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在印度蓋太陽能板廠,備妥600億美元銀彈,欲削弱中國在太陽能產業的主導地位

美國在印度蓋太陽能板廠,備妥600億美元銀彈,欲削弱中國在太陽能產業的主導地位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美、中的政治角力,正在太陽能產業上激烈展開,由美國納稅人出資的美國國際發展金融公司(DFC),放貸5億美元資金替印度建造一座太陽能板工廠,意味著美國政府正利用納稅人的稅金,削弱中國於太陽能行業供應鏈中的主導地位。

美國國際發展金融公司(DFC)利用美國人的納稅錢,放貸5億美元替印度建造一座太陽能板工廠,藉此削弱中國在太陽能產業的主導地位。這項計畫為期7年是該機構歷史上最大的交易之一,而備妥的銀彈(信用額度)達到600億美元(新台幣1.6兆元);該組織的任務除了促進發展中國家的成長外,還得要對抗威權政府。

中國逐漸掌握全球太陽能的市場

太陽能發電產業依技術可區分為矽晶、薄膜等兩大類。而目前市場主流為矽晶太陽能電池,共占約近9成市場。全球矽晶領導廠商為:保利協鑫GCL、特變電工、大全 (中國)、OCI(南韓)、Wacker(德國)Hemlock、REC Silicon、Tokuyama(日本)等國外大廠,共約佔7成以上全球產值。

前瞻綠色材料高值化研究中心研究員徐崇凱指出,2017年以來中國採取「領跑者」策略,意即由領導廠商,扶植次要廠商,進而形成規模經濟。此策略非常成功,使得全球市場對中國材料需求增加,呈現供不應求的情況,中國廠商同時積極擴產,企圖發揮更大影響力。

他指出,目前全球太陽能晶圓矽材中國大陸約佔7成以上,台灣廠商幾乎已經退出市場,其餘則為日本、韓國、德國及其他國家。

中國除了掌控了太陽能上游的相關原料的主導權外;也在中游太陽能電池上大有斬獲,以「矽晶太陽能電池」為例子,中國也囊獲了近7成以上的市占率,台灣則以近1成比重位居亞軍,其餘則包含日本、韓國及馬來西亞等國家。

中國再生能源產業鍊,擴張速度極快,引起歐美國家保護自身產業的意識。於是雙方關稅戰爭就此展開,徐崇凱解釋,早在2014年中國對美國的進口太陽能零組件,徵收反補貼稅與反傾銷稅;隨後,中美韓德等國間亦實施雙反貿易制裁措施,導致整體太陽能市場產業供需,相當不穩。

他強調,在此情況下,中國廠商擴產腳步仍無放緩、或減少補貼。種種原因是當時太陽能市場供需持續失衡的關鍵。於是經過產業調整後,中國在2017年後終於成功地掌控太陽能市場的控制權。

隨著近年淨零碳排趨勢形成,各國對再生能源政策有了大幅度調整,也成為北京當局大展拳腳的最佳時機,尤其是印度市場。根據調查研究機構《TrendForce》報告顯示,印度今(2021)年太陽需求有望翻倍,預期隨著印度政策優化和引入全球資本參與市場開發,印度中長期太陽能發展潛力依然可觀。

美、中政治角力:白宮與印度協議,削弱中國對太陽能板的控制

面對來勢洶洶的中國,瞄準印度廣大的太陽能市場,美中對抗也在此上演。美國國際發展金融公司(DFC)昨(7)日表示,已經同意向美國太陽能公司First Solar提供融資,在印度泰米爾納德邦(Tamil Nadu)建立一個太陽能板製造廠,為期7年的債務融資貸款成歷史上最大的交易之一,信用額度高達600億美元。

《華爾街日報》報導指出,白宮已指示該機構專注於應對氣候變化和深化與印度的關係,該機構於2019年進行全面改革,除了促進發展中國家的成長外,還要對抗威權政府。

報導稱,DFC希望這筆交易能實現太陽能供應鏈的多元化。由於中國目前控制著太陽能電池板的生產,佔全球總產量的70%以上。這種主導地位正困擾著美國、印度等,發展太陽能產業的國家。

更重要的是,太陽能電池板的材料多晶矽,有一半來自中國的新疆,而日前新疆遭到美國和其他國家以及包括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在內的人權組織指控,中國官員對以穆斯林為主的少數民族人士進行了大規模拘留和強迫勞動

不過,北京當局則反駁為謊言,並稱設立職業培訓設施是為了改善人們的生活和對抗宗教極端主義。

DFC首席運營官David Marchick表示:「我們非常關注新疆的供應鏈,」他說,該機構對未來更多的太陽能交易持開放態度。First Solar工廠生產的大部分產品將供應印度國內市場,拜登政府認為印度是一個越來越重要的盟友,與印度合作也有助於美國對抗中國。

印度太陽能裝機目標的力度在全球居前,該國政府力爭到2030年要將裝機容量提高至現有水平的3倍左右。印度已表示,需要發達國家施以援手,為印度從煤電向可再生能源轉型提供資金。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