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發布《中國的民主》白皮書,習近平的「全過程人民民主」是什麼意思?

中共發布《中國的民主》白皮書,習近平的「全過程人民民主」是什麼意思?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中國的「全過程民主」到底是不是「民主」?沒有集會結社與言論自由,沒有獨立的媒體與司法,卻有黑箱的行政檢禁程序,以及共產黨「專政」領導的政治體制。說它是「民主」,對牆外的人來說,像是指著陽春麵說這是牛肉麵一樣。

文:蕭育和

日前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發布《中國的民主》白皮書,其中稱中國的「民主」是「全過程人民民主」。早在2019年,習近平就提出「全過程民主」,今年的中共100週年大會,他又特別補上「人民」兩字。

在上個月中共中央十九屆六中全會的新聞發布會中,黨的喉舌稱「全過程人民民主是民主含量高、民主成色足」,並且「深受中國人民歡迎」。中國外交部副部長樂玉成更是在最近一場座談會中說「中國是當之無愧的民主國家」,而中國人民則充分享有「知情權、表達權、監督權」。

不過,就在白皮書發表前日,重慶市正舉行區縣人大代表選舉。不是共產黨黨員的獨立參選人之一湯境舟,在11月就提交了候選人資格申請表,申請石沉大海,直到12月3日,她突然發現已經在選舉了,她並立刻趕去投票站詢問狀況,結果是被一群警察以干擾選舉為由攆出投票站。

RTXL0NJ3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牆外之人的困惑:陽春麵可以是牛肉麵嗎?

白皮書形容「全過程民主」是「過程民主與成果民主」的統一,也是「程序民主與實質民主」的統一,還是「直接民主跟間接民主」的統一,簡直就像百寶袋,想要什麼就拿得出什麼。

絕大部分的中國人民都不會像湯境舟那樣,真的相信白皮書中說的「中國的選舉是平等的,人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得到充分保障」,然後去登記選舉,想身體力行「知情權」與「表達權」。因為大家都很清楚,整份白皮書洋洋灑灑,但最重要的只有一句話: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發展全過程人民民主的根本保證。

湯境舟在被社會主義的鐵拳警察趕出投票所後,秉持著對於「全過程民主」的最後信心,她透過各種方式呼籲街坊鄰居出來投票。大家去了投票所,結果被工作人員要求投給特定四位候選人。秘密投票?那可是西方的民主,全過程民主不需要秘密投票。

確實,整份白皮書中沒有任何一個段落提到秘密投票。

中國的「全過程民主」到底是不是「民主」?沒有集會結社與言論自由,沒有獨立的媒體與司法,卻有黑箱的行政檢禁程序,以及共產黨「專政」領導的政治體制。說它是「民主」,對牆外的人來說,像是指著陽春麵說這是牛肉麵一樣。認真爭論陽春麵怎麼就不能是「世界文明的百花園裡」的一碗牛肉麵,難免顯得侮辱智商。

但白皮書並不是寫給任何民主理論專家爭論,是對中國人民的大內宣,告訴他們牆外世界的「好東西」其實牆內也有,而且在黨的領導下一直都有,現在更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全面總結中國民主發展取得的顯著成就」的狀況下,更好了。

不要問為什麼有人去登記選舉卻全無音信這種個人問題,重點是整個國家的集體尊嚴;也不要像劉曉波這樣,追問是不是用多黨競爭取代共產黨領導,會不會更能促進整個國家的集體利益,因為重點是每個中國人民的個人利益。當然,是不是個人利益,還是要看黨的領導。

白皮書當然也不是什麼檢討中國「民主發展」的實證之作。黨國的政治文告首先都是攸關政治繼承,「新民主主義」與「民主集中」這類毛鄧時期的定調關鍵字,在這份文告中差點連得到一次亮眼的機會都沒有;而習近平過去在浙江省委書記任內大加援引的「楓橋經驗」,在白皮書得到了專欄提示的地位。

這些用語的頻率改變,反映了黨國領導人對於氣味必須蓋過前任的執著,至於這些用語具體指涉什麼?其中有什麼差別,其實都不重要。

RTX3BC7X 劉曉波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民眾向劉曉波致意

去政治化的「西方民主」

白皮書中對於「一人一票,政黨競爭」的「西方民主」模式大加撻伐,因為那不是「民主的唯一標準」。民主有沒有「唯一標準」可能是近乎玄學的問題。不過,對於議會民主的不滿,一直都是西方知識分子或熱烈或冷靜反省的主題。

柏林圍牆倒塌的「歷史終結」約10年後,左翼知識分子Carl Boggs所著的《政治的終結》一書可謂代表作。他指出經濟的全球化與新自由主義的企業殖民正在侵蝕公共領域,聲量導向的私營媒體對認真的公共論辯沒有興趣;企業財團的遊說扭曲了公共利益的表達;曾經堅韌的地方組織變形成各種高度個人主義化的治療群體與自助組織。

Boggs將這些自由民主國家中因為代議民主僵化,導致人民對於公共事務參與冷感的現象泛稱為「去政治化」。這類主張直到20多年後的今天,在各種「民主衰退」(democratic recession)的診斷中,依然不絕如縷。

在某些民主理論觀察家眼中,過去數年來全球的民粹主義現象,本質上還是「去政治化」的惡果,左右翼政黨的趨中化導致底層人民失去象徵代表的具體依歸,去政治化的冷漠於是成了非典型民粹領袖崛起的沃土。

嚴肅論者對於去政治化的憂心其來有自,但戰後於議會之外蓬勃發展的各種民主機制,諸如民間社會中所勃興的各種監督民主運作,養成公民參與意識的民間自發組織;國際層次上各種規範協調與集體安全的國際事務協商機制,乃至於在國內建制政治場域中,各種的非民選獨立查核機制與委員會,John Keane將這些機制稱為「監督民主」(monitory democracy)。

