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球.人生Ⅱ:職棒教頭列傳》:郭泰源有八大投球心法,那他身為總教練的心法是?

《野球.人生Ⅱ:職棒教頭列傳》:郭泰源有八大投球心法,那他身為總教練的心法是?
2014年,郭泰源時任日職軟體銀行鷹投手教練。Photo Credit: Gaffky CC by SA 4.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公與陳瑞振、黃忠義、劉榮華、陳威成、呂文生、郭泰源、吳復連、趙士強、杜福明、王俊郎、林仲秋、江仲豪、李來發、鄭昆吉、宋宦勳、王光輝、徐生明等17位總教練訪談,不只記錄了許多動人的故事,這些教練敘說過往時最真實的情緒,也在曾公筆下格外栩栩如生。

文:曾文誠

【不是冠軍的球隊拿不到高薪——郭泰源】

日職的「最佳洋助人」

在我構思總教練這一系列文章時,先列了些名單,但從沒想過郭泰源,直到二○二○年底參加一場公益活動時遇到郭泰源,才驚覺到名單上沒有他,怎麼會漏掉?郭泰源明明當過總教練啊!還是、還是,因為他是一九八三年亞洲盃連投日韓十七局將中華隊送進奧運的投手,是日職有「最佳洋助人」稱號的名將,所以我們這一代球迷,一直以來就將郭泰源視為「神」一樣的存在,神怎麼可能落入人間成為凡人,變成總教練呢?

第一次當面看到「神」是在一九九三年日本總冠軍戰,那時服務的《職業棒球》雜誌派我前往日本採訪,當年太平洋聯盟冠軍是西武獅隊,那是西武王朝的全盛時期,至今仍有不少日職老球迷能講出西武主力選手的名單。那年西武的對手,是擁有名捕古田敦也在陣中的養樂多隊,完全是一場未演先轟動的比賽。

那場比賽郭泰源先發,原本應該只是場邊採訪記者的我,拜陳潤波老師之賜(郭泰源到日本發展,在眾多競爭者中最後會選擇西武隊,陳潤波是關鍵人物之一),竟能在賽前由陳老師帶著我到休息室後方去找郭泰源,離正式比賽還有點時間,郭泰源躺在按摩床上放鬆,看到我們一行人,在床上的郭泰源先是側身用下巴點了一下,然後再出聲打招呼,很酷、很郭泰源式的問候,接下來他就用台語提醒我們按摩師來自上海,盡量用台語講,不然對方都聽得懂。

這就是和「神」的第一類接觸。

然後我們有了第二次、第三次……很多次接觸,相處最多的時間是我們合寫了一本名為《瞄準本壘》的投球技術書,不論多少次接觸,我都不認為有天他會在台灣當上總教練,因為人總是會選擇「愛惜羽毛」,珍惜得來不易的名聲。依郭泰源過去這麼多豐功偉績,「有名」自不在話下,「有利」?依他在日職十三年服役期間,該賺到的錢也不少,所以名利都有了,很難相信他會跳入火坑,在總教練耗損率這麼高的台灣,選擇再穿上球衣?但結果是,郭泰源不但接了總教練,還在中職帶過兩支不同隊伍,也不止一次地帶國家隊出征過。

為何會走下神壇是我很好奇的。

答案和我預期的有一點不同,要郭泰源一口氣講很多話有點難,但對接手總教練一職的想法,他說了不少。郭泰源說:「身為一位職業選手,總是想,有天是不是有機會擔任總教練。在日本職棒期間,我多少有耳聞,總教練一職其實是夾在球團和選手之間的位置,但這也只是聽說的而已,還是得親身經歷才能清楚。總教練不單純是技術工作,也是管理職位,要帶領球員朝向目標前進,我可能會很理想化,有自己當總教練的想法,究竟是不是這樣?總是要去接了才知道,所以就跳下去接了。」

這個答案和我預想的有點出入,原以為他會給我一個什麼「人情壓力」之類的回答,畢竟當年誠泰COBRAS,行政單位中有不少他的好友像趙士強等人,但沒有,郭泰源就給了很直爽的解答,只是想試試看而已。

郭泰源在誠泰帶了兩年,這兩年曾把球隊帶進總冠軍戰。那有「試」出了什麼嗎?

郭泰源的棒球心法

先跳開話題,聊一下郭泰源的投球哲學,我和他一起出書那段時間,曾寫下滿滿的筆記,歸納出幾個重點:

一、投捕充分的默契配合:投手投得好不好,你面前十六呎外的那個隊友是最大關鍵。

二、良好的投球EQ:不要太在意隊友的得分,但也不要太在意自己的失分。

三、全力投出第一球:身為一位投手千萬不要有怕的感覺,要全力投出第一球。

四、全心封鎖第一打席:首棒出局、沒有人上壘,就不可能有接著下來的戰術。

五、好的投球節奏:投手在球與球之間的節奏,都要考慮到身後的隊友守備。

六、攻擊是最佳防禦:如果因為不敢投近身球,而被打安打、失分了,那麼你又對得起誰。

七、投主審所好:投手和裁判賭氣是沒有用的,右手是他在舉而不是你。

八、失敗是再進步的原動力:投手被對手痛宰時不要灰心、不要怕,當作打者是你的老師,這是你要付的學費。

這八點算是郭泰源的投球心法,一位在日本職棒拿下一百一十七勝投手的生存之道。那麼,身為總教練,郭泰源自覺他的「心法」是?

在投手丘上的郭泰源是強勢的,他有很好的球速,很勇於和打者對決,甚至不在乎近身球丟到打者。而轉換身分的他卻是截然不同,郭泰源是完全授權型的總教練,既然手下有教練團,就全權交由教練團去處理,不用太直接去面對選手。太強勢不是他的作風,這一點或許和他在西武時期,總教練(監督)是森祇晶有關。

我問:「你在日本十三年有九年時間是在森祇晶底下擔任投手,你觀察他是什麼樣的總教練?」郭泰源給了一個很奇怪的答案:「我很少跟他接觸。」郭泰源進一步解釋日職分工很細,其實他最常相處的是投手教練,要練什麼?準備什麼?都是直接對投手教練,監督反而和選手隔了一層。

我進一步問了有點不太禮貌的問題,我說:「以你們當年如此強的陣容,是不是誰來帶,成績都不會太差?」郭泰源先是頓了一下,也許從沒有人問過他這問題。兩秒後他回說:「好像是這樣沒錯,但也有球隊明明是強的,但最後成績很差,這種例子也不少,我也不知道別人來帶西武是不是就不一樣或相同,但森祇晶是很會帶心的監督,全隊凝聚力很強,大家一起為了同一件事打拚,這一點他做得很好。」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