用來感知現實的不同層次,我們的現實是如何根據我們選擇的框架而改變就變得很明顯可見。以下是我對感知的四個層次的解釋:

  • 物質層面(蛇)

在這個層面上,現實被推回本質,世界由物質組成。我們在物質層面關注的重點是去做需要做的事情,毋須任何情感或理智的分析。我們只關注事實和功能,一步一腳印,去做必須要做的事。當我們利用這個鏡頭來過濾現實時,世界則是我們的感官告訴我們的東西。它存在物質層面,毋須用到思考。

一棵樹就是一棵樹。你可以看到它,你可以觸摸它。這是一個真實的世界,當我們過馬路時,我們知道要向左或向右看,無論我們是否受到天啟。在這個層面上,我們在一個充滿其他同樣獨特的物質存在的世界裡,不過是一個獨特的存在。當我們透過這個鏡頭看世界時,就像蛇一樣,我們只關心我們眼前的需要,我們不去保存或持有對未來的憧憬。

就像在這個層次的蛇一樣,我們的感官和本能都是為了生存。在危機時刻,這是一個完美的鏡頭,恐懼和情緒不僅沒有幫助,反而是一種障礙。正如我的一位探險家朋友曾經告訴我,生存的第一條規則就是生存、活下去。如果你發現自己被困在山頂,夜幕降臨,你最不想做的事情就是驚慌失措,擔心自己是否能熬過這一夜,並浪費精力去預想結果,而不是為了生火,尋找木材。你需要冷靜專注於需要去做的事,以度過這個夜晚。

  • 心理層面(美洲豹)

在這裡,我們仍會進入「蛇」的層次,但現在我們有了全面的思想、感覺和情感。這世界上有其他超出我們的眼睛所能看到的東西。在這個層次的語言是文字、智力思維、視覺、觀念和情感。現在,科學是一種激情。正如美國物理學家理查.費曼(Richard Feynman)所說:「物理學就像性一樣:當然,它可能會帶來一些實際的結果,但這不是我們去研究它的原因。」

當我們使用這個鏡頭時,現實是主觀的;當我們根據自己的信仰和經驗看待世界時,一切都變成了個人的詮釋。這是我們大多數人最熟悉的層面。現在我們仍然可以把樹看成只是一棵樹,但我們也可以把我們的想法和意見投射到它身上,並決定我們是否喜歡它。

我們可以批判它,塑造它,並且去比較我們認為它與其他樹的形狀之間如何不同。在這個層面上,樹不僅僅是一個我們可以棲身的地方,它可以被打造成一個時尚的家。火不只是為了讓我們取暖,它是一個可以讓我們坐在旁邊與朋友分享故事和烤香腸的地方。

薩滿巫士稱這是美洲豹的領域,因為在這裡我們以貓的好奇心來看待現實。我們對於探索一切可以看到的東西都感興趣。我們不只是簡單地對我們的周遭做出反應,而是進入我們的處境。就像貓一樣,我們可以玩耍,也可以爬到樹上休息,觀看世界的變化。

  • 靈魂層面(蜂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