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聆聽之路》:聆聽之路需要關注,沒有什麼比「寂靜」更能吸引注意力

《聆聽之路》:聆聽之路需要關注,沒有什麼比「寂靜」更能吸引注意力
Photo Credit: iStoc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她結合3大經典工具:晨間隨筆、藝術之約、獨自漫步,透過6週練習,帶你從聆聽周身環境開始,到聆聽寂靜之聲,開展心靈療癒之路。在雜訊不斷的聲音文化中,《聆聽之路》是找回自己真正「以聽療心」能力的深刻提醒。

文:茱莉亞.卡麥隆(Julia Cameron)

第六週:聆聽寂靜

在英文中,
「listen」(聆聽)與「silent」(寂靜)這兩個詞,
包含相同的字母。
——艾佛列德.布蘭德爾(Alfred Brendel)

在最後一週將有意識地尋求寂靜。我們如今已擅長以多種方式聆聽,接下來將嘗試另一種方式:聆聽寂靜。學習如何在周圍創造寂靜,以及如何從中獲得洞察。我們將了解寂靜為自己帶來什麼,以及沒有聲音如何創造連結,而非孤立。

寂靜的價值

聆聽之路的第六週可能會讓你覺得這不算是個主題。你已經學會了敏銳地聆聽聲音,現在你還要練習敏銳聆聽寂靜之聲。

沒錯:寂靜。正是透過聆聽無聲之聲,我們才能體會到有聲之聲。

寂靜是上帝的語言;其他一切都是糟糕的翻譯。——魯米

寂靜需要習慣,而我們已經習慣了聲音。體驗到無聲之聲時,就接觸到了更高的智慧。我們的思緒飛馳,接著慢下來,在安靜中停息。就在那時,我們開始聽到「心靈深處的呼聲」,這樣的聲音可能實際上顯得非常大。隨著時間流逝,會感覺受到指引,有了方向感,知道下一步該怎麼做。在寂靜中,我們聽到造物主的聲音。聆聽之路變得更深、更豐富。一種極大的平靜占據了所有感官。

寂靜一開始讓人感覺受到威脅,我們在它意想不到的空虛中顫抖。習慣虛空時,會發現它一點也不空,反而充滿某種仁慈的「存在」,一種對我們好、更高的力量。靠近這種存在時,寂靜變得親切。了解「無」包含「有」時,對虛無的恐懼就會消失。

聆聽之路需要關注,沒有什麼比寂靜更能吸引注意力。若用力去聽某件事——任何事——聆聽會變得敏銳,最微弱的聲音都能吸引我們的注意力。我們聆聽聲音,也聆聽無聲——聲音之間的聲音。我們投入當下,聆聽每一刻,思維變得開闊。

每一刻都緩慢展開。我們不在意速度,以便專注。一開始覺得倦怠,卻又發現其實很有意思。隨著心跳感覺到身體的節奏,感受到和平這個迄今為止未知的特質。我們體驗平靜及有趣的感覺。

我發現,其實你聽得到寂靜。——村上春樹

聆聽寂靜,我們體驗到心靈深處的呼聲。我們在靜心,雖然可能不這麼稱呼。聆聽寂靜,會聽到宇宙偉大而鏗鏘有力的聲音。在什麼都沒有的地方,一種偉大戰勝一切。

聆聽寂靜時,它很快就會來臨。不消一兩分鐘,我們就在當下。時間感消失了。只坐了幾分鐘,感覺就像幾小時;坐了幾小時,感覺卻像幾分鐘。

十分鐘的「禪坐」過得很快——而且很慢。宣告時間結束的鑼聲在心中一再迴響。鑼聲雖輕但響亮,因為我們已經習慣寂靜。

將注意力轉回世間,會發現思緒變得清晰。在寂靜中度過的時間已經完成階段性任務。感官活躍又警覺。我們走在聆聽之路上。

試試看

把計時器設為三分鐘。閉上眼睛,讓寂靜滋養你的靈性。即使是極短的靜心也是滋養。在接下來的一週增加進度,每天多三分鐘。到了週末,將可達到二十分鐘,這是大多數靈性導師會指示的時間。

尋找寂靜

「但是,茱莉亞,我怎麼樣也找不到安靜的地方!」經常有人這麼告訴我。尋找寂靜並不容易,但值得一試。曾有學生告訴我,在游泳池裡游泳可以找到最棒的寂靜和最好的洞察。在水下,世界感覺很遠,不一樣的聲音環境使他們與自己更接近。

