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矽谷製造」的漢堡肉?》:將「基改乳蛋白質」視為蛋白質,這樣的思考邏輯大錯特錯

《「矽谷製造」的漢堡肉?》:將「基改乳蛋白質」視為蛋白質,這樣的思考邏輯大錯特錯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即便大部分的資料都指出,工業化農業對環境會帶來非常大的危害,得來的結果卻是我們正在進入工業化生產的另一個版本,只是這個版本沒有動物。在這個新版本中,我們依舊需要工廠、能量、水、農作物,新的解決方法看起來很安全,但是後果要到數十年後才會揭曉。

蓋斯林傑之前也曾在食品產業工作,先前他在超越肉類協助伊森.布朗開發現在超搶手的素食漢堡,而在超越肉類之前,他則是在尼爾.瑞寧格的Amyris製藥公司,可說有一張多采多姿的食品科技履歷。從前科學家的職業生涯選擇比較單純,要不是在學界,就是在藥廠,現在則是出現了第三種可能——食品科技,讓科學家有機會發大財,同時「造福世界」,這是蓋斯林傑的說法啦。

雖然製作一「磅秤」的食物其實並不是那麼簡單,這是一個用來描述實驗室製造的小規模產品的單位,但要製造一小瓶能夠放在包包的樣本,鐵定比製造能裝滿二十萬公升儲存槽、食品級油罐車、或一船貨櫃的量,還要簡單非常多。在和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法律角力結束後,還有一個問題需要處理,就是找到便宜的糖來源,這在生產所有這類替代蛋白質時最重要的一點。

在我為本書採訪的過程中,我總會詢問受訪者糖怎麼來,以及來源是否重要,像是廚餘、玉米、甜菜等,還有糖本身,或說糖來源的品質,是否會影響製造出來的蛋白質。受訪者的回答則是糖的來源根本沒差,因為細菌在製造蛋白質的過程中會把糖「用盡」。一個我之前採訪的紐約大學化學家總愛跟我說:「垃圾進,垃圾出。」我很想相信這些創辦人,但我的人生是以糖這種碳水化合物為中心轉動,所以我總是會帶著一絲恐懼檢視他們的說法。

Perfect Day成功在實驗室中製造出少量樣本後,下一步則是簡化過程以便量產。用比喻來說,就像你試著要煮一道你畢生見過最複雜的料理,可能是從西班牙名廚費蘭.阿德里亞(Ferran Adrià)的食譜《鬥牛犬》(El Bulli)挑的,這本食譜是以他知名的分子料理餐廳命名,但你為一頓四人晚餐做了這道菜後,下次要準備給一百個人吃,再來是一千人、一萬人、十萬人、一百萬人。而要達成Perfect Day的目標,終結人類對工業化農業的依賴,一百萬人才只是開始而已,這對創辦人希望在世界各地興建工廠,為數十億人製造乳清和酪蛋白。

為了要商業化生產非動物性乳製蛋白,Perfect Day採取類似Clara Foods及Ingredion合作的方式,和艾徹—丹尼爾斯—密德蘭公司(ADM)簽約,這是一間跨國食品製造商,每年營收超過六百四十億美金。和「巨食」建立合作讓PerfectDay能夠大規模生產乳製品原料,對ADM來說,則是獲得了亟需的創新,同時也讓Perfect Day的命運和一間跨國公司緊緊相連,這間公司砸大錢幫助食品工業掩蓋食安和營養議題,包括推廣糖分、為糖分辯護、人工甘味劑、食品添加物、殺蟲劑等。

二○一八年,Perfect Day獲得了他們的第一項專利,專利第九九二四七二八號,「含有重組β—乳球蛋白(beta-lactoglobulin)或重組α—乳蛋白素(alphalactalbumin)、或兩者皆含的食物配方」,很顯然就是指乳清和酪蛋白。

二○一九年六月,Perfect Day向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申請「GRAS」,也就是「公認安全」(generally recognized as safe),根據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網站,「任何刻意加入食品中的物質,都稱為食品添加物,必須通過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的上市前檢驗及認證,除非該物質經專家認定,在其運用的狀態下,一般來說皆不會產生危險性。」

這段話的意思是:只有特定原料才需經過檢驗,任何常見的原料,像是葵花油或荷蘭式可可粉,都會自動獲得進入我們食物系統的許可。一間公司要申請「GRAS」,就必須將自己的研究成果提交給公正第三方審查,問題出在「經專家認定」這句話,這裡的專家指的科學家,通常都收了申請公司的錢。這就是不可能食品申請使用血基質的法律途徑,血基質是不可能漢堡中不可或缺的原料,這項原料正屬於「GRAS」。

因為凝乳酶和胰島素都是以類似的過程獲得許可,而牛奶幾百年來又都是人類的主食,這些非動物性乳蛋白質,也能從法律的眼皮底下悄悄進入我們的食物系統,根本不會有人察覺,反正就是蛋白質嘛,這樣簡單的思考邏輯其實大錯特錯。

