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為了南芳皇后與朝廷對立,越南末代皇帝保大帝卻依舊不改風流倜儻

曾為了南芳皇后與朝廷對立,越南末代皇帝保大帝卻依舊不改風流倜儻
保大帝1954年檔案照。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或許是皇帝生涯太過坎坷且不如意,保大帝在婚後沒幾年便又在後宮納入新嬪妃,離開越南後更是結識許多美人佳麗,據說他每晚都在不同女人懷裡度過;保大帝流亡至法國時也甚少探望南芳皇后,在南芳皇后過世後,他迎娶了小他多歲的法國女子,並立她為泰芳皇后。

文:HELLO VIETNAM

編按:本文為系列文章,上篇〈越南阮朝最後一位皇后:東西合璧的特質,讓保大帝「願意為她一人廢除整個后宮」〉,講述越南末代皇帝保大帝為了與阮有氏蘭(Nguyễn Hữu Thị Lan)結婚與整個朝廷對立,同意阮有氏蘭家族開出的所有條件,然而,風流倜儻的保大帝,在世界局勢動盪下,他的愛情故事也有了多次漣漪。

"Trẫm cưới vợ cho Trẫm,

chứ không phải cưới vợ cho Triều đình"

(朕是娶朕的妻子,不是娶朝廷的妻子)

1934年3月20日保大帝和阮有氏蘭(Nguyễn Hữu Thị Lan)在順化皇城舉行大婚儀式,婚後沒多久就進行封后典禮,賜號為「南芳」,意旨來自南方的芳香,她成了母儀天下的南芳皇后,陪在保大帝身旁進出外交內政的場合,並致力教育與女性權益的活動;1934年到1946間,南芳皇后主要都是與五個孩子生活在順化的安定宮,於此同時,世界的局勢開始動盪不安,這不僅影響著越南封建皇權的存滅,還動搖了保大帝對南芳皇后的愛情承諾。

Cuoc-doi-va-tinh-su-vua-bao-dai-05
Photo Credit:ELLE Team
保大帝年輕時的馬上英姿

起起伏伏的越南末代皇帝保大帝

生於1913年22月10的順化皇城,本名為阮福永瑞(Nguyễn Phúc Vĩnh Thụy),9歲受封為「東宮皇太子」,12歲便登基為皇,在位期間名阮福晪(Nguyễn Phúc Thiển),是阮朝的最後一任君王。

保大帝出生時,越南正經歷法國殖民統治,因此,保大帝是在法國完成學業的。起初他充滿了理想抱負,並嘗試廢除舊時代的繁瑣陋習,為越南推行現代化的改革政策。但由於受到法國政府的控制,保大帝便聯合日本軍隊一起推翻印度支那的法國政權,後來卻因為許多的天災人禍,國內開始出現了「越南獨立」的聲浪,在無法與日軍達成協議的狀況下,保大帝最終選擇退位,結束143年的阮氏王朝

恢復成平民的保大帝先後為越南民主共和國(Việt Nam Dân chủ Cộng hòa)與越南國(Quốc gia Việt Nam)四處奔波,兩次流亡國外,最後無法返回越南,於1997年7月30日病逝於法國的軍醫院,在他的回憶錄《安南之龍》中說道:「自己曾作為法國的魁儡,在擔任皇帝的21年歲月裡,一點權力都沒有。」

或許是皇帝生涯太過坎坷且不如意,保大帝在婚後沒幾年便又在後宮納入新嬪妃,離開越南後更是結識許多美人佳麗,據說他每晚都在不同女人懷裡度過;保大帝流亡至法國時也甚少探望南芳皇后,在南芳皇后過世後,他迎娶了小他多歲的法國女子,並立她為泰芳皇后(Thái Phương Hoàng Hậu)。

Young_Monique_Baudot
Photo Credit:ELLE Team
保大帝的第二任妻子,年輕時的泰芳皇后(Thái Phương Hoàng Hậu)。

