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有20億人口把昆蟲當食物的一種,他們會是未來食物新趨勢嗎?

全世界有20億人口把昆蟲當食物的一種,他們會是未來食物新趨勢嗎?
Photo Credit:AP/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FAO)發表《可食用昆蟲》報告,鼓勵大家食用昆蟲,可以烹煮、燒烤、油炸、當餡料。但你不知道,其實我們早已將昆蟲吃下肚了。

文:蘇品慈

人類學家Marvin Harris說過:「是因我們覺得蟲是不能吃的,才把骯髒不潔的意象加諸在蟲身上,強化不吃蟲的理由。」

有人將昆蟲視為優良的蛋白質來源,有人則避之唯恐不及,但牠們不只是貝爾•格里爾斯荒野求生時大啖的蠕蟲,更可能是未來所有人類依賴的食物來源。

Photo Credit:FOA

Photo Credit:FOA

許多地方皆有食蟲的飲食習慣,墨西哥的油炸草蜢(Chapulines)、中非的毛蟲、南非的蝗蟲、茅利塔尼亞至巴基斯坦一帶的食用沙漠蝗蟲、源於繅絲業的廣東蠶蛹,還有日本韓國泰國、柬埔寨的油炸昆蟲,澳洲的飛蛾和吉丁蟲子料理等。

根據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全世界約有20億人口將昆蟲當作食物的一種,超過100萬種的昆蟲中,有1900種昆蟲可供人類食用。目前世上食用昆蟲大宗依序為:甲蟲(31%))、毛蟲(18%)、蜜蜂、黃蜂和螞蟻(14%)、蚱蜢和蟋蟀(13%)。

A dish that contains grasshoppers is seen at the Corazon de Maguey restaurant in Mexico City

在墨西哥城Corazon de Maguey餐廳,含有蚱蜢的菜餚。墨西哥食用爬蟲的傳統,可能是終結飢荒的答案。聯合國糧食與農業組織(FAO)鼓勵人民營養不良的地方,生產食用昆蟲改善飲食。墨西哥比任何地方都樂於接納這消息,數百年來,昆蟲一直是飲食的一部分。該國的前哥倫布時期,並不存在飼養肉牛作為蛋白質來源。雖然殖民者阻止食用昆蟲,他們仍照常食用。攝於2013年6月18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在進入文章正題前,讓我們先看一下國家地理頻道的100秒短片:「Should We Eat More Bugs?」

吃或不吃,這是個問題

古羅馬學者老普林尼記載當時貴族食用甲蟲幼蟲;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喜歡蟬的幼蟲,並在著作《動物志》提到牠的美味;聖經裡,耶穌的表哥施洗者若翰則吃蝗蟲與野蜜,利未記11:22也曾提到:「蝗蟲、螞蚱、蟋蟀、蚱蜢,這些你們都可以吃。」

2013年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的《可食用昆蟲》報告,則再一次將此話題推向台前。地球需要再增加70%的糧食產量,才能供給2050年的90億人口。由於昆蟲富含鈣、鐵跟胺基酸,脂肪含量較少、世代週期短、繁殖率高,又基於健康、環保、生計3大理由,FAO鼓勵人們開始食用昆蟲。

為了探討昆蟲作為補充性蛋白質的可能,FAO和荷蘭瓦赫寧根大學及研究中心於去年聯合主辦「第一屆可食用昆蟲的國際論壇(Insects to feed the world Conference)」,共有來自45個國家的相關人士共襄盛舉。

(相關連結:優良蛋白質來源:迦納缺糧改吃昆蟲 改善貧血補充營養)

A boy holds two bottles filled with locusts at the Sabyien square in Sanaa

葉門沙那(Sana’a)的男孩拿著2瓶裝滿蝗蟲的寶特瓶。有數百人到這區捕抓蝗蟲,裝進塑膠袋跟瓶子,以便晚點吃它。自1993年起,蝗蟲大舉進攻7萬公頃的沙漠,威脅該貧困國家的耕地。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然而,近期〈Crickets Are Not a Free Lunch〉的研究指出,大規模飼養食用昆蟲的效益,並不如想像的樂觀,飼養成功的蟋蟀蛋白質含量僅略高於雞隻,而實驗中餵食廚餘、穀物廢渣的蟋蟀則常在成熟前即死亡。

