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碧的故事:當家人生命走向終點,是否也有位像阿碧一樣來自東南亞的女性陪伴身旁?

阿碧的故事:當家人生命走向終點,是否也有位像阿碧一樣來自東南亞的女性陪伴身旁?
圖為行李箱示意圖。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的看護移工離家時,她們的孩子還很小沒有記憶,這一紙3年的合約,必須讓她們錯過好多孩子成長過程的重要時刻,且當故鄉的家人需要她們時,她們總是無法及時出現,諷刺的是,她們往往陪伴許多台灣長者走過人生最後時光。

文:熊宥之

大學畢業後,我就從外縣市搬回家裡跟爸媽一起住,當時擔任爺爺看護的是菲律賓籍的阿碧。

阿碧長的黑黑壯壯,不多話,就像是鄉下吃苦耐勞的中年婦女,不過她的英文程度很好,且非常有禮貌,相較於之前我們家請過的其他看護移工,阿碧是我溝通起來最輕鬆的一個,用英文就可以對話,不需要比手畫腳或互相猜意思。

此外阿碧在照顧我爺爺之前,就已經在台灣做看護好幾年了,很多事情不太需要我們交代,她就做得有條有理,整體而言我非常信任阿碧。

阿碧個性很老實,我搬回家之後一直在整理東西,很多小時候或學生時期用品都需要淘汰,阿碧就會撿起來問我還要不要,我說可以給她的時候,她就會從她書桌抽屜拿出一包小餅乾給我,用餅乾跟我交換我的二手物品。

我家所在的區域靠近山區的原住民部落,部落裡有天主教堂,由於菲律賓人大多數信奉天主教,阿碧每週日早上都會去教堂做禮拜,直到中午才回來,非常虔誠。

有一天阿碧從教堂回來,扛了一個超大的32吋行李箱,她說是教會的人送的,從此之後阿碧常從教會拿二手物品回來,有些是她用很便宜的價格跟人家收購的、有些是熱心教友送的,從筆電到鞋子應有盡有,阿碧說她未來想回菲律賓開商店,這些東西會用得上。

慢慢地,阿碧收集的東西越來越多,床底下都快滿了,阿碧就請我爸幫她裝箱寄回菲律賓,陸陸續續寄了很多箱,東西多到我開始懷疑阿碧要開的店,會不會其實是二手商店。

那時候的我還沒去過菲律賓,很多年以後,我因為玩潛水而踏上宿霧的土地,親眼看到機場外圍以及百貨公司對面就是數不盡的貧民窟,我才真正理解,菲律賓是一個資源極其匱乏的國家,貧窮充斥在各個角落,我頓時想起阿碧,她一定是窮怕了,因此竭盡所能把在台灣獲得的物資寄回去給家人。

iStock-170115673
Photo Credit: iStock
圖為二手物品示意圖

有一次我吃完飯想吃芭樂,阿碧看到我要拿菜刀切芭樂趕快過來阻止我,她說她要切,叫我去餐桌坐著等,我並不想把她當傭人使喚,跟她說切水果不是她的工作、我自己來就好,但阿碧堅持要幫忙,我只好乖乖去餐桌坐好等她。

過了一陣子阿碧端上一盤削好切片的純白色水果,我以為阿碧把剛剛洗好的芭樂拿回冰箱換成了水梨,然而我把水果送進嘴裡咬下去的那一刻,我赫然發現這不是水梨,阿碧居然把芭樂削皮去籽泡了鹽巴水呀 !

追根究底一問,原來菲律賓主要栽種的水果是鳳梨、香蕉、芒果、木瓜這些需要去皮的水果,阿碧沒看過芭樂,她以為所有的水果都要去皮,因此非常認真的把好幾顆芭樂的皮通通都削掉。

我忍不住放聲大笑,但又覺得她很可愛,即便過了這麼多年,只要一想到那天阿碧在廚房裡努力削著她這輩子從沒看過的芭樂的皮,就不禁感到一陣莞爾,但又覺得暖暖的。

阿碧與我們家的看護合約快結束的前幾個月,她收到了她母親罹患心血管疾病住院需要開刀的消息,由於聽起來很嚴重,事態緊急,我們請仲介火速幫阿碧買機票,放她兩個禮拜的假飛回菲律賓探望母親。

阿碧回到菲律賓後,除了打電話回來跟我們報平安,也跟我們說她母親手術後生活需要照顧,她陷入要把台灣這邊的合約完成、或提前解約返國照顧母親的兩難。

雖然阿碧在家務事暫時告一段落後,還是依照約定回台灣照顧爺爺,但過了一陣子她還是向我媽反應,說放不下故鄉生病的母親,希望提前結束與我們家的合約。

我媽答應了,畢竟我們家會聘請看護也是希望爺爺能受到好一點的照顧,為人子女的心阿碧跟我父母是一樣的,而且阿碧工作態度認真負責,我們也不忍心讓她為難。於是她開始著手收拾行李,並一一向教會朋友道別。

阿碧離開的那天,客廳裡擺了四個32吋的行李箱,除了一個是她自己裝私人衣物之外,其他三個都是教友給的,裡面滿滿都是阿碧從教會或朋友那邊四處便宜收購的東西,她待人一向誠懇,我想阿碧一定在教會裡結交了不少朋友,也一定有很多教友願意幫助她。

iStock-878252858
Photo Credit: iStock
圖為行李箱示意圖

就這樣,阿碧帶著滿滿的收穫回去菲律賓,結束了在我們家工作的日子。

阿碧是爺爺的最後一個看護,她回國之後,爺爺病情每下愈況,不久就住進了有24小時醫療照顧的護理之家,我們家此後再也沒請過新的外籍看護,大家周末有空就輪流去護理之家探望爺爺,直到他過世為止。

我們身而為人,終將經歷生老病死的人生旅途,這跟人種或職業都無關,而是每個人的必經過程;而在現今,當您即將終老一生時,陪伴在您身邊的除了家人外,往往還有一位像阿碧一樣來自東南亞的女性。

對於外籍看護來說,她們來台簽的工作合約一簽就是3年,不像外派的台商或台幹、公司通常會出機票錢固定讓其返鄉休假,外籍看護至今仍然沒有法律保障的休假天數,且她們要背負故鄉一家的生計,還得承受一個人待在異鄉的寂寞以及與家人分隔兩地的苦楚,可謂「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

有的看護移工離家時,她們的孩子還很小沒有記憶,這一紙3年的合約,必須讓她們錯過好多好多孩子成長過程的重要時刻,且當故鄉的家人需要她們時,她們總是無法及時出現,諷刺的是,她們往往陪伴許多台灣長者走過人生最後時光。

我深知國內對於外籍看護的法令保障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但是在那之前,我們可以先用平等友善的態度對待每一位移工,至少讓她們感受到,離鄉背井、遠離家人的日子不是那麼的難捱。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