英雄難過美人關

「感情的事情,誰也說不準,但是這一刻我只愛你。」如同每個流連於花街柳巷的花花公子,退位成「凡人」的保大帝打破自己對愛妻南芳皇后的承諾,有了許多新的情人、愛人,李麗霞(Lý Lệ Hà)就是其中一個,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卻是革命情感最深的一個;她出生自越南北部太平省的貧苦農家,是一個舞女,1930年獲選為河東白絲縷小姐(Hoa hậu Áo lụa Hà Đông),與保大帝在河內擔任越南民主共和國最高顧問時相識,雖然那時保大帝已經與妃子裴夢蝶 (Bùi Mộng Điệp)同居,但因為李麗霞十分傾慕保大帝,兩人開始了情人關係。

Cuoc-doi-va-tinh-su-vua-bao-dai-12
Photo Credit:ELLE Team
保大帝與妃子裴夢蝶 (Bùi Mộng Điệp)

1946年保大帝因與當時的越南獨立聯盟領袖胡志明理念不合,便短暫離開越南,以越南民主共和國訪問團的身分出訪中國重慶,在訪查結束後因憂慮人身安全而無法順利回國,保大帝便展開了第一次流往海外的艱困生活;這個時候李麗霞為追愛從越南出發前往上海與保大帝碰面,兩人一同逃難至香港定居,她不棄嫌保大帝身無一物,花光自己的私房錢積蓄、變賣所有值錢的珠寶,不離不棄一直跟在他的身邊。

南芳皇后一直都知道,離開順化皇城的保大帝,輾轉流連於各個風情女子的懷中,她卻一直不吭聲,默默在深宮中扮演好妻子與母親的角色,但這次的香港流亡,她有了擔憂,積累已久的小情緒化成66字書信,她私下把它寄給李麗霞。

66字給丈夫情人的手寫信

遠在越南順化皇城的南芳皇后得知丈夫與第三者流亡在香港後,她私下寫了一封信寄給李麗霞,這封信雖被後世的人們認為是她「忌妒」的表現,但其內容展現出皇后的大氣與智慧,令人深感沉痛與欽佩。

“Em Lý Lệ Hà thân quý. Chị ở xa đức cựu hoàng hàng mấy vạn dặm trùng dương, nhưng chị biết rằng em đang hết lòng hết sức chăm sóc cựu hoàng ở Hong Kong. Chị cầu mong lịch sử mai đây không buông rơi cựu hoàng, còn gặp lại nhau. Đức Từ Cung Thái hậu và chị trọn kiếp nhớ ơn em. Chị Nam Phương!”

「親愛的李麗霞妹妹,姊姊我在遠離舊皇的萬里重洋之地,但我知道妳正在香港盡心盡力地照顧著舊皇,姊姊我只希望未來的歷史不會背棄舊皇,會再見面的。慈宮太后與我將永遠感謝妳。姐姐 南芳」

這信僅僅66字卻蘊含著許多情緒,強忍著狂蜂浪蝶的丈夫流連於風花雪月的痛苦,南芳皇后沒有提到任何抱怨的字眼,取而代之的是感謝的話語,她雍容精巧的短信提醒著第三者李麗霞必須思考自身的「位置」在哪裡;或許是她的所學與教養,讓她成為一個選擇保持沉默的驕氣女子,在這封信寄出之前,她從未在愛情裡表現過「忌妒」的情感。

Bảo-Đại-và-Nam-Phương
Photo Credit:ELLE Team
出訪期間的南芳皇后和保大帝

不清楚這封信究竟影響李麗霞多深,但多年後的她仍然保存著這封信,將它視為一個生命中重要的紀念物,而她也曾把這封滿載心意的信拿給保大帝看過。

末代皇后的驕氣

封建時代的皇族,是非常傳統且保守的,保大帝當年對南芳皇后皇后的真摯情誼,不顧朝廷眾人反對堅決要娶她為后,是真的打動了南芳皇后的心;曾有人說,像阮有氏蘭條件這麼好的女性,是不會看上如此花心的保大帝的,她一定是為了權力,想要自己的小孩當皇帝,真的是這樣嗎?