且不管食用昆蟲的營養攝取為何,大眾對此仍表負面態度,在《Food Quality and Preference》期刊發表的論文〈The insectivore’s dilemma, and how to take the West out of it〉中,作者探討人類對食用昆蟲的非理性反應,表示文化會影響飲食偏好,而西方人把昆蟲視為污染的來源,與髒汙、死亡、疾病有所連結。

歐盟目前將食用性昆蟲列為新穎性食品(Novel Food)的一種,尚在爭論昆蟲販售上的法規定義。然而,歐洲食品安全局(EFSA)預計於2015年7月審查昆蟲作為人畜食品的生產和消費過程中,是否具有微生物、化學、環境上的風險。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則尚未將昆蟲列為獨立的食品類別。

若按食品衛生條件來處理昆蟲食品,仍需注意野生昆蟲體內的農藥殘留。如同蟹蝦近親的甲殼昆蟲的幾丁質難以被人類消化,可能導致過敏。為了避免原生動物、寄生蟲感染,昆蟲務必煮熟再食用。

e613aecc-ff89-4942-938c-ff37342bf6e8

Photo Credit:新北市政府衛生局

我們早就把蟲吃下肚了

但你知道嗎,在你未發覺的狀況,蟲蟲早已藏在日常食物裡?例如常見的食用色素6號(Cochineal Red A),俗稱胭脂紅(Carmine),事實上是從雌性胭脂蟲(Coccus cacti L.)中取得,也是台灣使用量最多的食用色素。

科學人雜誌指出,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FDA)的《Defect Levels Handbook》甚至還明訂了食物中的昆蟲殘骸、蟲卵含量:「每100公克巧克力中,不能含超過60片昆蟲碎片;每100公克花生醬中,不能含超過30片昆蟲碎片;每杯果汁中不能含超過5顆蒼蠅卵。計算結果顯示,每人每年在不知不覺裡平均吃下約450公克的昆蟲。」

除了常見的菜蟲,番茄醬、蘋果汁、果醬都可能含有昆蟲碎屑。 生物學教授道格拉斯•艾姆倫博士(Douglas Emlen)接受美國全國公共廣播電台( NPR )訪問時,還提到一個驚人事實,那就是由於無法把一袋又一袋的咖啡豆跟(很喜歡咖啡的)蟑螂分離,會直接拿去研磨成預磨咖啡粉,而在80年代末時,身邊一位對蟑螂嚴重過敏的教授還因此只能喝現磨咖啡。如今FDA則已規定,咖啡豆所含的昆蟲量不得超過10%。

因此,如果發現食物裡多了不請自來的小小蟲,只能安慰自己說這是額外的優良蛋白質囉。

(教授分享咖啡的部分,請參考音檔34分鐘處。)

根據FAO,昆蟲飲食(entomophagy)的定義是指:人類將昆蟲作為飲食而消費,而如今早有不少教授、科學家、廚師在致力推廣蟲蟲的食用,目前更有創業家開始養殖專門供人食用的昆蟲,如果不敢挑戰蟲蟲的真實模樣,市面上也有烘焙用的蟲粉。

最後,就讓我們來認識這群推廣昆蟲飲食的勇者們:

  • 法國巧克力師傅Sylvain Musquar,將8週大的蟋蟀與12週大的麵包蟲灑滿金箔,作成巧克力的裝飾。
A man holds up a pack of macaroons containing dehydrated insects at the Micronutris plant in Saint Orens de Gameville
頂部飾有乾燥昆蟲的杏仁餅,該公司在歐洲銷售食用昆蟲,以脫水或粉末方式用於糕點。攝於2014年2月24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A US firm presented a transparent lollipop with an insect larva inside at Europe's largest food fair..

