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士修把核四公投搞得像藍綠對決,完全是紙上談兵的騷操作

黃士修把核四公投搞得像藍綠對決,完全是紙上談兵的騷操作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來看士修這位公投領銜人怎麼操作,不外乎就是不斷強烈的與對槓當局,但能贏嗎?選舉是合戰,綜上所述選舉比誰圈到族群更多,核四議題的族群組成很複雜,大家同意吧?其他議題就算了,核四搞的像藍綠對決本來就不是最大公因數啊。

輔選秀柱結果被拔、輔選國瑜結果被罷、公投失敗,都有士修的身影,士修是草包嗎?

是,而且紙上談兵。

紙上談兵指平時口中舌燦珠連、胸中筆墨萬千,結果上場實無一策的鍵盤戰神。比如蜀漢的馬謖平時被捧為兵學大師,初次上陣就想秀一波騷操作,但發現跟他想的不一樣,慌了,亂指揮。最後害諸葛亮北伐失敗,被譏諷是史上最有名的登山家兼伯恩之友。

另一個,趙國的趙括,是個沒輸過的論戰天才,他老爸是趙國名將趙奢,一聊起軍事,連趙奢都辯不贏這位神之子。後來長平之戰打響,秦國人在趙國散布他們很害怕神之子趙括,於是趙王空降趙括為帥。秦國還很心機的先敗給趙括,然後開始吹捧趙括就是趙國人最後的希望,趙括果然傾全國之力向秦國決戰,最終趙國40萬軍隊慘遭坑殺活埋。

那我們看士修吧,不可否認他是物理及數學的天才,看起來超強的。不過,隔行如隔山,公投需要跨領域。馬上能征天下,但馬上不能治天下,會選舉不代表會治國,會治國也不代表會選舉,就連有專業能力都不代表會治國,更別說選舉了。

選舉有三個秘密,第一票多的嬴。第二一人一票,專家投票跟亂投票,都是一票。鋼鐵韓粉跟賭爛票那也都是一票,不會因為專業度、忠誠度而加權成5票、10票或是0.1票。第三全民參與,任何族群都可投票。掌握了這三點,你就掌握了選舉策略。

我們看2020年,韓粉造勢場就算破百萬,國瑜也不會增加任何一票,為什麼?因為去的本來就會投給他啊,只是把鋼鐵韓粉篩出來。反觀英文與網紅feat,或許10張年輕票只能拉的出1、2張,但那就很巨大了。因為人有錨定效應,年輕人是跨越政治板塊的新市場,除了年輕人其餘的政治板塊都被開發的差不多了。

得中間選民者得天下,近10年來台灣選舉幾乎是年輕人支持誰誰贏,這也是為何2020年英文勝、國瑜敗。

那我們來看士修這位公投領銜人怎麼操作,不外乎就是不斷強烈的與對槓當局,但能贏嗎?選舉是合戰,綜上所述選舉比誰圈到族群更多,核四議題的族群組成很複雜,大家同意吧?

其他議題就算了,核四搞的像藍綠對決本來就不是最大公因數啊。當然你要說,選舉要錢,沒有激情沒有抖內沒有經費沒有操作,這樣講也對啦。或有人說,選舉要煽情把支持者逼出來啊。

哦,2019年國瑜,或2006年水扁,支持者夠狂吧,請問之後選舉他們輸了幾票?反觀英九、英文不嘴對手粉絲又冷淡,都史上最高票,為什麼?我剛說了,中間選民及不關心政治的人也會去投票,而且也是一票。人家討厭你,就算你對,他們也會把票投給對手,這也是選舉的激情,你再怎麼熱情,再怎麼對,輸就是輸。

重啟核四公投未過 黃士修發表聲明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重啟核四公民投票案領銜人黃士修18日晚間在台北發表聲明表示,重啟核四公投案未通過,依法不生任何效力,維持封存現況,作為領銜人,感謝辛苦奮鬥志工及所有為科學而戰的各方友軍。 中央社記者張新偉攝 110年12月18日

擁有好球技不代表擁有高人氣,擁有高人氣不代表擁有好球技,那是兩回事。人的好惡很主觀,正因這社會每人想法不同,時代不斷變化、族群越趨複雜,因此選舉不僅於是非,還有各路間策略攻防。當你的行為引發了多數族群的反感又帶不出去的話,就是社會性死亡。

端看過往士修的選舉歷程,助選秀柱選前被拔掉,助選國瑜選後被罷掉。與藍軍合作密切,即使秀柱、國瑜之後黯然淡出,但士修卻能越走越高,這也是藍軍向來「不以成敗論英雄」的優良傳統。

用秀柱、國瑜的失敗否定士修其實也很苛刻,因為那兩次都是大逆風,士修基本上也不在核心,但起碼說明士修並沒有扭轉乾坤之能啊。也許有人會說,啊,可是士修2018年以核養綠公投贏了阿,人家是常常去綠營踢館的戰神欸。

關於2018年公投細節有興趣大家再來談。不過簡單說,2018年的操作與這次差別非常大,且該年是大順風,英文當時也迷航,藍營基本上是全體大勝,成功如果不可複製的話,那都是矇到的。

從這次公投我也不得不說,綠營一貫維持他們很會玩的習性,反正那種什麼鍵盤戰啊、法律戰那些雕蟲小技,就讓你贏啊,選舉又不是比這個。還可以幫造神「綠最怕士修」的效果,然後士修也能以「綠最怕我」大量圈粉。

有玩過股票的都聽過養套殺,即前面先製造一副飆股的樣子騙散戶進場,等錢進來差不多了下殺個措手不及,使大量散戶們恐慌、憤怒、後悔。這招簡單、大量、粗暴、有效率。

如同當年民進黨立委俊憲早就有了國瑜豪宅的料,故意等大選快到了才爆出來,想跳船也沒得跳了。我也是想告訴藍,春秋無義戰,要戰勝強大的對手,唯一的辦法就是要比對手更強更會玩。當發現有問題就要修正,不要鄉愿、不要濫情,因為選舉很現實、很殘酷。

大家都說民進黨很會選舉。其實民進黨一開始也不懂選舉,也是靠一點一滴的修正與把握,才能進化到2014年後的綠大藍小。要光靠講你們愛聽的話取得一席之地,非常簡單,要或不要而已,往往奸臣及臥底,也都能比忠臣表現的更像忠臣,只要善於用一些煽情的言語之類的,不過我想我說了也是沒用啦。

趙王空降趙括不僅是他論戰無敵,重點還是他那莫名其妙的自信,當你越自信,越給人感覺你行的錯覺。士修多次揚言要用公投挫敗民進黨,然而我們從民調的變化中,從士修還沒登場前的五場說明會到提告到絕食,民調從領先漸漸被反超,最後公投失敗收尾。

其實明眼人都看的出實力懸殊之大,如果不是志大才疏的草包,那就是別人囝仔死不完的又壞又草包。反正失敗推給別人就好了,再喝幾碗「過程很感動」、「我們沒有輸」的心靈雞湯,不需要檢討自己,一覺醒來粉絲還當我是那個戰神。

延伸閱讀

【加入關鍵評論網會員】每天精彩好文直送你的信箱,每週獨享編輯精選、時事精選、藝文週報等特製電子報。還可留言與作者、記者、編輯討論文章內容。立刻點擊免費加入會員!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