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劇場】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請辭震撼彈,公部門與公營劇團的歷史包袱再度浮上檯面

【劇場】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請辭震撼彈,公部門與公營劇團的歷史包袱再度浮上檯面
圖為劇碼《武松打店》劇照,由演員 戴立吾(右)飾武松、張珈羚(左)飾孫二娘。|Photo Credit: 國光劇團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光劇團藝術總監王安祈此前拋出請辭震撼彈。有鑑於此,這篇文章嘗試對於公權力成立及經營公營劇團的議題提出若干思考方向,若現今的混亂和迷惘,能夠喚起藝文社群對這個議題的重視和討論,我想或許可以是這個事件對國內戲曲環境僅存的一點積極意義。

11月24日,距離國光劇團傳統京劇匯演《鬼・瘋》系列第一場演出不到2日的時間,藝術總監王安祈在自己的臉書上投下一個震撼彈——她將卸下國光劇團藝術總監一職。

我認為,這個卸任聲明有太多不合常理的地方,只要明眼人都看得出來肯定有哪邊不對勁。首先,是以王安祈在國光劇團乃至於整個台灣戲曲社群的聲量及地位,怎麼會僅僅只用一則在個人社群平台的貼文,將自己在國光劇團30餘年的職務畫下句點?此為其一。

而從底下許多國光演員(有資深也有新秀)的留言,我們可以看到國光演員們對於此事就和其他藝文圈的吃瓜群眾一樣訝異,此為其二。

最後,一直到現在,國光劇團仍然沒有就自有的官方平台發表任何一項正式聲明(唯一算得上劇團立場的,僅有現任團長張育華對媒體詢問的簡短回覆),也沒有任何人知道誰將會接替王安祈,接下國光劇團的舵旗,再說藝術總監如果真的要交棒,少說也應該在正式卸任前至少兩年,把前任總監的代表作全部演過一輪才合理啊!

一日後,王安祈再次發聲,強調自己階段性任務已完成,她的初心不變,未來將做戲曲的志工、更是永遠的戲迷。然而文間各種弦外之音更令人匪夷所思:國光要「轉型」,會是怎麼轉型法?它跟現在主政的綠營政府力促的轉型正義的「轉型」是同一個意思嗎?

「減少演出,技術轉移」又是什麼意思?為什麼要一個每每推出節目都叫好叫座,活躍又知名的公營劇團減少演出?「技術轉移」又是要轉移哪方面的技術?是表演功夫、是劇團經營、是節目行銷、還是製作經驗?這些技術又是要轉給誰?是誰需要這些技術?是民間團隊、藝術學校,還是另一個仍在未定之天,樣貌與姓名都不為人知的新的公立劇團?

王安祈對台灣當代京劇的發展有多重要?這個問題可能要用上兩本書的篇幅才說得明白。當然國光劇團今日的成就絕非她一人之力可以促成,不過,國光劇團無疑是在王安祈的帶領下,實踐其京劇「現代化」和「文學性」的美學精神,無論是當代編創、老戲新詮、經典傳承、跨界製作,都留下質量兼豐的優秀作品與展演成果,架構出「台灣的京劇」獨特又動人的樣貌。

從上述所建,王安祈兩次的非正式聲明拋出太多問號,至今仍未看到國光劇團或主管機關國立傳統藝術中心有任何正式的回應。這個事件在戲曲社群之間留下的不只是震驚,更多是無所適從,許多戲曲、戲劇界的前輩、學者也發聲支援,每個人對於背後的貓膩都各有見解,解讀事件的脈絡也大不相同,唯一的共識是——「安祈老師一定是受委屈了」。

而對藝文圈對戲曲巨擘的不捨也旋即轉化為對戲曲環境的不安,這個可能是國內最具指標性的傳統戲曲品牌究竟將前往何方?京劇圈的氣氛彷彿一夕回到三十餘年前三軍劇團被裁撤時的惶恐氛圍,演員、觀眾,無論戲台上的哪個腳色都不知該何去何從。

在事件始末及後續影響都尚未明朗的現在,無論再怎麼對王安祈或張育華的言論爬梳或解讀,都只能是紙上談兵。但本次事件中特別值得令人思索的,是國光劇團作為國內極少數的公營劇團,理當背負什麼樣的責任及目的?這個課題過往並非沒有人討論過,卻因為本次的事件而再一次躍上檯面。

這篇文章嘗試對於公權力成立及經營公營劇團的議題提出若干思考方向,若現今的混亂和迷惘,能夠喚起藝文社群對這個議題的重視和討論,我想或許可以是這個事件對國內戲曲環境僅存的一點積極意義。

台積電國光劇團攜手合作  戲曲傳承課程前進校園
Photo Credit: 國光劇團提供
在台積電文教基金會支持下,國光劇團前進大學校園,進行「校園戲曲傳承」計畫推廣,並推出「台積戲苑-當愛情來敲門」系列演出。圖為演員林庭瑜 (左)飾閻惜姣,演員王詠增(右)飾張文遠。

是「支持傳統藝術」還是「黨國文化特權」?那些國光劇團抖不掉的歷史包袱

目前國內隸屬公部門的職業劇團有三個,分別是國光劇團台灣豫劇團、和蘭陽戲劇團。其中蘭陽戲劇團在宜蘭縣政府文化局的轄下,國光劇團和台灣豫劇團則與台灣音樂館台灣國樂團同樣棣屬於國立傳統藝術中心。

而除去這三個團隊,國內便再也沒有其他公營的劇場藝術團隊,包含其他戲曲劇種、現代戲劇、舞蹈或是特技[1]。相較於音樂圈,從中央層級到地方層級都有公營職業樂團的蹤影,無論古典樂、國樂、或是合唱都各有其一片天地,公營劇團便顯得鳳毛麟角、十分稀缺。

在歷史脈絡上,國光劇團可說與台灣豫劇團一脈相承,成立的時空都在於本土意識開始高漲的90年代。1994年,國防部裁撤設立40餘年的三軍劇隊,當時的藝文界人士包含戲曲學者、演員、藝術家們擔憂京劇藝術將從此在寶島斷炊,以各種管道呼籲主事者再行斟酌。進一步促成行政院、教育部、文建會等多個部會研議,從三軍劇隊的163名團員中重新甄選80餘位,隔年成立國立國光劇團。原本的海軍陸戰隊飛馬豫劇隊,則併入國光改為國立國光劇團豫劇隊(2008年傳藝中心籌備總處設立後,豫劇隊才獨立成為台灣豫劇團)[2]。

也因為這樣的成立背景,國光劇團其實從成立至今20餘年,陸續都有著都有著公部門「獨厚京劇而輕其他」的質疑聲響。三軍劇隊原本就是國民政府遷台時,以勞軍及政策宣達等政戰目的所成立的文工團隊。且國防部裁撤三軍劇隊的90年代,京劇已早無數十年前、一票難求的勝景。(早先以外省族群為主的)原有觀眾流失、現有觀眾的娛樂習慣改變,都讓這個曾經盛極一時的藝術形式漸趨沒落。

相較於解嚴前政府部門對歌仔戲、布袋戲等劇種的蔑視輕忽和不聞不問,在一般軍民都不再看重京劇的時間點成立一個公部門經營的京劇劇團,在支持者的眼中是「對傳統藝術的扶植」,在反對者眼中,卻不過是黨國威權的遺緒在文化政策上的實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