有些人住在城市裡,無時無刻不聽到警笛、鄰居或過往車輛的聲音;有些人則生活在混亂的家庭環境中,有電視、孩子,還有寵物,似乎沒有機會找到寂靜。對於那些生活中無處尋覓安靜的人,我建議你探索各種可能性。

寂靜就是祈禱。——德蕾莎修女

城市人莎拉發現,中午的教堂比她想像中安靜得多。「我不信教,」她解釋,「但我會走進教堂,坐在那裡聆聽幾分鐘。那裡安靜得驚人。我可以離開城市街道,進入意想不到的寧靜綠洲。起初我覺得有點不安,但在讓自己臣服於無聲並聆聽寂靜之後,我發現教堂是提供極大平靜和洞察力的地方。」

也有人選擇去圖書館,那裡一排排不說話的書籍提供了安靜的慰藉。有些人仍然會刻意開車到安靜的地方,例如空的停車場或小路上,並且花點時間聽聽車內的寂靜。葛瑞塔是有三個孩子的忙碌媽媽,她說有時她只是停在家裡的車道上。「聽起來可能很奇怪,」她告訴我,「但對我有用。如果我出門辦事或送孩子去學校,有時只會在車裡待——兩分鐘——只要自己在車裡,即使是很短的時間,我都有機會讓自己在安靜的空間獨處。這麼做讓我知道自己的方向,總是能平靜下來。」

只是靜靜坐著,在能找到的最安靜的地方聆聽,就能讓感知發生驚人的劇烈轉變。最常見的是,有人告訴我,停下來聆聽寂靜會帶來平靜,以及一切都有可能的感受。對我來說,我知道其言為真。

「寂靜讓我感到害怕,」我的朋友傑瑞承認,「當我真正聆聽寂靜時,我覺得脆弱,知道自己會想逃避。我家中的電視總是開著,一上車就轉開收音機,跑步時也一定會聽音樂或播客。我非常依賴所有的設備—以及隨之而來的雜音。我想我害怕與我的思緒獨處。」

大多數人都非常害怕寂靜。——康明思

我告訴傑瑞,他說的應該沒錯,但我會鼓勵他嘗試一下。「要不要試試五分鐘的寂靜?」我提議,「或是兩分鐘也好?當作實驗?」

「我可以試試,然後回電給妳嗎?」他說,我從電話中都可以感受到他的焦慮。

「隨時都可以聯絡我。」

幾分鐘後,我的電話響起,傑瑞打電話來報告結果。「我關掉了房子裡的所有噪音,然後坐下來聆聽,」他說,「感覺很陌生,讓我很緊張,但也很有趣。我想起某件今天必須做的事,並且對應該怎麼安排一週的工作時間有了一些想法。」

「聽起來像是洞察。」我回答。

「我想我會再試一次。」他說。我微笑著掛上電話。

對於所有的罪惡,有兩種補救措施——時間和寂靜。——大仲馬

我一再看到學生和朋友對尋求寂靜感到緊張。對大多數人來說,這確實是陌生的體驗。即使是在安靜的地方過著安靜生活的人,周遭也往往充滿熟悉的聲音,無論是電視、收音機,還是手機的提示音。我也再三看到從中創造寂靜並且深入聆聽的價值。走出舒適圈,我們找到了可能。寂靜中自有答案。

試試看

創造或尋找盡可能安靜的環境。也許是教堂或圖書館,又或者是在家裡,把所有設備關閉。無論選擇什麼,讓自己去尋找——然後進入那樣的環境。如果你感到抗拒,要特別留心。你是否因為擔心手機關機會錯過某些東西而感到緊張?如果沒有背景中的人或電視的喋喋不休,你會感到不安嗎?允許自己抵擋自己的抗拒。

靜默幾分鐘,有意識地聆聽。焦慮是否消退?你「聽到」洞察或想法嗎?你是否感覺到與更高力量的連結?當你重新進入熟悉的聲音世界,聲音是否更加明顯?你對此有新的見解嗎?從無聲到有聲後,平靜的感覺是否一直伴隨著你?可以試著建立習慣,像任何習慣一樣,這可以透過練習變得更加自然。

聆聽神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