南芳皇后回憶起保大帝曾說:後來我們結為夫妻,他曾經對我說過,在當年相遇的晚宴上他很注意我的穿著,我想我之所以會被王注意到,大概是因為我是在場唯一一個會說法語且懂得西方用餐禮儀的女性吧。

保大帝和南芳皇后都是在法國留學成長,他們有許多相似的地方,她還為了保大帝生了5個孩子,縱使丈夫難過美人背叛了自己當年的誓約,南芳皇后仍是選擇默默陪在他的身邊,做好一個妻子的本分,不管他在愛情或家國中的臭名,她仍然希望歷史不要拋下他,皇帝退位了也仍舊喚他為舊皇,這,應該就是愛了吧?


猜你喜歡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俄烏戰火後的危機!台灣天然氣10%缺口 中油準備好應戰了嗎?
Photo Credit: Shutterstock / TPG Imag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氣候快速變遷、全球暖化劇烈,聯合國氣候變化綱要公約《巴黎氣候協議》主張各國政府應減少碳排、調整能源配比,以逐步朝向100%再生能源發電的綠色未來。天然氣被國際視為最佳橋接能源,台灣也計畫將燃氣發電佔比調升至50%、燃煤降至30%、綠能提高至20%,以完成2025年非核家園之能源轉型目標;然而台灣天然氣幾乎全仰賴進口,若要提高燃氣發電配比,勢必要增加氣源購置,並確保原料能穩定輸入。

經濟部統計台灣天然氣進口比例,分別是澳洲約32%、卡達約25%、俄羅斯約10%。適逢今(2022)年3月中油與俄簽約供氣合約期滿,也因俄國總統普丁宣布「不友善國家」須以盧布購買天然氣,中油表示將不會與俄羅斯續約,現貨氣將採機動性購買,由不特定國家作為供應替代方案;然而,不指定氣源又想隨時找到符合的供貨量、熱值與船期安排來購買,供氣真能唾手可得、穩定無虞?外界都在熱切關注。

綜觀國際天然氣進出口趨勢,澳洲東部新興煤層天然氣(Coal Seam Gas,簡稱CSG)出口量持續成長,70%輸出至日本、韓國、中國等亞洲多國市場,使澳洲仍坐擁世界最大液化天然氣供應國寶座。傳統天然氣是由不透水岩石覆蓋的多孔砂岩地層中取得,氣體透過浮力經氣井移動至地面,無需抽取,但隨蘊藏量下降,需要由非傳統天然氣來補足。過去CSG熱值低,且技術未臻純熟、用水量高、恐有污染風險而無法量產;如今技術革新,能夠利用壓力變化來取得吸附於煤質基中的天然氣,同時用水量少,不致消耗澳洲珍貴的水資源,且鑽井成本比傳統多孔砂岩層天然氣低廉許多。

為供應出口所需,澳洲東岸的傳統天然氣儲量面臨枯竭窘境,未來5-7年須倚靠昆士蘭州內超過85%的大型CSG庫存,來支持生產量能,轉換為液化天然氣(Liquefied Natural Gas,簡稱LNG)滿足外銷需與其國內市場需求。澳洲政府也正擴大天然氣運輸管道佈建與效能,將北部與東部市場連接,並開發更多氣田,強化天然氣現貨供應力。我國雖然與澳洲簽約購置天然氣,但大多與西澳地區供應商交易,未與東澳產業締結合作關係,少了對新興氣源的探索,十分可惜。

對於俄羅斯「斷氣」解方,亦有增加卡達進口之呼聲,但中東區域局勢不定,恐對氣源供應造成嚴重影響。美國於1984年將伊朗列為恐怖主義國家,而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鄰近國家也因伊斯蘭教派立場分歧,與伊朗對立,其友好國卡達也遭受波及,與多國失去外交關係,被施以經濟與交通封鎖,天然氣出口風險極高。已有烏俄戰爭作為前車之鑑,中東長久以來政局動盪,只怕危機一觸即發,造成台灣氣源將出現更大的缺口。

當亞洲國家紛紛採買東澳LNG,台灣進口澳洲LNG卻僅限於西部、尋找隨機氣源現貨氣供發電使用,不僅錯過購置先機,更難保充足貨源。東澳天然氣在國際間炙手可熱,但中油是否已準備與東澳廠商發展堅實合作關係、入手穩定氣源未雨綢繆、深化與澳洲經貿交流?除了深思熟慮,也須儘速展開東澳天然氣採買計畫,才可確保燃氣供電原料充沛、穩健能源轉型進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