巴黎舉辦的歐洲食品展中,美國廠商用幼蟲作成的半透明棒棒糖。食物供應商Hotlix的代表,宣稱小孩喜歡秀蟲蟲棒棒糖給其他同儕看,此外它好吃又富含營養。Hotlix也販售小包裝的起司口味即食昆蟲點心。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女學生在曼谷市中心的試吃活動獲得「HiSo」零食,賣炸昆蟲的攤販在曼谷是常見的景象,但泰國企業家企圖將昆蟲弄得更具高價位市場吸引力。29歲的商人潘尼坦(Panitan Tongsiri)表示,他計劃在三月在泰國首都的美食超市推出「HiSo」,意思是「上流社會」的調味昆蟲小吃。有薄鹽、起司、海苔和燒烤口味的脆蟋蟀和蠕蟲,每包售價25泰銖。攝於2015年2月24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女學生在曼谷市中心的試吃活動獲得「HiSo」零食,賣炸昆蟲的攤販在曼谷是常見的景象,但泰國企業家企圖將昆蟲弄得更具高價位市場吸引力。29歲的商人潘尼坦(Panitan Tongsiri)表示,他計劃三月在泰國首都的美食超市推出「HiSo」,意思是「上流社會」的調味昆蟲小吃。有薄鹽、起司、海苔、燒烤口味的脆蟋蟀和蠕蟲,每包售價25泰銖。攝於2015年2月24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 昆蟲學家及昆蟲飲食商人哈曼•喬哈爾(Harman Johar)表示:「20年前人們並不吃生魚,那20年後人們是否會吃昆蟲呢?」
  • 美國的大學生卡梅隆•布蘭特利•里奧斯(Camren Brantley-Rios),嘗試為期一個月的蟲蟲大餐,在三明治、炒飯、披薩放進蟲子,作為簡便的蛋白質來源,身邊的朋友也加入吃蟲行列。
  • 就讀康乃爾大學食品科學所的研究生Lee Cadesky與所屬的4人團隊,共同製作出用黃粉蟲幼蟲製成的豆腐「C-fu」。吃起來的味道就像一般豆腐: 沒有昆蟲味、可調味食用,不過團隊成員最喜歡油炸。「C-fu」取自豆腐的「腐」,意味著柔軟且帶有彈性的固體,「C」則代表第一種拿來試做的昆蟲——蟋蟀(Cricket)。
  • 泰國高中生Prima Yontrarak自發研究泰國家庭食用昆蟲的情形,親自田野調查、訪問當地居民、採集昆蟲樣本,成果獲得當地出版社賞識,出版泰英版的《Edible Insects And Other Natural Sources Of Nutrients 》一書。今年她已錄取美國史丹佛大學,將繼續鑽研生物學。

A Cambodian boy sells kook insects as snacks on the sidewalk opposite the Royal Palace of the capital Phnom Penh, Cambodia, Wednesday, April 26, 2006. The insects are sold to customers, who usually eat the snacks for fun. The snacks include, crickets, wild birds, river muscles, and silk worms. (AP Photo/Heng Sinith)

男孩在金邊皇宮首都對面的街道販售昆蟲點心,賣給喜歡吃零食的顧客,包括:蟋蟀、野鳥、淡菜、蠶。攝於2006年4月26日。Photo Credit:美聯社

A Thai evacuee eats chrysalis with rice at a makeshift refugee camp at a school in Surin province

離泰柬邊境約30公里的蘇林省學校臨時難民營裡,一名泰國難民吃著蠶蛹飯。路透社報導,這是泰國、柬埔寨軍隊展開戰鬥的第三天,槍聲和爆炸聲充斥在雙方爭議的邊界,已造成11人死亡。攝於2011年4月24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A U.S. Marine picks out bugs to eat from a bamboo stem during a jungle survival exercise with the Thai Navy as part of the "Cobra Gold 2012" (CG12) joint military exercise, at a military base in Chon Buri Province February 13, 2012. About 14,000 armed forces personnel representing Thailand, U.S., Singapore, Indonesia, Japan, Malaysia and South Korea are participating in the three-week military exercise, which takes place every year in Thailand. REUTERS/Chaiwat Subprasom (THAILAND - Tags: MILITARY)

在春武裡省的一個軍事基地,與泰國海軍進行聯合軍事演習「金色眼鏡蛇」(Cobra Gold)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從竹莖挑出蟲子食用。約14000名來自泰國、美國、新加坡、印尼、日本、馬來西亞、韓國的武裝人員參加了為期三週,每年在泰國舉行的軍事演習。攝於2012年2月13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昆蟲館吃昆蟲

Stan Knight, age nine, poses for a photograph as he eats barbecued mealworms at a pop-up restaurant in central London

9歲的史丹•奈特(Stan Knight),在倫敦市中心的臨時實體商店(Pop-up restaurant)內吃著燒烤麵包蟲。這家由滅蟲公司能多潔成立的餐廳,提供可食用昆蟲和乳鴿漢堡。攝於2013年8月15日。Photo Credit:Reuters/ 達志影像

引用來源:

*如果想要更多資訊,可以參考:

責任編輯:吳象元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