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學的藝術家:從未忽略一點,現代繪畫的天才秀拉

科學的藝術家:從未忽略一點,現代繪畫的天才秀拉
Photo Credit: Georges Seurat, A Sunday Afternoon on the Island of La Grande Jatte, 1884–1886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秀拉(Georges Seurat)是科學的藝術家,徹底的理論研究改革、辛苦鑽研,只為保留顏色原有的明度與彩度。

文:戈登探長(德尼思化創辦人,希望讓文藝更加貼地)

能在藝術名留青史,正是人類群星閃耀時,於這塊高貴黝黑的畫布,偏有幾筆,更為動人。時也、命也、運也,才華之外亦要機緣,當眾人仍在依循傳統,秀拉(Georges Seurat)卻能破而後立。

傳統繪畫藝術的形容,多是感性、情緒化。有些事情,後人想來簡單,但在近百年前沒有先進工具,秀拉用肉眼觀察,光彩,是首位看見光的真貌,如電腦像素影像的先驅。

可曾想像,你眼見蘋果的「紅」,並非紅,樹葉的「綠」不是綠?花非花,霧非霧,光線才是顏色的主角,折射決定了一切。科學的藝術,乃秀拉觀看、分析以至實踐之關鍵。

1_QNJWRcG0IYszFlkSVOkGAQ
Photo Credit: Georges Seurat, Bathers at Asnières, 1884

由牛頓用三稜鏡那刻,分拆光成七色開始,注定後世藝術家,為之瘋狂,更變畫藝。印象派就是如此的存在,如莫奈、雷諾瓦等,他們一生追求,繪畫千變萬化的光與影。

「物體的色彩是光線所賦予的,光線的變化會使物體的顏色也引起變化物體的色彩,除自己會發光外,都是由光線照射所產生。」以理論再創作,超越肉眼所見,如此真實。印象派的創始之一,秀拉依據光學理論作畫,無數草稿,與化學家會談,多年實驗。如今常說,「點彩主義」、「分割主義」,皆源自他。

1_r5fZobX6ehorKyHlms2sNQ
Photo Credit: Seated Nude, Study for Une Baignade, 1883

秀拉是科學的藝術家,徹底的理論研究改革、辛苦鑽研,只為保留顏色原有的明度與彩度。從媒介入手,追求達至完美地表現光與色,若陽光可以分析成七色,繪畫也應能如此。

印象派常用的短促筆觸,他替代成更短的點。他以細小的圓點,均勻地塗滿畫面,費力勞心,一點一點的紅、黃、藍等純色,交相錯雜,不用調色盤調色,直接利用視覺來混合色點。

最大程度表現出,顏色原有的明度與彩度,例如許多黃點和藍點交錯,遠看就成為綠色。這比調出的綠色更鮮明,由觀看者的眼睛作混色效果,從而獲得像觀看自然中光的,躍動靈魂。

1_ufRJm_fCYNrccaoeom7WRQ
Photo Credit: Georges Seurat, The Seine and la Grande Jatte, 1888

這是「新印象派」,光學理論徹底實踐的秀拉。巨大又繁複的鉅作,每一幅畫都是極其嚴謹,名作像「大碗島的星期天下午」(A Sunday Afternoon on the Island of La Grande Jatte),前後共花兩年時間,大量素描與草圖的琢磨,掌握色彩的任何細節。

秀拉其時年僅27歲,已經創作出如斯鉅作!融合細膩感性,科學理性,足以名留文藝史,啟發後世無數藝術家,影響不止於繪畫可見,甚至在文學、話劇,以至電影等,皆有其身影。

成功之因,有賴家庭的支持,提供畫室畫具,不為生計煩苦。自幼投入研究藝術與科學,時也、命也、運也,最終成就傳奇藝術的生命。可惜英年早逝,天才總如流星,短暫閃耀三十一年。

1_833BYJrby4XznzEoMMq4tg
Photo Credit: Georges Seurat, The Circus, 1891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原文請看作者Medium

相關文章:

責任編輯:Alex
核稿編輯:Alvin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