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度斷交的尼加拉瓜,與台灣有著從兩蔣時代延續自今的恩恩怨怨

二度斷交的尼加拉瓜,與台灣有著從兩蔣時代延續自今的恩恩怨怨
Photo Credit: Reuters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這不是尼加拉瓜在歷史上第一次與台灣斷交,甚至不是奧蒂嘉第一次與台灣斷交,究竟尼加拉瓜與中華民國在歷史上有哪些恩恩怨怨呢?

12月10日,尼加拉瓜共和國宣布與中華民國斷交,象徵台灣的邦交國又減少一個,從15個變成14個。或許執政黨還在粉飾太平,認為等到中華民國的邦交國剩下零個以後,台灣就可以在法理上獨立了。要不然就是繼續自我安慰,把在立陶宛甚至於外交地位比台灣更悲慘的索馬利蘭設置辦事處,視為重大外交突破,但這一切都彌補不了失去尼加拉瓜的傷害。

到底是什麼原因,導致向來與民進黨關係良好的尼加拉瓜左派總統奧蒂嘉(Daniel Ortega)選擇與台灣斷交呢?筆者認為與本年度的尼加拉瓜總統大選有直接的關係。

奧蒂嘉就如同過去拉丁美洲所有右翼或者左翼獨裁者,不願意放棄到手多年的權力,於是在11月7日總統大選來臨前將所有的總統大位競爭者逮捕、流放或者取消他們的參選資格。逮捕、流放或者軟禁在野黨領袖就罷了,奧蒂嘉還直接提名自己的妻子穆麗優(Rosario Murillo)擔任副手,把整個尼加拉瓜都變成他們的家族企業。

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又一如過去歷代的民主黨總統,特別重視人權外交,直接以「鬧劇」形容這場選舉,並啟動了對尼加拉瓜的制裁。比如12月9日到10日舉辦的民主峰會(Summit for Democracy),尼加拉瓜就沒有獲邀出席。

而由美國號召發起的民主峰會,其實象徵的也是世界重新回到1991年以前的冷戰架構,以美國為首的自由世界還有以中共、俄羅斯為首的極權、威權陣營相互對立,壁壘分明。在得不到美國支持的情況下,奧蒂嘉唯一鞏固自身權力的選擇,就是義無反顧加入中共和俄羅斯的陣營,而向北京方面展示誠意的最直接手段就是和台灣斷交。

因此這次尼加拉瓜的斷交,從中華民國外交部的立場來看其實是非戰之罪。因為台灣並沒有權力干預尼加拉瓜的選舉,也沒有辦法去經營與在野黨領袖們的關係,畢竟他們不是被關押就是流放了。然而這不是尼加拉瓜在歷史上第一次與台灣斷交,甚至不是奧蒂嘉第一次與台灣斷交,究竟尼加拉瓜與中華民國在歷史上有哪些恩恩怨怨呢?

WilliamWalker
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 public domain
美國冒險家沃克

以桑定的繼承者自居

尼加拉瓜的歷史,從奧蒂嘉等左派革命家的角度出發,基本上是從1838年獨立以來就被籠罩在「美帝國主義」的陰影之下。1855年,尼加拉瓜爆發保守黨與自由黨之間的內戰,美國冒險家沃克(William Walker)獲民主黨邀請率領傭兵參戰對付保守黨。可沒想到沃克內戰打到一半,居然自己宣佈當選尼加拉瓜總統,而且還得到美國政府的外交承認。

共同外敵的出現,讓保守黨與民主黨一如抗日戰爭爆發之初的國共兩黨,放下了彼此的對立,聯手哥斯大黎加及宏都拉斯等其他中美洲同盟軍一同驅逐沃克。成為中美洲國家公敵的沃克,最終失去美國政府的支持,然後在1860年為宏都拉斯政府下令處決。然而美國對尼加拉瓜的干預,並沒有隨著沃克的垮台而宣告結束。

長期把中南美洲視為後花園的美國,於1912年直接出兵尼加拉瓜,支援保守黨叛軍對抗自由黨政府。自由黨政府很快就向美國屈服,從此之後尼加拉瓜的政權被牢牢掌握在美軍陸戰隊的手中,引發尼加拉瓜民族主義者的牴觸情緒。

