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馬58的三個魔幻時刻:少了中資電影的金馬獎,帶領我們爬出牆外,望見一個更真實的世界

金馬58的三個魔幻時刻:少了中資電影的金馬獎,帶領我們爬出牆外,望見一個更真實的世界
截圖自金馬獎直播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金馬58給了《瀑布》最多的肯定,獎勵了《緝魂》和《月老》的技術,讓等待三十年的羅卓瑤和張震美夢成真,並肯定《美國女孩》新導演和新演員的卓越表現,冷靜兩天一夜之後,我發現我可以接受這個交集,因為這個交集創造了三個魔幻時刻......

文:鄭秉泓(影評人)

金馬58的第一個魔幻時刻

2021年11月27日晚上第58屆金馬獎頒獎典禮,擔任頒獎人的金馬影后陳湘琪將最佳紀錄片獎頒給《時代革命》。這部片長152分鐘,分成由Be Water到Hong Kongers九個章節,不只為2019年「反修例運動」留下記錄,更要藉著影片表達港人追求自由民主信念的作品獲獎,全場掌聲不斷,持續良久,現場不時傳出「香港加油」口號。

沒有人上台領獎,無論是該片團隊成員還是代領者都沒有,陳湘琪輕嘆口氣,些微哽咽說出「今天得獎的影片團隊沒有辦法來到現場,但是導演提供了得獎的感言,讓我們現在來觀看。」

這是金馬58的魔幻時刻。但它不是「香港加油」這句話當晚首度出現,在《時代革命》的得獎感言播出的十分鐘前,入圍十二項的香港電影《濁水漂流》甫拿下當晚第一座金馬獎,也是唯一一座,那是最佳改編劇本獎。該片是三十歲的李駿碩第二部劇情長片,改編自2012年他就學期間採訪街友遭政府清場事件,他的得獎感言以「香港加油」作結。

第二個魔幻時刻

李駿碩在台上開心分享,三年前他首度參與金馬獎(《吊吊揈》獲劇情短片提名,首部劇情長片《翠絲》則獲男女配角提名),最佳改編劇本獎得主是胡波的《大象席地而坐》,他認為胡波用生命寫完最美的事,而《大象席地而坐》影響了他及自己這一代的電影人,所以一定要特別謝謝胡波,這是金馬58另一個魔幻時刻。

胡波逝世於2017年,2018年胡波執導長達四小時的首部劇情長片《大象席地而坐》在第55屆金馬獎榮獲最佳劇情片和改編劇本獎,也正是那一年,《我們的青春,在台灣》導演傅榆上台領最佳紀錄片獎時,因為發表得獎感言表示「希望有一天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體來看待,這是我身為臺灣人最大的願望。」而導致2019年起中資電影不再參加金馬獎。

向胡波致意後,李駿碩停頓一下,轉回熟悉的粵語繼續發表感言,其中一度哽咽。他說道:「創作的路好艱難、好孤獨,好幸運有一班支持我的伙伴戰友,謝謝我家人和愛人。…(中略)多謝每個接受過我訪問的人,多謝他們分享他們生命的故事,現在這一刻還有一班街友,他們第三次提告,在法院裡面捍衛他們的尊嚴,縱使人生好多缺陷,但這一刻他們仍善良而正直,好希望大家支持他們。最後,多謝香港,香港加油!」

典禮近尾聲之際,應邀來台擔任頒獎嘉賓的白靈,穿著自己設計並親手縫製的禮服現身頒發最佳導演獎,她感性細數自己和金馬獎及台灣的緣份,表示自己喜歡台灣電影的真誠及所有的感動,而這都是導演的功勞。沒想到一打開信封,得主並不是台灣人,而是僅止入圍一項的《花果飄零》導演羅卓瑤。

羅卓瑤出生於澳門,崛起於1980年代中後期,曾憑藉《愛在他鄉的季節》、《秋月》、《浮生》及《如夢》四度獲得金馬獎最佳導演提名,可惜盡皆鎩羽。羅卓瑤的作品常聚焦華人鄉愁、國族認同及離散情感,她和同為編導的夫婿方令正已在1994年移民澳洲,所以自1996年的《浮生》開始,她作品開始反映澳洲和中華文化碰撞的結果。這回《花果飄零》的獲獎,終結了她三十年漫長金馬之路的等待,同時也締造未獲最佳劇情片或其他項目提名、入圍導演獎單單一項便獲獎的記錄。

第三個魔幻時刻

羅卓瑤的獎座由參演《花果飄零》的黎卓玲代領,身著家居便服的黎卓玲和盛裝登場的白靈恰好形成舞台上的極端,兩人同台造就了本屆金馬獎頒獎典禮繼《時代革命》無人領獎、《濁水漂流》李駿碩淚憶胡波之後,第三個魔幻時刻。

有的電影獎表彰電影產業的高度成熟與精密分工,有的電影獎提拔新銳聚焦原創,還有電影獎則是針對特定類型特定主題進行評選。

金馬獎這匹源於黨國起於政治的老馬,歷經台灣從戒嚴到解嚴的社會變遷,當1996年正式開放中國電影報名,金馬獎便從原先的「排共」轉而海納百川逐步打造華語電影最高榮譽的殿堂地位,不僅默默無名的獨立創作者由此發跡、小眾電影在此找到目標觀眾,雖然偶而題材敏感如《KANO》者因片中描述台日如何友善而觸發對岸敏感神經,但中國影人每年依舊競相來台參與金馬盛會,因為金馬獎從競賽評選到相關活動皆回歸電影本質,早已建立其權威地位與視野格局。

2019年之後,中資電影不再角逐金馬獎,台灣電影的競爭對手剩下獨立港片和星馬華語片,金馬獎的含金量倍受質疑,少了中資電影參賽的金馬獎,還能代表華語電影界的最高榮譽嗎?

金馬獎從未拒絕任何華語片的報名,金馬獎也不會因為任何理由或是令人費解的技術問題無端禁映某部內容敏感的電影,在金馬獎這個競賽場,有時比技術,有時比故事原創性,有時比創作態度的真誠,有時比把片子拍出來的勇氣。

金馬獎的評選結果因評審組成變化而難以捉摸,即便得獎結果未能屆屆盡如人意,但金馬獎對於所有華語片始終保持開放與公平,尊重評審結果,榮耀所有入圍影人,這就是所謂的金馬價值。

金馬的重要不僅於得獎,而是呈現多元自由觀點

對我來說,金馬獎真正重要的,不在於台灣得了幾座獎其他國家又得了幾座獎,而是藉由每年的入圍及得獎結果,去研究華語影視脈絡下的台灣觀點與詮釋權的波動起伏。

張藝謀、許鞍華、魏書鈞的新片不願意報名金馬,這是我們無法撼動的事實,少了它們共襄盛舉確實遺憾。但有得必有失,講述反送中的《時代革命》、《少年》及雨傘運動的《花果飄零》,紀錄片《絳紅森林》揭露中共壓迫覺姆毀佛滅藏的事實,甚至入圍動畫短片的《稻草記》亦埋藏反送中訊息,觀摩方面則有《日常》,從華語電影的大面向來看,少了中資電影的金馬獎,帶領我們爬出牆外,望見一個更真實的世界。

金馬58  茄子蛋精彩演出(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