民主不再僅限於藉由代議機制而產生正式政治部門,戰後公共生活中民主規則的深化,以及蓬勃的民主課責機制,都是戰前民主國家的人民所無法想像的。

人民對於政治的疏離是個問題,但畢竟不是絕症

有別於哀嘆民主正在失去公共領域根基,自食「去政治化」惡果的嚴肅論者,部分後現代派則顯得樂觀。來自法國的Gilles Lipovetsky就大膽主張,沒有必要害怕後現代社會中那更樂於琢磨個人生命風格的「自戀情緒」,會瓦解公共領域。


猜你喜歡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年薪破百萬在台北買不起房?調整資產配置,買房不難!
Photo Credit: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本文作者: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

買房是很多人畢生夢想,許多上班族開始投資的動機,也是希望透過能扣除每月支出後、盡可能放大剩餘的存款,更快買到人生第一間房。但是看著房價不斷飛漲,媒體不斷報導百萬年薪工程師、醫師都無法在台北置產,讓很多人感到恐慌、甚至放棄買房念頭。

32歲的飛輪教練阿謙很努力賺錢,汲汲營營忙於工作,希望能買一兩千萬的房子,好安身立命。為了達成目標他相當努力培養技能,除了具有飛輪跟肌力教練資格外,平時也提供學員筋膜按摩服務。

因為服務口碑很好,目前團體加個人每月穩定都有100小時課程,即使前段時間疫情不穩定也只有少掉一成教練收入,月收入約為6至10萬。

對於未來目標,阿謙除了希望可以透過被動收入增加、改變目前靠時間及體力換取金錢的現況,也希望能夠買入兩間2000萬的房子,一間自住、一間出租賺取被動收入。

既有資產配置上,由於懷抱著買房夢,因此阿謙保留110萬活存現金,另外有一張台幣56萬的美元保單,投入美股58萬有不錯獲利。

買房對平均月收入8萬的阿謙來說是否為不可能任務?我認為,阿謙應該先拋掉想法便是:別為了賺頭期款而投資。

五月第一篇
photo credit: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 台灣區總經理 黃士豪建議阿謙讓投資為自己置產。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一:別為買房投資,要讓投資為你置產。

遇到像阿謙這樣懷抱著買房夢的學員,我都會先要他們反覆問自己:為什麼要買房?

如果從資產及投資角度來看,房子算是防守型資產,如果將房屋價值放進整個資產配置後,花在買房的錢就不能超過總資產50%,否則就會讓自己變成房奴,更會因為多數資產都卡在房子,而因為房價變化影響心態。

假設買房能為自己帶來安全感,那這想法相當好、也值得去達成這個人生目標,這時就可以思考如何利用投資來幫自己買房。

以阿謙希望買到2000萬的房這個目標來看,房價2000萬首購需支出頭期款為400萬,這時除了要因為固定支出增加房貸這一項,因此要提高保障型資產外,也要確保進攻型投資組合有400萬,並透過選擇權等投資方式妥善配置讓自己能利用每年10-20%投資報酬來支付房貸本金及利息。

給阿謙的投資建議二:想買房保障人生,別抱持保障心態投資

在與阿謙諮詢對談過程中,我也看到許多保守型投資人最容易落入的「陷阱」:認為是保障,其實處於風險中。

將錢投入投資市場,因為跌價造成損失,這是一種可視但未知的風險。但是如果將錢都投入到定存、活存現金中,每年因為通貨膨脹造成損失,加上失去將錢轉進保守型甚至進攻型投資組合中能產生的獲利,這是屬於容易忽略但已知的風險。

保障型資產是為了當有突發風險產生時,讓我們不用擔心生計並可渡過半年時間進行避險。就阿謙每月支出約5萬來說,保留30萬是足夠的。特別是在進攻型投資組合都握有許多高價值公司並有不錯獲利時,應該將額外80萬緊急帳戶資金及活存轉進進攻型投資組合,才能更快達成買房目標。

而究竟是否該買第二間房出租賺取被動收入,我也請阿謙好好想想:買第二間房的目的是什麼?

如果買房是為了投資,那麼比起將一大筆錢投入保守型資產,以阿謙還年輕並且收入相對穩定情況下,該如何積極進攻讓自己退休時可以擁有千萬甚至億萬資產,才是最適當思考方式。

這些建議也適合你:購買投資型保單前先停看聽

在阿謙現有投資組合當中,我也看到在許多學員資產配置中都會出現的「投資型保單」。這類同時具備投資及保險功能的保單屬於保守型資產,因此建議在購買時要注意投入金額加上其他保守型投資不要超過總資產20%外,更要先釐清以下關鍵。

首先便是保單報酬形式為何?是在一定年限後固定會發放股息給保戶,還是保險公司會每年將這些錢投入特定投資標的做為報酬?這些資產增長能否看得見,甚至是否穩定,必須先了解。

其次則是這些保單綁約年限,這會影響可動用資金及運用彈性。當然,既然是保險更要確認又是綁定哪方面保險,在自己真正需要時是否能夠降低醫療或意外造成風險。懂得從資產角度思考保單,可以讓你在投資道路上少走相當多冤枉路。

附帶一提,想在買房時擁有好的貸款條件,一定要趁有穩定好工作的時候申貸較佳。面對通膨升息時代的來臨,大家務必聰明善用資產配置成為人生最佳助力,而不是讓買房成為拖垮自己財務的稻草。

image

本文章內容由「VI College價值投資學院」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