青年革命家桑定(Augusto César Sandino)趁勢崛起,領導「尼加拉瓜國家主權保衛軍」(Ejército Defensor de la Soberanía Nacional)展開抗美游擊戰爭。

這場游擊戰從1927年開始,一路打到陸戰隊在1933年撤退為止。新上任的羅斯福(Franklin D. Roosevelt)總統認為直接派遣美軍介入尼加拉瓜內戰,是一種過於赤裸裸、血淋淋的殖民主義政策,只會引起世人尤其是中南美洲民眾對美國的反彈。與其繼續在尼加拉瓜消耗美國的資源和兵力,倒不如扶植一個親美的強人上台執政,更符合美國的利益,哪怕這個強人一點都不民主。

陸戰隊在撤離尼加拉瓜以前,將整個國家的軍事大權都交給了「國家警衛隊」(Guardia Nacional)的隊長蘇慕薩(Anastasio Somoza García)將軍,讓他上台掌握權力成為新的獨裁者。

蘇慕薩也不辜負羅斯福總統的期待,將美軍撤軍後放下武器,停止抵抗的桑定逮捕殺害。年僅39歲就遇害的桑定,從此以後成為尼加拉瓜反美民族主義的代表性人物,奧蒂嘉也始終以桑定的繼承者自居。

Augusto_César_Sandino_cph_3b19320
Photo Credit: Underwood & Underwood @ public domain
尼加拉瓜革命家桑定

與蔣家友好的蘇慕薩家族

提起從1936年開始,就一直統治尼加拉瓜到1979年的蘇慕薩家族,今天台灣知道的人想必已經不多。不過如果想瞭解蘇慕薩家族的形象,筆者非常建議讀者們去觀看今年上映的DC超級英雄電影《自殺突擊隊:集結》(The Suicide Squad)。裡面出現的虛擬國家「科托馬爾他」(Corto Maltese),就是由一個以蘇慕薩家族為藍本的右翼獨裁者家族統治。

DC系列電影畢竟是科幻動作片,對蘇慕薩家族的形容確實有許多誇大不實之處,甚至到了天花亂墜的地步。包括他們暗中配合美國政府,對自己的國民實施不可告人的外星人體實驗等等,讓筆者看了直呼不可思議。就算真的有如此高敏感性質的生物實驗,美國也應該交給北約會員國等級的一級盟邦負責,給一個第三世界國家來處理未免太不符合邏輯。


猜你喜歡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新國科會主委吳政忠:部會協力串聯,打造不只科技部的科技,回應社會多元需求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原科技部部長吳政忠出任首任主任委員,承接過去使命再提出四點精進方向,期待透過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科技部改制為「國家科學及技術委員會」(以下稱「新國科會」),7月27日於科技大樓舉行揭牌及主任委員布達儀式,與會貴賓不只涵蓋產官學界,總統蔡英文及行政院長蘇貞昌也親臨會場,共同見證我國科研事務推動最高權責機關成立,為政府組織改造立下重要的里程碑。

JOHN5285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打造不只是科技部的科技,建立科技與臺灣社會的多元聯繫

臺灣的科技不應該只有科技部,而是還有經濟部、衛福部等所有部會在一起,但是用科技部的名稱出去國外,好像就變成全臺灣的科技都是科技部的。所以我說,科技不會只有科技部的科技,應該是所有部會的總合。

新國科會首任主委吳政忠在致詞開頭即強調「部會合作」的組織核心,表示「科技不只是科技,科技與經濟、社會、環境等面相都有密切的關係」,也因此不應侷限於某個部分,應當是多個部會、學術界、產業界等攜手合作推動。

有別於過去科技部與行政院科技會報辦公室以合作關係來協調部會,未來新國科會改以委員會的組織形式運行,透過每月主要部會的首長共同商議策略方向,能夠整合部會資源,協作共達目標,此舉不只立下我國科技發展全新的里程碑,也讓臺灣能夠更靈敏的面對國際競爭。

JOHN5141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主委 吳政忠。

新國科會前身是1959年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又於2014年改制為科技部,過去肩負推動全國整體科技發展、支援學術基礎研究,以及發展科學園區等三大使命,在歷任部長的努力下,更將創新創業加入推動目標。如今的新國科會不只承接過去使命,主任委員吳政忠更提出以下四點未來新國科會所精進的方向:

