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貧窮》:對貧窮家戶而言,不需辦理麻煩手續就能撥款的貸款極度珍貴

《走出貧窮》:對貧窮家戶而言,不需辦理麻煩手續就能撥款的貸款極度珍貴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章已經解釋對我們接觸的貧窮家戶來講,還款制度很重要,把此心得放進產品設計中,將是替窮人推出新產品的關鍵。不只是產品一共要繳多少錢很重要,分期付款的時間與金額也至關緊要。

文:戴芮.柯林斯(Daryl Collins)、強納森.梅鐸(Jonathan Morduch)、斯圖亞特.盧瑟福(Stuart Rutherford)、奧蘭妲.魯斯芬(Orlanda Ruthven)

健康問題成為財務問題

發生緊急事件時,家戶會盡一切所能求援,他們能應急的方法通常很昂貴。雪上加霜的是,家庭有可能就此一蹶不振,耗光資產、摧毀生計,或是欠下不可能還清的債務,再也站不起來。接下來的故事將帶大家看看,健康狀況不佳如何影響著人們的生活,有時甚至會由於債務沉重,資產耗盡、付出太大的代價,在最初的問題早已解決後,繼續拖累家庭,健康問題一下子化身為財務問題。

馬菡努(Mahenoor)的例子是即便變賣珍貴家產,依舊於事無補,她是我們孟加拉樣本中最貧窮的鄉村家庭的戶長。馬菡努娓娓道來家道中落的緣由,十年前,她的先生沙利爾(Salil)原本是自己有車的車夫,一家人感到自己只算中等程度的貧窮,但在一九八九年的一個傍晚,沙利爾回家時抱怨喉嚨痛。他去看地方上的醫生,付了診療費,但還是會痛。沙利爾先是賣掉一台人力車,拿到三十四元,接著為了後續的治療,把剩下兩台也賣掉,但病依舊沒治好。沙利爾的健康持續快速惡化,醫生建議住院。

在這段期間,沙利爾夫婦加三個年幼孩子的五口之家沒了收入。他們向朋友與鄰居借錢,還算活得下去,但無法借到一大筆錢住院開刀。他們家沒人加入微型金融機構,就算加入,也得過一段時間,才能取得第一筆貸款,而且金額八成很小。沙利爾不惜一切要治病,說服妻子賣掉結婚時娘家贈送的土地,靠那筆錢住進首都的醫院,但幾天後就死於喉癌。他的遺孀和家人,這下子失去賺錢養家的支柱,資產也全賣光了,背了一身債。

希卡(Shikha)與迪內(Dinesh)夫婦是我們的印度都市樣本,曾兩度碰上緊急健康事件,兩人的結局比馬菡努幸運,但依舊債務纏身多年。一九九五年時,兩人身無分文從家鄉前往德里。他們以前其實不窮,擁有四英畝的肥沃土地,但在他們離鄉背井的兩年前,迪內病到咳血,一家人不得不賣地支付醫藥費,最後什麼都不剩。迪內的病一直沒好,希卡向某個富裕的放貸家族成員借錢,利息每個月五%,不到一年就欠下二百一十二元。希卡帶著兒子到別人的田裡死命工作,想辦法還清債務,但這下子家裡沒田了。

痊癒後的迪內在德里找到工作,在成衣廠當監工。家人跟著搬到德里,希卡和女兒找到女傭工作。接著在一九九七年,兒子感染結核病,再度為了治病四處借錢:他們向村里借了八十五元,向迪內的公司預支二百一十二元,向希卡的雇主借了二百一十二元,向不住在附近的房東借了免利息的二十一元,向店老闆借了六十四元(月息一○%),還向住同一條巷子的富鄰居借三十二元,利息同樣是每個月一○%。等著他們償還的債務一共是一千兩百七十元,三年後我們認識他們時,依舊還欠一百○六元。雖然這對夫婦能想辦法的程度遠勝過別人,收入高,能向雇主與鄰居借錢的管道也多,他們依舊長期背負著沉重的債務。

前述兩個例子顯示,窮人家戶陷入麻煩時,他們使用的財務工具通常是借貸。如果能有更好的方法,以可靠又價格合理的方法借錢,將能幫助到他們。然而,碰到上述類型的醫療緊急事故時,借貸仍不是最理想的解決方法。借錢有風險問題,保險的目的就是處理風險問題,沒有保險將造成家庭承受雙重負擔。

首先,重大健康緊急事件造成急需現金;第二,同一時間,緊急事件又會減少還款能力。比方沙利爾無法工作,他去世後,家人也沒有多少賺錢的能力;迪內的病則導致必須賣地,妻子被迫扛下愈來愈重的擔子。唯有保險規劃(或由稅收贊助的公共安全網)能集中處理此類風險,以不額外累積債務的方式,在正確時間提供迫切需要的資源。

道德風險的正反兩面

經濟學家關切保險的道德風險問題:一個人的健康獲得保險後,有可能改變個人行為。問題出在如果受保人開始不好好照顧自己、有恃無恐,心中知道未來健康要是出問題的話保險會給付,將增加他們需要動用保險的可能性。理論家提出的解決辦法,是不讓人保全險,這也是支撐著富裕世界保險的方法。

「最佳化」的保險契約能讓受保的民眾暴露於部分風險,促使他們留意自身安全,讓他們的動機和保險業者能夠一致。典型的作法是採行部分負擔制度(copayment,受保人一定得支付部分的健康帳單)與自付額(deductible,唯有支出超出一定金額後,才是承保範圍)。

然而,財務日記明顯呈現出事情的另一面:如果醫生的看診費、診斷測試與治療費用一定得直接支付,手中又沒有太多現金的話,人們會一直拖到健康嚴重惡化才去看病,有可能為時已晚。窮人經常陷入這種情境,因為他們收入少,需要用錢的事卻太多,如同接下來這個例子。

四十歲的費札爾(Feizal)是我們的印度鄉間樣本,職業是跑遍各地賣鋁鍋。在我們進行研究的頭幾個月,他的妻子、一子七女,一個月平均靠三十六元的收入過活,其中主要靠費札爾賣鍋子,加上兒子在裁縫店當學徒的津貼,以及家中女性捲比迪煙(bidi,製作廉價香菸)的收入。我們的研究進行到一半時,費札爾在十二月從腳踏車上摔下,大腿骨折,家裡頓失主要的收入來源,只能靠賒帳買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