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為何使生物滅絕?》:顯而易見的是,生命多樣性需要寵物飼主的支持

《愛為何使生物滅絕?》:顯而易見的是,生命多樣性需要寵物飼主的支持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作者克里斯蒂是一位熱愛寵物的飼主,也是長期報導生態議題的環境工作者。他在本書中提出一個主要問題:無論寵物飼主或保育人士都極度熱愛動物、擁有親生命性的本質,為何演變成無法對話的激烈衝突?

文:彼得.克里斯蒂(Peter Christie)

貓與鳥的戰爭無濟於事,挑戰養寵物的親生命性合理與否的保育訊息,也是沒有用的,我們的共同目標更為重要。提高對大自然困境的意識並促成寵物市場的補救性改造,都是所有動物愛好者可以認同的目標。了解問題並分享訊息非常重要:在瑞典的醫生暨生物學家卡爾.林奈(Carl Linnaeus)發明了他的地球生命命名系統將近三百年後,只有一百七十萬種動物、植物、真菌與微小的原生生物被賦予學名。地球上的實際物種數至少是這個數字的四到五倍——包括估計約八百一十萬種大多尚未被發現的動物與植物,其中只有非常小的部分是我們熟悉的寵物。

同時,在已命名的物種中,只有十萬五千種得到了充分的研究,以評估它們在這個擁擠且不斷變化的世界中有著什麼樣的應對能力,而在這些物種中,約有百分之二十七已知有滅絕的危險。二○一九年,生物多樣性和生態系統服務政府間科學政策平台利用這些估計得出結論,目前面臨消失風險的已知和未知物種可能超過一百萬種——其中大多數物種我們根本不知道它們的存在,破壞規模之大令人警醒,但我們無知的程度可能更讓人擔憂。

了解是非常重要的,寵物飼主與保育人士藉由了解情況來加強他們的集體影響力,有些需要我們關注的目標是明確的,例如結合消費者力量讓寵物產業加進來,寵物飼主與其他人就能推動政府對野生動物進行比目前往往不充分的國際寵物貿易規範如《瀕危野生動植物種國際貿易公約》(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of Wild Fauna and Flora,簡稱CITES)更多的保護。尤其重要的一點,是要努力彌補動物從原產國非法出口到美國或歐洲市場之間存在的監管缺口。

研究人員表示,幾乎沒有法規能用於保護這些無國籍的動物;同樣地,一些國家寬鬆的審查與監督也導致野生動物被「洗白」,成了人工飼養的動物,對許多外來珍奇動物來說,圈養繁殖的成本與難度都比單純從野外捕捉高了許多。對一些外來寵物物種的研究,例如印尼的綠樹蟒,將合法繁殖設施的能力與市場上的動物數量進行比較,結果顯示,在世界各地出售的所謂人工飼養的寵物數量是不可信的。

另一個焦點則是寵物與寵物貿易作為外來物種入侵主要原因的作用,在此,寵物飼主的故意釋放與動物的意外逃逸都要承擔責任,但是缺乏意識可能才是真正的罪魁禍首。在許多情況下,寵物飼主相信自己的所作所為是為了這隻他們不再願意或無法照顧的動物好;外來的野生生物似乎應該屬於野外,任何野外都行。寵物愛好者可能不了解這個動作的危害,或是在某些情況下,可能被某些組織誤導,認為這些野生寵物是自然景觀的一部分。

以提高意識為目的的宣傳活動,特別是在寵物與寵物食品公司的參與下,可以抵消這些令人不安的運動,並力勸以避免這類情況發生。外來寵物賣家可以要求買家完成小型培訓,讓他們具備照護與處理的技能,並接受保育教育;寵物食品銷售商可以在包裝上貼上標籤,提醒人們逃逸、被釋放與無人監管的寵物可能造成的保育危險;寵物產業也可以鼓勵更好的衛生措施(檢疫協定或入境控制)以阻止陌生的、由寵物傳播的疾病從遙遠的地方來到這裡,傷害當地的野生動物。

提高寵物飼主與其他人的意識也有其他好處:當更多飼主了解到寵物相關保育問題的規模與嚴重性時,更多熱愛動物的寵物愛好者盡力提供幫助改善現況的機會就會增加。例如,他們可能會更堅持要知道寵物動物的來源。他們在把活寵物放生到不屬於牠的棲息地之前,可能會猶豫,或是可能對在戶外傾倒水族箱的水、可能汙染當地環境造成疾病感染之前三思。他們甚至可能對放養的貓狗與其他寵物對鄉間野生動物造成的影響更加警醒。

然而,保育人士需要考慮到,挑戰寵物飼主的特定做法,可能不如鼓勵人們關心家裡以外的動物來得重要。許多人已經把他們的寵物養在室內或是嚴格控制之,也就是用牽繩,或是在戶外活動時小心看顧。促使人們更加意識到寵物對其他動物的影響,可能會讓更多飼主相信這種看法,同時,鼓勵飼主對不牽繩的動物可能對野生動物造成的後果多加注意,也是很重要的。

激勵飼主以自己的方式盡可能減少傷害,是一個重要的步驟,例如,寵物即使是在不捕食野生動物的情況下也會對野生動物造成傷害,這一點並不廣為人知,被視為掠食者的寵物可以讓野生動物因為恐懼而癱瘓,擾亂野生動物繁殖與養育幼崽的努力;例如,後院的貓會引起鳥兒驚叫,進而吸引其他巢捕食者,像是烏鴉。

英國的研究模式顯示,即使因為更多貓的存在而使鳥兒的「恐懼」略微增加,也會造成鳥類數量急劇下降。眾所周知,狗叫會影響美洲白冠雞這種溼地鳥類的築巢行為,以及一種受威脅鹿種的行蹤。有些時候,寵物的糞便就足夠了:貓糞與貓尿甚至與山河狸及美洲家朱雀進食減少以及嚙齒動物的焦慮跡象有關,有了這些資訊,寵物飼主可以做很多事來約束這些意想不到的影響。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