而且不幸的是,「GRAS」已淪為今日許多食科公司的法律捷徑,這不代表我覺得他們在做會對人類健康帶來風險,或是故意要害人的事,但我還是希望能夠有更詳細的檢驗,包括由和最後產品利益無關的獨立食品科學家進行的學術研究。說是這樣說啦,但現在沒有任何食科公司在做這樣的研究。

大眾要接受從威利旺卡式的機器噴出的牛奶,而不是來自乳牛的牛奶,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根據《素食時光》(Vegetarian Times)雜誌二○一七年的調查,美國的素食人口約有七百三十萬人,其中一百萬人為純素主義者,而美國的總人口數則是三億兩千七百萬,表示只有大概百分之三的人吃素而已。

此外,即便大部分的資料都指出,工業化農業對環境會帶來非常大的危害,得來的結果卻是我們正在進入工業化生產的另一個版本,只是這個版本沒有動物。在這個新版本中,我們依舊需要工廠、能量、水、農作物,新的解決方法看起來很安全,但是後果要到數十年後才會揭曉。


猜你喜歡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一圖看懂微電腦瓦斯表:三大安全遮斷功能,守護居家安全「不漏氣」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相較於傳統機械式瓦斯表,微電腦瓦斯表可以主動偵測異常情況,在漏氣、超時使用、五級以上地震發生時,自動遮斷瓦斯,以防瓦斯外漏所造成的氣爆、火災等危害,強化居家安全的守護。

你收過瓦斯公司寄來說明可換裝微電腦瓦斯表的通知單嗎?自從2011年天然氣事業法通過之後,政府便開始推廣微電腦瓦斯表,屆齡換裝微電腦瓦斯表完全免費,每個月也只要多40元的基本費,就可以享受微電腦瓦斯表所帶來的安全保障。和傳統瓦斯表相比,微電腦瓦斯表增加了精密微電腦晶片、感震器、壓力開關、緊急遮斷閥等零組件,在偵測到漏氣、超時使用、大地震時,便會進行自動遮斷功能。這些功能對你我的居家安全有什麼保障?一起來搞懂吧!

微電腦瓦斯表_第一篇_完稿

三大安全遮斷-漏氣遮斷

瓦斯管線會因為風吹雨淋日曬、被老鼠嚙咬等原因,而慢慢老化破裂;再加上台灣地震頻繁,也是導致瓦斯管線鬆脫漏氣的原因之一。一般來說,我們可以透過發現家中瓦斯的使用量異常增加,或者是聞到瓦斯特有的臭味,來注意到瓦斯有漏氣的情況。可是,現代家庭的瓦斯管線往往鋪設在室外,又或者大量漏氣的時候沒人在家、或正在其他房間休息,可能不會發現這個危險警訊。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到瓦斯漏氣的問題,並且自動進行「漏氣遮斷」,在第一時間阻止易燃的瓦斯洩漏,以免在不知情的狀況下浪費瓦斯,甚至造成嚴重災禍,全家人每天都能安心生活。

三大安全遮斷-超時遮斷

想必很多人都有急著出門,然後突然想不起自己到底有沒有把爐火關掉的經驗吧?這種不踏實的心情,在忙得抽不開身的時候,特別讓人覺得難受。大家可能也聽說過,家中長輩開了瓦斯爐燒水泡茶,結果朋友打電話來聊天,講著講著就忘記瓦斯爐的火還開著,如果爐火一直燒下去,可能真的會導致一發不可收拾的憾事。

微電腦瓦斯表可以偵測瓦斯的使用量與時間的關係,開大火的話,用氣的時間會縮短;開小火的時候,時間就會相對拉長。這個功能可以在家人使用瓦斯,但忘了關火時,自動判斷是不是應該要啟動「超時遮斷」的功能。

三大安全遮斷-地震遮斷

發生五級以上的地震時,如果正好在使用瓦斯,微電腦瓦斯表就會馬上停止供氣,這就是「地震遮斷」功能。說到地震,其實和微電腦瓦斯表的發明及推廣有著非常密切的連結。日本早在1987年就開始推廣使用微電腦瓦斯表,因為有這項設備,所以不管是1995年的阪神大地震,或者2011年的311大地震,都因為「地震遮斷」發揮作用,才不至於因為瓦斯而引起更多事故。

同樣位於地震帶上的台灣,我們向來十分在乎房屋的結構和材料是否防震,如果能更進一步裝設微電腦瓦斯表,在地震發生時發揮作用,自動遮斷瓦斯,就能防止因為設備損壞所造成的瓦斯外洩以及氣爆、火災等事故。

微電腦瓦斯表在日本目前已有將近100%之普及率。在台灣,目前的年度裝置率則從2014年的8.43%,提升至2022年第2季的48%。所謂多一份用心,就是多一份保障。在我們小心用氣、用火的同時,再加上微電腦瓦斯表的主動防護,家人的生命安全和財產保障,就更加完整了!

經濟部能源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