一、跨部會協力,布局新興科技與產業
儘管臺灣小、科技預算不如國外,但臺灣部會之間高效率、精準連結的合作模式,將成為與國外競爭時的最大優勢,而「跨部會」溝通不只是未來新國科會的努力目標,也是新國科會最核心的思考架構。

二、基礎學術研究奠基
回顧過去兩年臺灣新冠疫情的防疫成果,無論在病毒醫學還是疫苗研發領域,基礎科學研究一直都是技術開發的堅強後盾;所以在臺灣邁向國際頂尖的路上,無論半導體、太空、還是人工智慧,科技的基礎研究與國際互動都將是新國科會注重的發展方向。

三、打造精緻多元的生活科學園區
過去半導體產業已替臺灣打下堅實的基礎,科技園區的產值從2.7兆成長到去(2021)年3.7兆,但除了半導體,其他的產業也需要布局,尤其是精準健康、智慧農醫、電動車、太空科技、低軌衛星等「接近生活」的重點產業。

四、實踐科技的人文社會價值
隨著科技與生活拉近距離,未來的科技發展必然需要與社會需求、環境永續連結,回應外在社會環境的變化;此外,科技人才培育、加強臺灣女性在科技面的投入比例,都將是未來新國科會欲強化的目標。

JOHN5412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進一步探究,就會發現上述新國科會的策略方針並非憑空發想,而是源自對產業發展的細微觀察與豐富的知識、經驗的珍貴結晶。早在吳政忠任職行政院科技顧問組副執行秘書時,就已觀察到「當科技更接近生活,產品價值就會大幅度的翻倍成長」的現象,再回顧臺灣善於代工製造零件的發展歷史,才萌生「將臺灣強而有力的製造技術與創新想法整合」的初步想法。

但是「整合」一詞的背後,需要的是基礎研究、應用研究,產業實務之間的環環相扣,過程不只涉及公私跨部門、跨領域的協調,也是一個漫長轉換的過程,並非一蹴可及。最後,在數年醞釀及無數人的共同努力下,儘管過程困難重重,以「部會合作」思考為核心的組織架構「新國科會」終於順利誕生,讓整體國家的科技發展得以提升至行政院層級的高度,向下整合上中游的基礎研究、下游的應用研究及產業實務的連接,創造更多的商機與價值。

JOHN5337
Photo Credit:TNL Brand Studio

新國科會的挑戰與期許,後疫情時代的科技人文關懷

如今全球進入後疫情時代,國際關係變動不定,更面臨供應鏈重組、數位轉型等產業挑戰,科技作為國家發展重要的中堅力量,勢必需要更快速的布局因應,在變動中搶得先機。但除了研究與創新,科技與人文社會的結合也是新國科會的一大核心。

隨著人工智慧、太空等科技發展,生活中科技將無所不在,因此未來傳統產業必然將被完全翻轉,此時人文社會科學就扮演嫁接技術與生活文化的重要橋樑,彰顯科學研究成果對人類福祉的巨大貢獻。但這一切的前提是科技與社會必須主動伸手,彼此接觸、相互了解,攜手促進社會總體的福祉發展。新國科會成立之日,同時也是「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註]」揭牌日,便能看見國科會對人文的用心,除了前述四大重點外,對於女性人才的培育、原住民教育的深耕、環境永續,都將是國科會的重點目標,如何透過科技連結社會的需求,正是新國科會追求的核心,因此新國科會不只是部會整合、資源分配與未來展望而已,更是將科技應用在民間的推動者,同時成為科技與人文交流的平台,最大化科技對總體社會福祉的貢獻。

國科會科技辦公室 廣告


[註]:國科會職場互助教保服務中心於110年8月開辦,位於科技大樓1樓,是臺灣公共托育協會承接的第一間職場教保中心。以平價、優質、非營利、社區化之方向營運,希望透過政府與公益法人團體協力的方式,結合民間團體資源,提供孩子優質的教保品質,減輕社區家庭照顧負擔,提升教保人員工作環境與權益。資料來源:財團法人彭婉如文教基金會


猜你喜歡